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演講

專題論壇

專題論壇一:2015中國塑膠市場價格走勢及發展展望

專題論壇一

2015中國塑膠產業大會
專題論壇一:2015中國塑膠市場價格走勢及發展展望

  主持人:大會專題論壇一現在開始,有請中國氯堿工業協會秘書長 張培超先生!
  北京四聯創業化工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廖承濤先生!
  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湖北荊州煤電化工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張志宏先生!
  中石化化工銷售華東分公司合成樹脂部價格資訊主管 陸根弟先生!
  安訊思化工部聚烯烴資訊主管 俞婷女士!

   
  張培超:
  第一個,行業總體來講,進入了一個新常態,且在一個轉型陞級期。產業規模已經達到相當規模,今年是2789萬噸,進入到非常理性的發展階段。從開工率也反映出,去年是78%,今年是非常高的水平。
  第二個特點就是行業連續三年全產業鏈虧損。去年包括今年的1到4月份,有接近60%虧損。而且今年1到4月份虧損的額度比去年同期要增大,而且行業二三十家上市公司,統計了16家,基本上利潤率、利潤,去年一季度賺了6個億,今年賺的錢少了。但是這裡面兩個分化特別重,一個是差異化特別明顯,特別是中東部的電子化企業,整體虧損非常嚴重,但是西部一體化來看,還是有一定的逆轉,我覺得效益還不錯。
  第三,行業的創新驅動,真正成為推動行業進步和企業未來發展的一個關鍵的點。包括有產品的創新,這裡面包括大家上一些高附加值、精細化、高端化的產品,我們各個企業也都在研究,都在做。
  PVC最近幾年需求增長不大,但是從去年,從原油價格腰斬以來,對PVC價格造成很大的波動,在兩個月下降到2000多,當然現在又衝上來了,目前處在非常焦灼的狀態,在五千七八。從後市來看,我們的房地產比較低,上游也比較大,所以幾大通用原料裏面,PVC是最難過的。所以PVC在後續,在下半年也會是一個不太好的狀態下。初步判斷應該是5500到6000的彈性區間。
      
    主持人:感謝張副秘書長對PVC的介紹。廖總,我們知道你長期從事塑膠市場的銷售、管理,我也想問你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在這個產業鏈中,流通服務商的價值到底是什麼?以及您對未來一段PP、PE供需的看法。第二個問題,從2007年以來,PP、PE、PVC期貨先後上市,你對這個作用有什麼看法?
   
  廖承濤:
  我們所有的上游,如果剔掉各種因素,上游的直銷頻率,也大概在30%左右,應該說70%是透過這一萬多家的流動商來實行下游的傳遞。從下游來講,從統計局數據來看,可能有三萬多家,應該說這個行業是什麼呢?上游比較集中,中游比較分散,下游更加分散,這是從流通服務商來看。
  大家這一點感受並不深,我只能用四聯的來看,我們預計今年的銷量是100萬噸,大概市場份額只佔2.5%,但是我們是什麼結構?四聯直銷是70%多,我們去年是銷售給八千多家下游的用戶,平均每個用戶的成交量只有120多噸左右,也就是每個用戶月平均10噸左右,我們前十大的用戶,佔四聯5.6%,也就是說我們這些流通商是極度分散的,實現了價值傳遞的過程的價值。
  實際上主持人問流通服務商的價值,可能上面的數據,可能更多展示價值傳遞的功能也好或者價格也好,但是如果說放眼未來來看,在石化產品為載體的過程中,在新時代過程中,又出現了新的兩個方向,一個方向是互聯網,另外一個是金融期貨,未來我們這些流通服務商,如果只做簡單的價值傳遞的過程,可能被互聯網化,也就是說電商化和金融屬性化慢慢替代,慢慢把這些資訊不透明,效率低效化的替代,我覺得我們未來要做價值服務,因為今天很多是我們的服務商,對於我來說,如果單一的,簡單的買賣,簡單的價格傳遞,我們未來話語權一定會弱化,我們一定要去做價值服務。未來這種供需的情況來看,高老師說了未來的景氣周期,我覺得對我們行業總體來講還是好的趨勢。因為時間的關係,我也快速回答主持人提出的第二個問題,關於對期貨的認識。
    確實,期貨轉眼十年,對我們這些產業用戶來講,抵抗也好、排斥也好,最後到應用也好,確實像馬雲講的,看不見、看不懂、看不起,到最後來不及,應該說對於我們產業用戶來講,真的是面臨一個如何去運用。那麼如何去運用,最後期貨還要回歸它兩個功能。價格發現對整個趨勢,無外乎一個是宏觀層面,一個是微觀層面,一個是技術層面。可能宏觀層面和微觀層面比較容易理解,技術層面怎麼理解,就是企業和資本,但是我們產業用戶最難把握就是技術,就是資本和程式,我們可以看宏觀,也可以更清晰地認知微觀,但是資本和程式是我們的弱端。它改變不了我們價格的趨勢,但是它可以把這個啟動點提早和推遲,但是永遠改變不了趨勢。這十年感受很深,之前是深水,對我們很舒服,現在是貼水,對我們往往是最大的挑戰,我們最大的失敗,也失敗在這個過程中,所以在這裡也建議大家,可能在未來的期貨應用中,作為產業用戶來講,我更多期望跟更多專業公司合作,在這方面進行期貨的運用,我們在未來怎麼做好套利保值,可能更多是需要跟專業公司進行合作,可能是我們更好的選擇。
    無論如何,期貨工具的產生,對我們整個期貨市場和資本,未來怎麼有效地解決這種靈活的得益,讓生態鏈更健康,這也是我們大家的期許。
   
    主持人:謝謝,這是一個流動服務商對期貨發自內心的感受。張總,我們知道你一直戰鬥在煤化工的一線,我想問一下,你見證了煤化工快速發展的歷程,那麼在原油價格波動劇烈的情況下,煤化工競爭力到底如何。另外就是未來煤化工發展面臨多麼大的環保壓力及它的前景。
   
  王智宏:
  我先來答第一個問題,煤化工在油價波動下競爭力的問題。煤化工涉及到很多產品,每個產品經濟性都不一樣,從跟我們大部分人相關的就是烯烴,以及烯烴下游,做什麼聚乙烯、聚丙烯,包括PVC,這些價格都不一樣。那麼從整個產品裏面,效益最好就是烯烴,基本上三噸甲醇做出一噸烯烴,目前三噸甲醇市場售價,可能西北一千五,華東兩千看,從直接原料成本來看是五六千塊。
  按照目前的烯烴市場售價來說,它還是有一定的競爭力。那麼其他的煤化工產品呢,甲醛,目前應該是利潤很微薄,從煤制油、煤制氣,這些競爭力可能更差一些。那麼從煤制烯烴的成本來說,還涉及到一個問題就是在油價劇烈波動下,煤價也是波動的,往往有人問,到底煤和油的平衡點在哪,油到什麼價格,煤化工不賺錢。
  我說這個問題是個動態問題,因為油在降價,煤也在降價,煤從2013年高點到現在也到低點,我們采購價格也只有高點的一半,但是它是重投資,它的成本構成,所以它沒有油化工那麼明顯,所以即使煤炭價格下降一半,我們跟油化工還是下降。在西北這些企業,在60美金的石油價格下,還是比較相當的。
  下一步是在沿海地區上,如果也是用煤制烯烴,它基本上就沒有什麼競爭力,可能甚至虧損的。如果在沿海採用進口甲醇制烯烴,從目前甲醇價格看,它的成本還是比煤制烯烴要高一些,比原油制烯烴也要高一些。所以目前市場有很多不確定性的情況下,大家對煤化工投資都很謹,已經投資的項目,只能深挖潛力來降低成本。對於準備建設,在處於前期和計劃的,基本上都延期或者比較慎重地進行投資。
    第二個問題就是環保。從目前情況看,環保對煤化工的建設來說,新的環保法對煤化工是不好的消息,我覺得整個煤化工項目還是要在新形勢下審慎地評估項目的積極性。
   
    主持人:陸總,你一直從事的傳統的塑膠制品市場,我想問一下,煤化工對這個有多大的影響?第二個,我們就想問問,煤化工現在有一些線上的銷售模式,它跟我們傳統不一樣,它這種線上的銷售模式,會對我們傳統的塑膠市場會有大的影響嗎?謝謝。
   
    陸根弟:第一個問題,已經很清楚,煤化工對傳統的影響到底有多大,這一個真正成為我們傳統塑膠市場的強勁對手還很早,因為它現在佔比很少,其實它的影響就是目前深刻影響市場行情當中,也影響著我們所有的石腦油路線的這種企業的投資行為。前面我已經說得比較明顯,我們不敢投了,原來要投的都已經下來了。本來“十二五”都批了,我們猶豫來猶豫去,從目前了解的情況不會上。剛剛立下的中科項目,我記憶中談了十年,然後由於從審批,等批完以後油價上來了,油價上來了就一直不敢投,包括到科威特地方去談,也有非常大的爭議,最新的,科威特退出了,我估計這個也已經基本結束的。基本項目也基本不會考慮,至少幾年之內不會考慮。
    另外一個就是對市場價格的影響,當然最悲觀的因素是供需過多,然後就是這個價格殺下去,其實我覺得可以做得更好,但因為煤化工銷售渠道不像我們那麼強大,所以呢在跌的時候基本上是落後,所以就拼價格,當然我們還是希望穩定一下市場,用我們領導的話就是比價或者是能夠平穩。但是煤化工,如果價差達到五百以上,這是不可能的。當然這個影響,我剛才說了,本身供需有問題,還有銷售有問題,還有就是投資行為。還有他們的銷售模式,我知道趙主任是神華的網上銷售,我認為互聯網+也算是,我們也有網上的銷售的模式,包括福建省的,包括跟上海的大交易市場也有合作,總體來說它是一個趨勢,你不能拒絕它,只有積極地參與。但是網上缺點也很多,神華銷售,它的這種存在的現象,是非常明顯的,一旦市場不好,基本上銷售不動。我說煤化工有它的價格保護建設,這個在我們化工交易市場也好都有這個現象。其實網上交易就是,你把你的價格給了一個事實,我們還是希望讓市場留一點底線,我對它的結論就是,參與可以,但是不能深度參與,它只是我們銷售的一個補充,而不能成為一個主要手段,我這麼理解。
   
    主持人:俞總,我們知道你一直關注全球背景下中國的烯烴生產,對下半年中國的烯烴市場,我們想問問您,對中國的烯烴市場,下半年以及明年,它烯烴的市場走勢,有沒有一個時間點,就是一個價格的高和低的時間點。第二個呢,想問一下是,以美國頁岩氣為原料的新產品,對市場的影響到底有多大,或者它的影響從什麼時候開始。
   
  俞婷:
  談到今年的市場新增的產能,由於說國家政策的一個收緊,可能未來煤化工的項目未必能夠如期的投產。如果說供應的一個層面來講,目前其實可以說,今年並不是新增產能非常集中的一個年份。
  另外一個,前面陸總也有談到說,對於目前60美元/桶的石油價格相比,其實對於大部分的聚烯烴的生產商來講,它是非常有利潤空間的,在這樣的條件下,聚烯烴正常裝置角度,如果沒有太糟糕的現狀發生,它是處於較高的位置,之前是60%到70%,聚烯烴是80%,甚至90%以上。所以在下半年,聚烯烴市場的供應格局,從國內板塊來看,還是呈現一種供應沒有進一步充裕的趨勢。所以從全球範圍內來看,今年有一些聚乙烯的裝置已經在投產,另外我們看到伊朗和阿聯酋有一些新增投產,從新年的方向來說,它新增投產還是會面對中國市場的開發。
  所以我們會發覺,其實在國外這塊,主要的一個新增產能就是阿聯酋,一個是伊朗。另外一個,我們看歐美,今年整體來說出了一個高位,包括我們發現中東部,近期它流向了歐洲,是因為之前歐洲的生產上,因為虧損關閉了一些聚烯烴的裝置,所以全球關注中國的背景下,會造成原先一部分,應該要到中國的貨源可能分流去了歐洲的這些國家和地區。
  另外我們再看最近比較熱的中韓自貿協定的話題,其實中韓自貿協定中涉及到一個15年之中的一個關稅,我們會發現這是伴隨整體市場的格局,短期之內中韓貿易是否會發生一個轉變?我們看到它自身也是收緊的狀況,所以這樣的背景下,可能今年下半年市場的趨勢相對是比較樂觀的。
  如果一旦煤化工項目的投產收緊,可以預計到,中國國內的一個烯烴的結構,尤其是到聚丙烯和聚乙烯的消費,並不會發生非常大的改變。所以我們感覺說,就這個層面來看,如果說什麼時候價格會發生非常大的變化,我還是非常贊同前面有一位嘉賓講到的,看後期整體全球市場的油價,油價的一個趨勢。因為畢竟我們市場上80%的聚烯烴的貨源,它仍然是石腦油產地為基礎的,如果未來油價繼續到高油價的位置,對整體聚烯烴的價格,一定會發生一種變化。
    另外美國頁岩氣,應該之前連續三年都有報告和研究成果,其實我們也會發覺說,同樣的一個問題,就是說美國頁岩氣,它到丙烷,再到乙烯,之前那邊的裝置,全部都是在2017年之後。因為美國本土是沒有辦法消化這麼多PE的產品,它勢必會流向歐洲或者亞洲地區,亞洲主要消費地區就是中國市場,其實從目前的市場又會發生一些變化,因為我們討論之前,頁岩氣帶來更加低廉的PE的成本貨源,我們其實就是基於高油價的情況下才會尋找新能源。但是現在油價是處於一個低位,以煤化工的發展是面臨同樣的,其實北美的頁岩氣也面臨這樣的問題。如果沒有對這些聚烯烴的產品沒有根本的優勢,那麼未來是否有這麼些新的裝置投放出來。所以2017年後可能會對中國有影響,但是這要取決於油價和我國這階段煤化工的發展。

專題論壇二:風險管理與衍生品創新專題論壇

專題論壇二

2015中國塑膠產業大會
專題論壇二:風險管理與衍生品創新
 
    主持人(陳緯):各位嘉賓,下面由我來主持今天下午第二個論壇,這個論壇的題目是風險管理與衍生品創新專題論壇。下面我們有請五位嘉賓登場,他們是卓創資訊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崔科增先生,遠大石化有限公司研投中心總經理石浙明先生,白石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智宏先生,浙江熱聯中邦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勞洪波先生,浙江永安資本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勝喜先生。 非常重量級的五位嘉賓,今天下午呢,我們第二個論壇是風險管理與衍生品創新專題論壇,我希望各位嘉賓,分別以自己在市場上這麼多年的經歷談一下對市場的認識和感悟。
    崔科增:儘管比較晚了,大家還坐在這,我表示感謝。我之前在齊魯石化工作過,先後從事過科研、新產品開發、新產品推廣應用以及市場的推廣和價格的決策工作,應該說還是從事時間相對比較長的,和大家一起面對這個市場的波動和變化。
    石浙明:大家好,我是98年畢業後做了四年醫生,然後去遠大賣了四年塑膠,然後去做交易。我總結出塑膠是化學品,所以它變化多多,第二個機會多多,第三個歡樂多多。最後就是說,我們中國交易所也好,一定能成為全球能源化工的定價中心。
    主持人:說得非常好。那麼王總也是二十多年的市場經歷。
    王智宏:非常感謝,來到這個行業,做外團,然後做內團,然後現在做市場管理。非常熱愛,所以也很感性。你如果要是沒做過期貨,可能顯得人生那麼不完美和不完整。
    主持人:王總說了兩點,第一個要熱愛,任何一個行業只有熱愛才能更好,然後如果不做期貨,人生少了點動力。
    勞洪波:我是98年畢業,做了六年的鋼鐵期貨,最近和大型的期貨公司合作做了個熱聯中邦,我最近感受比較深,就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在沙灘上喘氣,我是70後,現在感覺沒什麼話語權了,另外現在要努力學習,爭取在現貨端更清楚。
    主持人:我理解老總講的話,就像他做的簡歷一樣,他所有的經歷都是在學習,後來說,只有學習才能在市場佔有更重要的地位。
    劉勝喜:我是95年畢業,97年做了五年的銅,然後做了十年的鋼鐵,2010年底到永安做了永安資本,今天就我一個,是永安期貨的全資公司,你不會游泳我教你,你會了我陪著你,透過我這三個歷程,從有色到鋼鐵然後到化工,我看到很多企業,由於沒有參與,最後消失在這個市場。所以今天也希望能夠去學習和運用好這個工具。
    主持人:謝謝五位嘉賓的自我介紹,我跟五位嘉賓淵源非常深,特別是王總,有二十多年的交流,所以他們今天特別的介紹,對我啟發也很大,崔總說的是專業,石總說的是願望,我覺得創業都需要這些品質,每次跟五位交流都對我有很大的啟發。
    說到風險管理和創新工具,首先要明確,我們市場在面臨什麼樣的形勢和什麼樣的市場環境?我們面臨什麼樣的風險,以及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工具來應對這樣的風險。所以這個論壇,首先想請崔總介紹一下,塑膠行業目前面臨的形勢到底是什麼?
    崔科增:塑膠行業目前面臨的形式應該說是非常複雜的,十年前,那時候塑膠行業非常容易判斷,在座有從事這方面比較長的,2005年之前也聽過我的報告,現在呢,不僅有了更多的工具,不僅有了更多的產品的結構,而且原料的多元化也帶來很多市場的不確定性,再加上宏觀經濟對行業的衝擊,所以整個行業面臨很複雜的局面。包括這次的主題一樣,新常態、新格局、新工具,很多東西都是新的。下午高總也講了,行業是有一定周期性的,從我們研究結果看,塑膠的周期基本上是六到八年,和其他行業一樣,經歷幾年的過程,這個周期一直在運轉,但是由於世界金融危機的影響,對周期的長短和波動產生了一些變化,特別是2008年的景氣周期正在被打亂。但是大的經濟行情還沒有脫離六到八年,我們認為當下是投資相對比較密集的時期,它的周期分為幾個階段,第一個是投資密集期,第二個是市場下降期,第三個是市場低谷期,然後是平穩期,然後是上昇期,然後到收益期,然後高峰期。現在是處於投資高峰期,不管對中國還是歐美都面臨這樣的情況。這些年中石化收益效益往下走,但是我了解西方的企業,特別是一些大的公司,他們恰恰在2004年達到歷史的最高峰,這點應該值得我們去學習。我去參觀他們一百萬噸的聚烯烴裝置,人員只有一百九十多人的規模。我們國內的裝置是什麼樣的情況?像我們這樣規模的裝置,基本上是在幾千人甚至上萬人的規模,他們一個煉廠,只有不到一萬名員工,而我們基本上是一萬名左右,他們的作業系統、控制系統非常先進,你走進工廠沒有一點異味。我們看到這差距就應該迎頭趕上,但是現在有很多困難,在技術陞級和產業陞級上面臨很多困難,也是我們面臨的困難。經過線下的周期後,還有一個不確定性,首先不確定性就是原油的不確定性,儘管我們研判三年內油價會在60到80美元之內,但是還是有一些影響因素,不管是煤化工也好,還是其他制烯烴的原料也好,都會因油價波動帶來價格的不確定性,所以對於行業來說,這是一個比較大的趨勢。至於說特點,石油化工行業和煤化工這方面有幾個密集型的特點。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國家技術跟不上,很快就會淘汰掉。另外安全密集型,這方面又有很大的風險,以前大家也看到,一個石化企業爆炸,造成很大的影響。在中國石油化工是不太受民眾待見的,特別是石油化工PX項目,現在面臨一些矛盾,是一些深層次的矛盾,要化解這些矛盾,就必須進行產業陞級。前不久我看到美國的87號汽油,只有2元多一升的水平,而中國是6元多。美國的2元多的價格就可以運營這麼好,為什麼我們6元多還運營不好,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對於我們來說,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發展是不確定的。
    主持人:你剛才簡要概括行業的特點,前面嘉賓也提到了,現在是處於這個周期,但是周期變數最大還是原油價格的衝擊。我們今天所有的觀點,都是從行業本身來看這個行業,當然我們今天也請到了王智宏先生,他是白石資產的管理者,我想問你從各個行業配置角度,你怎麼看石化行業目前面臨的一些特點?
    王智宏:謝謝主持人給我這麼大一個題目。時間關係,就跟大家分析一下一些基本的邏輯。它這裡面可以很清楚,上面是大宗商品,下面是現金,再往上是資產。我們看到,作為子市場—商品市場,通常有七到八大類,從這些配置情況來看,可能目前石化,尤其是我們現在聚烯烴交易品種,因為它是產品,因為它不是資源品,也不是原料,它過渡性很久。另外,像這種產品集中產業內機構,它是一個吸金能力比較強的。第三個特點,因為它們,像植物蛋白出來,去油去脂啊,就是我經常講的狗和主人的關係,就是期貨價格圍繞現貨價格,有個不斷的轉移,因此在大的配置情況下,第一個給高回報率。另外市場回報下是偏高的估值,因為現在最重要是權益類產品,第二個跟CPI掛鉤的,或者政策性導向比較強的產品,比如說煤行業就是高估值。接下來就是文化產品,再往下就是重工業。
    主持人:謝謝,他的認識也是一個高度,在全行業和多行業裏面,根據這樣一個特點來配比的石化產品。今天還有勞總,原來一開始就做鋼鐵,後來做期貨,現在可能也是剛剛轉到冶金,我想也請勞總談一談,從冶金和石化兩大支柱產業,您從鋼鐵或者冶金這個行業,怎麼來看石化?
    勞洪波:陳總提了這個問題,雖然我做了二十年的鋼材,但是二十年之前和這個邏輯不一樣。我是這麼想,我為什麼要去做,從我的思想上來回答陳總的問題。
     一個,我現在還是做的一個公司,只不過原來是期貨出發,現在是做現貨端出發。我為什麼這麼做,在市場當中初期,整個市場效率比較低的情況,我們可能有比較多的優勢。現在我試圖做一個從現貨端出發的公司,我覺得我不是爭奪期貨理念的價值,因為每個產業都是創造價值的,我是在分享整個產業的價值,從爭奪價值到分享價值,那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東西,所以我就走了這麼一步。我另外想,我到底怎麼樣才能分享到這個產業的價值呢?我想說,如果你有認真學習,認真研究,你真正為這個產業提供了服務,為這個產業任何一個環節提供了服務,那就能分享到其中的價值。再到原來期貨注重是一個價格流,但是我們接觸到現貨後,我們各個環節需要價格,但是不僅僅需要價格,我覺得是四個流統一,第一是價格流,第二是資金流,第三是資金流,第四是渠道流,如果我們在這四個流當中提供服務綜合效應比別人搞一些,我相信我們能在當中分享價值,我們也在試圖,也希望分享到行業的價值。
    主持人:謝謝勞總,把這個行業和趨勢做了回答。今天勞總已經是做鋼鐵這個行業,已經做現貨領域,請到這個論壇上來,可能他說的剛好貼近我們今天的主題,就是在這樣的市場形勢下,剛才說的是從爭奪價值到分享價值的變化,我緊接著想問勞總的是,因為在座有很多的企業,有百分之七十的參會企業是,那如果您在面臨這樣的市場形勢下,你對現貨企業的期望是什麼,管理風險上您的建議是什麼?
    勞洪波:我認為企業在產業這個位置上,在不同的鏈條中間,它其實應該采取的措施,應該不完全一樣。第一要學習,無論怎樣都得學習,但是怎麼樣來利用期貨市場,我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我覺得不是所有的產業都要親自跑到市場當中來。你要想一想,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有可能期貨市場給你不光是套保值,它是隔靴撓癢,不能滿足你的需求,有一些企業是不直接透過期貨市場,可能做的更好一些,僅代表我個人的想法。但是對於這個行業籠統的企業,要把期貨的部門作為生產部門或者銷售部門或者研究部門,一個不可缺的部門參與到期貨市場。我覺得有5%到10%的企業是必須參加,另外的企業斟酌一下,到底是直接參加還是間接參加更好。
    主持人:其實勞總說的,他對期貨是理解的,但是很多企業對期貨的理解和認識還不到直接參與市場的程度,我們今天也請了幾位,劉總和白石集團的,我想問,你們是否有這樣的準備或者資產發行的角度,從企業對項目的資產的置換,或者您有的話,您是怎麼來替他們做風險管理的?
    劉勝喜:這又是一個很好的話題,現在的衍生品,剛才遠大物產主管研發的王總也說了,他們已經很強大了,現在都在面臨一個選擇,你如果跟他競爭,你要跟上他的步伐,你要學會他的OCT市場或者衍生品市場。講的時候要給用戶講,你這個就得利用衍生品概念去做,你的比較大,是一個比較大型的規模,剛才勞總講的,你必須參與到當中來。假如你規模小,你可以到遠大去購買它提供的衍生品,同時也可以到我們風險管理子公司來對衝,也是購買,你賣給我,也可以買我的衍生品,給下游用戶的保障,你實際上是一種衍生層,是一種新型的工具。這兩年市場發生了變化,尤其是去年下半年到現在,我們做了三十筆試驗式的衍生品期權,也就是賣保險的概念,也就是價格下跌,我賠給你,價格上漲了,你就負保險費,你上漲的利潤都是你的。就像我們車輛一樣,你每年只需要付一個三千到五千的保險費,萬一有一天,你車碰了就有人賠你一筆錢。因為遠大做化工品,我們也做化工品,我們今天很有幸聽他們講,他們已經做得非常好了,他已經能給他的用戶提供,比如價格下跌了,我給你按照低市場價格來結算,價格長了,我按照新價格結算,所以我覺得大公司要研究,要學習,要把期權和期貨的關係結合起來,不然你未來份額會減少。
    第二個,小公司,剛才勞總提的,可以和大公司結合起來,怎麼去回避你的市場,間接參與到期貨市場來,這是我們這一年體會到。還有一種,我們體會到新型的變化,比如說基差效益,我們和大商所搞了一個全球第一單基差交易,是基於鐵礦石的期貨,以前是報一口價,現在呢,比如說有色、銅、豆粕,包括今天的甲醛,包括在焦炭也能報,產生了一種跟隨期貨價格的一種基差交易,我們一年體會到的變化很多,所以給大家也匯報一下。
   
    主持人:謝謝劉總,其實劉總想說的是,在目前這樣的市場形勢下,他們作為風險管理子公司的角度,對那些不能參與市場的有兩種方式的創新,一種是現貨期權的概念,另外是基差定價。當然他們透過他們的期貨總公司再投到期貨公司上來完善風險的轉換。當然目前規模,單數比較少,規模還比較小,但是種種模式也在做進一步的完善。這一塊,應該說期貨公司在整個上面做了很多努力。
    我們今天還請到遠大公司,遠大公司,因為大家知道,現在期貨和現貨結合一定是一個趨勢,那麼遠大走的是現貨端到期貨端,它在現貨端又有另外的特點,他們透過他們的倉庫,把整個銷售渠道都帶到這裡面來,所以請石總給我們介紹一下你們的做法。
   
    石浙明:謝謝陳部長,因為我們本身就是塑膠行業產業鏈裏面的一員,所以我們從來定位我們就是產業鏈裏面的一分子。我們從產業鏈認識到,必須要跟金融相結合,我們實體,包括我們本身,我們貿易商也是實體的一環,包括我們的上游,實體是本,金融是工具,這是我們刻在腦海裏的理念,基於這個理念,今年大會的口號是為我們合作用戶提供有價值的服務,我就請我們用戶回答幾個問題,第一為什麼需要你,這個市場是不是需要你,你是否有存在的價值。第二個,為什麼是你,你有沒有能力,憑什麼是你去提供有價值的服務,第三個是怎麼做,第四個問題是在哪裏做,第五個問題是什麼時候做,第六個問題是誰去做。如果了解這六個問題,那麼他也可以提供有價值的服務。
    對於我們來講,隨著互聯網的加速,未來的趨勢肯定是一個扁平化,提升效率的扁平化的市場。那麼這樣的要求,對我們產業鏈裏面的企業家也好,公司也好,他一定要有一個全局觀,有思想、有武裝,還要有能力的系統。在之前為什麼沒有誕生像歐美那樣,他們是上下對接,中間提供一個大的物流,為什麼在中國以前沒有誕生,因為之前信用缺失,什麼概念呢?像前段時間鋼鐵有不翼而飛的。另外大家對價格的波動和風險,特別是我們石化裏面,是沒有一個企業能夠去管理價值和價格的波動。第三個,我們很多產業鏈的朋友,他站在產業鏈裏面看這個問題,沒有跳到金融裏面。也就是說很多時候我們沒有站在產業的角度理解這個事情,很多時候,我們產業鏈的同志就倒在金融裏面去了。也就是說我們一定要有個層級,這個層級既有金融支援,又有金融能力,又是深深扎根產業鏈裏面,這樣的企業,你才能有效地解決整個大型物流,整個體系扁平化、效率化,提供真正有價值的服務。
    從遠大這個角度,因為我們是產業裏面走出去的,所以我們向來去學習,我叫勞總是師波的,我們所有遠大的都有師傅,我們向前輩去學習,去提高。第二個,這些年透過學習也確實賺了一些錢,我們也引進人才,比如去年在美國召開原油大會,到場有六個中國人,一個中石油,一個中石化,還有中聯的,有三個是遠大的。最近我們引進高端的人才做研究,宏觀上面,確實像我們產業鏈裏面,也缺少宏觀的理解。今年我們希望挖到一個美聯儲的專家,然後挖個中國人民銀行的,這樣有一個大體的判斷,把自己的武裝越來越強化,努力讓產業用戶更多懂得金融的知識來武裝產業鏈知識,這樣為我們上游也好,下游也好提供有價值的服務。這就是我的回答。
   
    主持人:剛才我們石總講完這句話,我相信很多企業會感覺到,這個期貨我們不能幹,他們挖了美聯儲,還有人民銀行,這一塊來說,從風險管理上,風控是毋庸置疑的,我們請人才是一個方式,但是從實踐上培養我們自己的人才,我認為也是一條道路,我認為你只有去開始去做,才是你真正做風險管理的一個過度。當然遠大呢,包括上面王總也介紹了他們的服務,他們在小型企業上做了很多具體的做法,他們也從這些服務中得到了很多好處,所以這方面也可以去溝通。
    那麼王總,我想從資產管理的角度,你們有沒有考慮過產業基金,如果有這個,將來怎麼來做?
   
    王智宏:謝謝陳組長,其實您說這個事情,我們已經安排在做了。在我們看來,今天我們開這個產業大會,其實把這個關鍵打開,剛才說了那麼多的行業,行業裏面那麼多產業,產業裏面那麼多品種,然後價格。其實中國所謂的“新常態”,其中有一部分說我們中國產業結構調整,產業結構調整有很多路徑和結果,其中有個核心,就是我們信用資產的使然,價格體系的出口,目前我們我還缺乏行業基金、產業基金,你問的問題,我們一直在做,當然我們可以看到,剛才勞總也好,包括石總也好,包括其他的朋友,都是在為這個行業而努力。其實我們在做的時候,我們已經有一個小規模的基金,我們做這個基金的邏輯框架和目前所謂的行業當中的ETF還不一樣,它那個是備用的,它是按照這個價格指數來進行估值,我們這個是價格品種的功能,就是在配制當中,我們在不同的周期裏面,我們不斷地調整現金和總量之間的關係,而目前看起來,差不多已經做了兩年多,而這個今後還在一直做的。
   
    主持人:謝謝王總,他說這個做了兩年,我不知道還會實踐幾年,如果今天公開發行,我想很多都會踴躍參與,可能像勞總說的,不能直接參與,或者這些人才缺乏的企業,帶來一個好的方式。
   
    王智宏:因為時間關係,不想把這個問題展得太開。中國目前產業和金融雙驅動的環境下,還有很多政策障礙沒有打開。我們一個產業公司,我們不能拿到平台上做這個。
    主持人:當然也不完全的,除非它是一個公開的市場。我覺得如果待會結束以後,有問題還可以跟王總繼續交流。從剛才為止,我們談論的話題是目前市場環境下,我們在座各位主題都圍繞風險管理做了切實的工作,那麼其實在這個過程當中,也不是什麼沒幹,這個不連續的問題,我們也在做一些工作,當然如果不成熟的話目前也不方便講。另外PVC今年有一個交割制度,我想跟石總,你們在這一塊,跟市場,您覺得是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和作用?
   
    石浙明:PVC的交割,從目前情況來看,它大量的樣本,跟之前沒有交割的樣本,應該說它樣本足夠豐富,或者我們參與的角度,這個差異性不是太大。當然肯定是對所有的人都是一個保護,這是肯定的,這是很正面的東西,但是它對實際產生的影響,我們到現在還無法評估,我相信這個肯定是個很好的事情,能夠給雙方利益,還有避免後面法律的糾紛。為什麼沒有優勢,可能跟我們長期處於市場低波動率,還有缺乏好的東西,在這麼差的市場波動裏面,好的東西的確沒有顯現出來。相信以後這個品種活躍起來了,那這個品牌交割它對雙方確實有很大的保證。也是為未來品牌交割打下基礎,現在基礎打好了,但是它還沒有活躍起來。
   
    主持人:謝謝石總,剛剛我們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我們五位嘉賓,當時勞總分享快樂,剛才五位老總從他們的角度給我們分享他們在市場上的做法和想法,以及在不同的位置上如何考慮問題的視覺,我個人來講,很受啟發。感謝五位嘉賓。下面有請對在座嘉賓也提問的。
   
    提問:謝謝,想請問一下崔總,你上午簡單的議題當中講了一些內容,下面想就幾個方面具體詳細介紹一下你的想法?
   
    崔科增:你是指最後的建議嗎?
   
    提問:對,就是傳統的企業分享一些想法。
   
    崔科增:上午由於時間關係,可能講得比較快。對於傳統的貿易企業,我覺得有很多助推器,剛才在座幾位嘉賓也給了一些他們的思路,我想對傳統貿易企業來說,更多要適應現在這種新常態,怎麼更好地利用一些新的工具和一些新的方式去發展自己的貿易,這是第一點,大家需要考慮的。第二點,傳統貿易企業不能僅僅停留在原來的蓄水池或搬運工的作用,怎麼在市場中體現你的價值,如果你只是個搬運工和蓄水池,只能做一些小規模的,在市場中很難體現處理,也很難實現長期盈利和長期生存下去。今天上午做供應鏈一體化,你可以做一些簡單的加工,可以做一些倉儲服務,讓這種價值變得不可替代,在市場中發揮更多的作用。另外就是我上午也講到,不僅是你的貨流,你的資金流,你的服務,你的物流服務,和上游用戶更好結合起來,對於上游供應商來說,你做好他的分銷的工作,這是首先要做到的,但在這個過程中,要練好內功,做好其他方面的工作。這一點,我覺得傳統貿易商要做好,按過去的模式再繼續下去,可能不會有太多的生存空間,因為我們大家可以看到,歐美很多的國家,他們的貿易商團隊是非常小的,最後生存下來的都是規模比較大,而且服務能力很強的公司,它甚至可以把一些通用量拿來做簡單的加工,然後做一個配比,它可以做出一個新的給下一個加工廠,然後給他們去生產,出來是標準化的。所以說我覺得,傳統貿易企業有很多做的地方,包括剛才幾個老總提到的方式,也是非常值得去借鑒的東西。我不知道我的回答您滿意嗎?
   
    提問:各位領導好,根據聽了很多專家的演講,我聽得熱血沸騰,所以這裡就想代表我們現貨企業問一下石總,你們參與期貨,引進業內頂尖的人才,我們現貨企業可能心裏一驚,我們現貨企業都意識到利用期貨工具對衝風險,但是很多企業面臨很多困惑,就是沒有專業的這方面的人才。我想問一下,很多的現貨企業,如果沒有很高的或者很強的資金來引進這方面的人才,如何來培養和吸引這方面的人才,或者如何快速擁有自己的團隊。謝謝!
   
    石浙明:這位其實也是三十年前我們自己碰到的問題,但是確實在沒有賺到很多錢以前,我們遠大很多都是內部培養出去的,我們去年賺了五十多個億,今年一到六月份也賺了很多,現在目前所有賺錢的都是我們系統自己內部培養出來的。首先要有一個信心,要相信自己的企業,相信自己的同志都是很優秀的,可以透過學習穫得回報。第二就一定要整體性去學習,我看很多企業跟遠大一樣,確實首先要從結構上,我們說從組織上要有分工,首先要有這樣一個專業的團隊,透過學習,一個是走出去,像我們剛開始什麼都不懂,就是不停地學習,不停參加各種專業的會議,從自己一個小學生,慢慢到初中生,然後到高中生,你說困難,確實也挺困難,但是也不斷地從小孩到大人。第三個,你說要特別高端的人才,我們也需要從外部引進,這個內部培養和外部引進不矛盾,這個本身就是一個促進,你引進外面人才可以促進內部人才的提升。因為我們肯定要走出去,要在世界上去決定我們的投票權,我們要有國際性的話語權。當然每個企業自身的定位,牽扯到自身的定位,如果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企業,按照這個定位去佈局,因為每家企業跟每家企業都不一樣。
   
    勞洪波:石總講得很全面了,第一個,不要把期貨想成高大上的東西,要認真培養,認真學習,一點問題都沒有,不是什麼愛因斯坦,我都是沒問題的。第二個,可能也需要有緊迫感,我們現在做起來,市場的效率提高非常快,它的含義在於說,你不做別人在做了,那你就落後了,我就說兩個概念。
   
    提問:我想問遠大個問題,就是我們今天下午遠大王總提到說,他認為期貨真正的價值是提升產業的效率,我想石總能不能結合咱們遠大的一個塑膠產業上期現貨的結合,更深刻地說明一下怎麼體現現貨產業效率。
   
    石浙明:我短時間回答不了,就是用最低成本鎖定它的最高利潤,然後穫得一個穩定的供應,那麼他就可以安心他的製造業,我們提供我們的服務,那麼他就效益最大化了。我們說的最簡單一點,就是這個生產效率提高了,所以我們金融也是為實體服務的,就這麼理解。
   
    主持人:謝謝,我們今天第二個論壇就到此結束,感謝五位給我們做精彩的分享,也感謝大家。

會議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