新聞中心
新聞資料

中國化工產業(衍生品)大會秘書處

參會、招商等相關事宜,請聯絡中國塑膠產業大會秘書處,我們竭力為您提供最全面的會務服務。

  1. 報名熱線:0411-84808407/08
  2. 報名傳真:0411-84808410
  3. 箱:cydh@dce.com.cn
  4. 通信地址:大連沙河口區會展路129號
    大連商品交易所產業拓展部
  5. 編:116023
  6. 址:www.dce.com.cn/CPIC

期貨日報:塑化產業“危中尋機” 期貨市場大有可為

來源: 發佈日期:2020年06月19日

  記者 韓樂

  昨日,在大連商品交易所與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共同主辦的2020中國化工產業(期貨)大會塑膠分論壇上,跨界發展與金融產業融合成為塑化行業發展的大趨勢成為市場共識。站在新的起點,進一步推動石化產業與金融期貨融合發展,將促進石化產業轉型陞級,助力我國石化產業更高品質發展。

  破危局:尋求差異化發展  提升行業競爭力

  石化圈有一句流行語來形容2019年的石化行業經濟情況,那就是“太難了”。到了2020年,在過去的近6個月裏,一句“要活著”更是道出石化行業的艱難。對於這一點,與會嘉賓感同身受。

  2020年年初,一場席卷全球的疫情,將全球經濟帶入窘境。由於這次疫情的突發性、廣泛性,突然打亂了全球經濟運行和循環體系,化工市場物流、人流和供應鏈、產業鏈遭到了巨大衝擊。

  據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副會長兼秘書長趙俊貴介紹,1—4月,石油和化工行業增加值同比下降5.1%,營業收入同比下降12.7%,利潤同比下降82.6%,進出口總額下降9.6%,主要化學品總產量下降1.6%。這是中國石化工業發展史上從未出現過的嚴峻局面。

  疫情暴發和國際原油價格深度下挫,導致企業產品銷售困難,直接影響經營利潤。一季度,各大石化公司發佈的報表表明,企業的日子都過得比較艱難。

  “今年行業前4個月的利潤遠低於工業平均利潤率。其中,合成材料市場受到油價變動影響,利潤同比下降75.9%,真是斷崖式收縮。”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資訊和市場部主任祝昉在會上如是說。

  化工行業劇烈波動,作為合成樹脂的重要組成部分,聚烯烴市場的壓力也在不斷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一季度的數據並不理想,但在消費數據中,出現一個亮點,即防疫用化學品成為消費端新的增長點。

  合成樹脂消費與市場終端有密切關係,受到醫療防護用品需求的拉動,儘管1—4月聚丙烯表觀需求增速較2019年同期明顯下滑,但仍有近10%的增幅。

  在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石油市場所所長戴家權看來,考慮後期醫療物資包括使用和居民衛生意識的提升,口罩等防護用品的需求將較以往明顯增加。

  從行業發展趨勢來看,未來5年,石化行業將保持較快的擴張速度,聚烯烴行業也將進入競爭白熱化階段。如何提升競爭力是值得市場深思的問題。

  期貨日報記者了解到,此次疫情中,除了醫療用品外,外賣、快遞也催生了不少包裝需求,終端多元化的現象越來越明顯。而從生產來看,上下游煉化一體化的格局正在形成。

  基於新一輪發展中體現出的特點,石油和化學工業規劃院石化處副處長趙文明認為,一方面,企業可以透過發揮裝置的規模化效益,來打造成本競爭力;另一方面,可以透過優化產品結構,主要在高端化和差異化上下功夫,更加貼近終端市場、追求價值提升。

  “對於整個行業來說,不具備規模競爭力的老舊裝置如果不能發揮靈活性的特點,在特色和高端牌號上有所建樹,那麼將被市場淘汰。”趙文明稱。

  應變局:期現多方式組合  防範突發性風險

  2020年年初,塑化行業所面臨的衝擊可以說是史無前例。

  據期貨日報記者了解,疫情暴發和原油價格戰造成油價深跌,企業年前采購的庫存若沒有完全進行套保,則裸露部分就面臨巨額虧損風險;年後多數企業都擁有相對高位的庫存,面對疲弱的下游需求,貿易商一是無法順暢去庫存,二是承載著上游石化工廠的開單,資金異常緊張。

  隨著產融的日益結合,期現互動成為塑膠產業企業應對風險的必備工具。

  “突發事件來臨,最重要的是要懂得風險,同時要懂得運用金融衍生品來管理風險。”浙江明日控股集團副總經理兼PP公司董事長邵世萍在會上說。

  據邵世萍回憶,疫情蔓延、春節期間產品累庫、人員無法流動,工廠難以正常復工,大量貨物積壓在上游倉庫,公司認為短期疫情無法緩解,現貨繼續面臨累庫風險,且價格跌幅會加劇。當時,公司採用做空期貨的方式,來降低庫存敞口風險。

  3月9日,油價深度下挫導致化工品跟跌。當時,聚丙烯絕對價格已經很低,對工廠鎖定價格具有絕對吸引力,市場進行了大量點價。“此時,對於價格連續下跌造成的點價的風險,成為當時產業服務商頭等的風險管理目標。”邵世萍說。

  “信用風險導致企業資金流動性緊張。為此,我們買入看跌期權,來管理企業點價保證金的信用風險,用期權的方式來對衝未來價格可能繼續下跌的保證金穿插風險。”邵世萍解釋說,採用買入組合期權的方式來降低成本,用期權的方式規避了極端行情下的保證金穿插風險,對於上游和下游的穩健經營起到了較好的保護作用。

  “在極端行情下,期權可以鎖定生產銷售利潤。”邵世萍認為,利用含權貿易,使交易雙方從博弈轉為合作,體現了供應鏈管理服務商的角色,不僅管理了風險,而且穫得了極端行情帶來的超額利潤。此外,以期權來鎖定原材料成本,可以讓企業更有信心地接訂單,有利於產業鏈健康高效發展,有利於下游工廠做大做強。

  開新局:產融結合更緊密  風控意識再增強

  “此次疫情從根本上說是一次自然風險事件,它再次提醒我們增強風險意識、提高風險防範水平。”趙俊貴會上的這一觀點引起了市場共鳴。

  事實上,疫情給塑化產業企業再次敲響了警鐘。如果沒有常態化的套期保值,企業很難度過這段危機時間。“經過這次疫情,企業再一次堅定了套期保值常態化的思路,時刻注意防備‘黑天鵝事件’的衝擊。”與會嘉賓表示。

  期貨日報記者能夠感受到,後疫情時代,產業較之前更深刻的意識到價格管理或者風險管理的重要性。

  在趙俊貴看來,後疫情時代,國際經濟關係的不確定性前所未有,國際能源和化工市場的不確定性前所未有,我國石化工業高品質發展的艱巨性前所未有。疫情過後,高品質發展將是對行業和企業“免疫力”和“危機管理能力”的全新考驗。同時,對於培育行業和企業戰略創新能力、市場應變協調能力、產品結構調整能力、供應鏈管理能力、風險管控能力,也是難得的機遇。

  趙俊貴認為,期貨市場具有風險轉移和風險分散的天然屬性和優勢,也是健全石化產品市場風險管理機制的重要組成部分。

  “金融衍生品賦予我們多樣化的手段來管理風險,助力企業做大做強。”邵世萍表示,浙江明日控股集團將金融衍生品分為對外和對內兩個功能。對內,進行庫存管理、敞口管理、基差管理;對外,為上下游合作夥伴提供風險管理服務。”

  在邵世萍看來,企業從金融產品的運用,到風險控制的執行,是環環相扣、缺一不可的。

  與會嘉賓普遍認為,未來,聚烯烴產業的發展機會在產融結合上。塑化產業企業如果能夠靈活且充分運用金融工具來進行風險管理,那麼一定能夠走得更遠。

  “對於塑化產業企業來說,面對這個新機遇,必然是接受它、學習它、利用它,來為企業創造更多的價值。”嘉悅物產總經理助理柴鐵松表示,不同的企業可以根據自身特質,把握發展的進程與方向,在發展過程中構建屬於自身的“護城河”,在市場不同的大周期環境下,實現長期穩定可持續發展。

列印 】【 關閉 】【 內容糾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