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新聞資料

國際玉米產業大會秘書處

參會、招商等相關事宜,請聯絡國際玉米產業大會秘書處,我們竭力為您提供最全面的會務服務。

  1. 報名熱線:0411-84808408/07
  2. 報名傳真:0411-84808410/11/12
  3. 箱:cydh@dce.com.cn
  4. 通信地址:大連沙河口區會展路129號
    大連商品交易所產業拓展部
  5. 編:116023
  6. 址:www.dce.com.cn/ICIC

期貨日報:玉米貿易及加工企業利用基差交易初嚐“甜頭”

來源: 發佈日期:2018年09月13日

        記者 呂雙梅

  新季玉米即將上市,玉米產量存在下滑預期,在下游需求增加的背景下,玉米價格上漲概率較大。玉米下游深加工企業面臨成本上昇風險,企業該如何應對?

  9月3—5日,期貨日報記者跟隨大商所調研團隊,走訪了山東、上海等地的玉米澱粉加工企業,深入了解企業目前的生產經營及利用期貨、場外期權等金融衍生工具的情況。

  期市成為現貨銷售“加油站”

  2014年12月玉米澱粉期貨在大商所上市,多家加工企業積極嘗試利用期貨工具進行風險管理,從最初的謹慎參與,到策略、模式不斷豐富,參與期貨成為企業日常生產經營的重要組成部分。

  諸城興貿玉米開發有限公司是國家級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目前年消化玉米600萬噸,生產玉米澱粉400餘萬噸,是亞洲最大的玉米澱粉、變性澱粉、肌醇生產基地。該公司經理馬樹章告訴期貨日報記者,在玉米澱粉期貨上市前,他們已經慢慢接觸期貨,在成為大商所玉米澱粉期貨交割庫之後,更是認識到期貨對企業的價值所在。“期貨對企業的銷售有很大的促進作用,無形之中,給我們開闢了一個新的銷售渠道。”

  據馬樹章介紹,公司下屬的諸城工廠剛開始試水期貨時,只做了8手,主要是想熟悉整個交易規則、交易流程,包括用戶接貨的程式。今年1月,公司下屬的黑龍江龍鳳工廠交割了21000噸玉米澱粉。“當時結合對玉米澱粉價格的走勢研判,我們在期貨市場賣出玉米澱粉1801合約,1月正是春節前後,是玉米澱粉銷售淡季,我們選擇交割,剛好規避了淡季。實際操作效果比較理想。”

  馬樹章說,把期貨交易放到銷售部,一是可以把期貨市場作為銷售的“加油站”;二是能夠對整個產品,包括庫存、生產、交割等統一協調。

  山東盛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盛泰生物)最初對期貨的認知也是把期貨市場當成賣貨的市場。據該公司總經理助理兼交易總經理趙松介紹,盛泰生物從2015年就開始關注澱粉期貨工具,之後積極成為玉米澱粉期貨交割庫。“剛開始,我們只是把期貨價格和現貨價格進行比較,哪個市場價格高就在哪個市場賣,只是單純地把期貨市場作為交割市場,這便是我們期貨市場的最初認知。”

  目前國內玉米澱粉行業發展還比較緩慢,但是透過了解其他行業的發展,比如說豆粕市場的發展、商品加工企業的發展,玉米澱粉加工企業學到了如何利用期貨市場進行利潤管理和風險管理。據趙松介紹,盛泰生物透過人才引進,現在已經開始嘗試利用期貨或者期權工具進行加工利潤管理。

  嘉吉投資(中國)有限公司(下稱嘉吉中國)利用期貨工具的經驗豐富。據該公司玉米澱粉糖事業部交易經理湯逸興介紹,公司參與期貨套保比較積極,主要進行多策略交易。“對企業來說,最簡單的做法是,在現貨市場收購玉米——收購價固定,然後在期貨市場進行玉米澱粉套保,直接鎖定利潤。嘉吉中國根據行情進行套保,套保比例一般不固定,當利潤足夠大的時候,套保比例可能為百分之百。”

  他舉了兩個嘉吉中國利用期貨工具鎖定企業利潤的例子。例一:運用在玉米貿易方面。最近,由於東北產區幹旱,玉米減產預期較強,玉米期貨遠期合約價格上漲。玉米1901合約期現價差為150元/噸,對比持倉成本,1個月資金加倉儲成本大約20元/噸,4個月持倉成本為80元/噸。嘉吉中國會購買並持有玉米現貨,然後在期貨市場賣出1901合約,直到1月合約交割。這個利潤非常穩定,不用承擔現貨價格上漲和下跌的風險。

  例二:利用玉米澱粉期貨鎖定銷售利潤。嘉吉中國將下游產品果糖賣給某大型知名飲料企業,果糖的原材料是澱粉,以前果糖價格按現貨玉米澱粉價格加上加工費賣,現在有了澱粉期貨後可以賣更遠時間的貨。比如,若賣明年1月貨物,可以將玉米澱粉1901合約價格作為一個指標來參考,然後加上基差進行銷售,從而鎖定遠期加工利潤。

  企業積極推廣基差交易

  以期貨價格為基準的基差交易模式在國內很多品種上的應用已經非常成熟,對於玉米澱粉行業來說,部分企業已經意識到了行業未來的發展方向,正在積極嘗試並推廣基差交易。

  據期貨日報社記者了解,嘉吉中國作為大型跨國農業及食品集團,對基差貿易這一國際市場普遍使用的貿易方式有著更深的理解和更強烈的使用需求。早在2015、2016年嘉吉中國就已開始嘗試玉米及玉米澱粉基差交易。據湯逸興介紹,今年二季度大商所對部分地區玉米澱粉期貨升貼水標準進行了修改,讓更多企業願意嘗試基差交易。

  他說,以前黑龍江、吉林地區的升貼水都是零,而黑龍江地區相對銷區較遠,實際運費會高於吉林,對於接貨方來說,由於接貨區域可能存在不確定性,參與期貨交易、交割會讓你有顧忌。如今玉米澱粉期貨黑龍江地區升貼水調整為-70元/噸,不僅更利於企業參與期貨市場套保,也進一步提升了企業深入參與基差交易的積極性。

  趙松告訴記者,玉米澱粉企業遠期加工利潤的鎖定其實就是兩個“基差交易”和一個“價差交易”。“價差交易”是盤面加工利潤,指的是盤面玉米和玉米澱粉的價差;“兩個基差”指的是玉米基差和玉米澱粉基差。“企業買玉米基差,同時買玉米和玉米澱粉期貨盤面的價差,然後賣玉米澱粉基差,三個步驟鎖定了玉米澱粉企業的遠期利潤,‘兩個基差’和‘一個價差’是管理企業利潤的關鍵點。”

  趙松詳細解釋道,上述三個步驟不一定同時完成。現在盛泰生物推廣的是玉米澱粉基差交易。盛泰生物從2017年11月開始對一些老用戶報基差,當時是一對一報。“今年7月,我們開始透過公司的公眾號對外公開報玉米澱粉基差,目的不是追求多少成交量,也不是追求多少加工利潤,而是要尋找有加工利潤管理需求的下游工廠,這是我們最核心的目的。”趙松說:“下游玉米澱粉糖廠需要買我們的玉米澱粉原料加工糖,玉米澱粉糖廠可能有一些遠期訂單,假如現在市場普遍以即期交易為主,我們只賣他們一個月的貨,未來他們要簽一年或者半年的糖訂單,那他們如何確定原料成本呢?公司的玉米澱粉遠期報價就為他們提供了遠期利潤管理方式。我們希望找到有遠期銷售能力,同時願意管理遠期加工利潤的企業,我們需要尋找到這樣的合作夥伴。”

  趙松說,盛泰生物希望基差交易的下游企業可以管理好自己的利潤。“我們把自己的利潤管理好,下游企業把他們的利潤管理好,這樣市場才會更長久、更平穩地發展,這也是盛泰生物的經營理念。”

  湯逸興告訴記者,目前一些大型跨國企業都在嘗試玉米及玉米澱粉的基差交易,畢竟他們在豆粕、豆油等品種上有一些經驗,更容易接受和開展基差交易。另外,一些貿易企業也在嘗試玉米及玉米澱粉的基差貿易。

  基差交易是致勝“法寶”

  湯逸興告訴期貨日報記者,嘉吉中國去年二季度和三季度透過基差交易銷售給下游飲料企業的果糖量約1萬噸,接下來會繼續做好四季度和明年的基差交易。

  過去一年,無論是玉米還是玉米澱粉價格始終處於一個持續上漲過程中,因此中下游企業比較擔憂原料價格上漲。“比如我們賣果糖給下游飲料企業,每次簽合同的時候價格都上漲,用戶就問我們能不能報一個遠月價格,這樣他們可以鎖定更長時間的利潤,而我們不能憑空報遠月的價格,就拿期貨作為標的,參考風險溢價,用期貨價格加上一個固定的基差,與他們簽定基差合同。”湯逸興說,這個基差合同簽訂的背景其實就是企業在價格不斷上漲的市場裏擔憂遠月價格上行,想簽更長時間的合同,鎖定更遠期的成本和利潤。

  他進一步解釋道,上游企業賣出基差後,理論上可在期貨市場做空,直接鎖定遠期利潤。實際操作中可以結合市場形勢,確定期貨市場的交易頭寸。

  負責玉米貿易板塊的嘉吉中國糧油玉米交易經理鄭少鑫也給記著分享了一個他們開展的基差貿易案例。去年10月底,嘉吉中國與下游飼料廠簽訂了一個玉米基差合同,提貨時間為12月、1月、2月三個月,約定交易價格是玉米期貨1801合約價格加上160元/噸。“這個基差的定價邏輯很簡單,就是基於北方港口的玉米價格,加上運費,以及兩邊港口的港雜費。當時160元/噸的基差加上期貨價格與現貨價格基本一樣。”鄭少鑫說:“現在是基差的推廣階段,我們希望更多的飼料廠來嘗試基差交易,所以雖然我們看漲未來基差,但還是以更優惠的價格報價,這對我們來說也沒有太多損失,因為之前我們已經在北方市場買了現貨,空了期貨,鎖定了利潤。”

  據鄭少鑫介紹,下游飼料廠透過基差合同鎖定了現貨成本。在合同執行過程中,下游飼料企業在去年12月、1月、2月每個月各用1000噸的量,每個月提貨的時候點價,嘉吉中國在期貨市場執行了1801和1805合約的換月。由於後期基差上漲,企業分三次點價,最終實際交易價格均較當時的現貨價格低。“基差合同簽訂後,北方港口單邊價格大概漲了300元/噸,基差大概漲了200元/噸,下游飼料企業分三次點價之後比當天現貨市場價平均低60元/噸。對飼料廠來說,一方面鎖定了遠期貨物的供應,另一方面也降低了成本。”

  “嘉吉中國對風險整體把控比較嚴,我們不需要賺很多的利潤,只希望透過基差貿易賺取穩定的利潤,希望跟飼料廠做遠期的銷售,鎖定市場份額。”在鄭少鑫看來,基差貿易模式是未來行業的發展趨勢。玉米價格波動越來越大,越來越劇烈,期現聯動加強,未來企業如果不利用期貨等工具去規避價格波動風險,很可能會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淘汰。在市場洗牌過程中,產業企業會逐漸接受基差貿易這一模式。

  趙松也表示,影響商品絕對價格的因素非常多,但是影響基差交易的因素並不多,主要是供求關係和物流成本,而這恰恰是行業內的企業比較容易了解到的資訊,且又是擅長穫得的資訊。“未來企業比拼的將是誰的市場交易能力強,誰的風險管理能力強,企業要培養自己的交易團隊、加工利潤管理團隊,包括研發人員、交易人員等。”

  場外期權是一劑“安心丸”

  除了利用期貨工具外,盛泰生物還在積極尋求其他能夠鎖定企業加工利潤的工具。據期貨日報記者了解,盛泰生物在去年下半年參與了玉米澱粉加工利潤場外期權試點項目。

  數據顯示,2016年7、8月,玉米現貨市場陳玉米拍賣溢價成交,南方進口玉米、高粱、大麥等替代產品到貨增加,飼料及深加工玉米原料供應主要依賴拍賣陳玉米,玉米原料價格居高不下。消費市場,7月初玉米澱粉銷售提價後企業實際簽單情況欠佳,下游采購需求恢復緩慢,玉米澱粉行業庫存降速趨緩,玉米澱粉銷售價格持續承壓。9月以後,受環保政策影響,山東、河北玉米澱粉加工企業停機、限產增加,玉米澱粉下游的造紙、醫藥等行業采購訂單減少,玉米澱粉加工行業開工率快速下降,玉米澱粉加工利潤持續萎縮。2017年8—9月,玉米、玉米澱粉1月合約價差在250—300元/噸低位區間波動。

  為了鎖定加工利潤,盛泰生物買了從9月底到12月底為期3個月以玉米澱粉加工利潤為標的的看跌期權。“在加工利潤下跌時,期權可以有效地彌補企業在現貨端的虧損。當加工利潤上漲時,企業依然可以享受上漲時的盈利。”趙松說,後期,由於玉米澱粉需求增加,玉米供應充分,漲幅相對玉米澱粉較少,玉米加工利潤迅速拉升,並始終處於高位。“雖然期權到期時,期權價值為零,並沒有穫得賠付,但由於加工利潤擴大,企業在現貨端穫得了較大的收益。場外期權是一劑‘安心丸’,保證企業的加工利潤。”

列印 】【 關閉 】【 內容糾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