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商品交易所

        

國家資訊中心首席經濟師 范劍平

來源:發佈時間:2016年11月02日

尊敬的各位來賓,大家上午好!
    非常榮幸有機會來給大家匯報一下:“關於目前的宏觀經濟形勢和宏觀政策”。最近幾年,我們國家經濟出現了一輪減速,歷史上最後一次出現兩位數增長是2010年,在4萬億政策刺激下,我們經濟到了10.6%。進入“十二五”以來,我們經濟前高後低,從2011年9.5%減到6.9%,今年一季度我們經濟增速進一步減到了6.7%。大家都很關心中國經濟目前走勢到底怎麼樣?根據我們的研究,經濟減速下滑的勢頭,現在只是減緩,但還沒有完全止住。我們論年度來講,從2010年10.6%,到去年6.9%,今年GDP增速一定會低於6.9%,所以從年度來講,仍然是越來越低的。
    從季度來講,去年上半年兩個季度是7%,三季度是6.9%,四季度是6.8%,今年一季度是6.7%。所以我們從季度GDP的角度,也是在不斷走低。論月度經濟走勢,今年1、2月份,我們數據很弱,3月份有了一個小小的反彈,但4月份的經濟數據,除了房地產以外,幾乎所有的指標重新轉弱,5月份根據上旬和中旬高頻數據,比如說發電廠日均耗煤這些指標來看,5月份比4月份還在進一步的轉弱。
    所以目前說中國經濟出現了“小陽春”,認為中國經濟已經止跌了,我們已經到了“L型的底邊”,可能這樣的判斷,還偏樂觀。對於我們這一輪經濟調整可能要出現的困難和問題,我們還要有更加充分的估計。
    對於這一次經濟減速以後,我們經濟中的問題到底是什麼問題?真的是經濟增長速度減速?或者目前速度太低嗎?
 “黨中央”、“國務院”在制定“十三五規劃”的時候,對中國經濟問題匯總的結果,認為中國經濟真正問題,並非是速度問題,而是我們經濟增長的品質和效率問題。論速度,我們說中國經濟出現減速,它是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的表現。比如2015年如果我們要說經濟增長6.9%,這是25年來最低速度,聽上去好像我們2015年的經濟形勢並不好。但實際上我們說2015年GDP的增速雖然是6.9%,但是2015年經濟總量高達67.6萬億,這時候增加1個百分點,放到十年前可以增加2.6個百分點,你要這麼比較就知道6.9%每一個百分點的含金量,那是非常高的。67.6萬億折合美元超過10萬億美元,目前全世界只有兩個國家經濟總量超過10萬億,美國接近18萬億,美國歷史上GDP總量從1萬億美元增長到10萬億美元花了31年,但是中國只花了14年,中國是2000年首次突破1萬億美元,2014年首次突破10萬億美元。這幾年世界經濟在減速,我們國家也在減速。
    在2008年之前十年世界平均增速是3.6%,但是我們說2008年以後世界平均增速只有2.4%。我們國家自己雖然跟過去高速增長時期比是減速,但是我們比世界平均增速還要高很多。正因為我們“趕超型”的經濟特徵並沒有改變,所以我們佔全球GDP的比重這些年在不斷提高。“十八大”以來又提高四個百分點,2015年中國經濟總量佔世界第二,我們佔全球15.5%,但是論增量中國是世界第一,美國雖然總量高達18萬億,但是它(美國)每年只增加二點幾,去年它的增量不到五千億美元,而中國是八千多億美元。中國一年GDP的增量要佔全球GDP增量的1/4以上。
    所以,如果我們簡單地認為,中國經濟主要是速度問題,開出的藥方說我們要繼續用“放松銀根、刺激政策”,硬要把經濟增長速度再往上拉1、2個百分點,中國現在也有這樣的增長空間也做得到,但是它很可能帶來的結果是會犧牲經濟增長的品質和效益。因為2008年以後我們已經試過一次,那一次的擴大內需的刺激方案,應該說它有正面效應,但也有負面效應。比如說在2008年之前,中國投資回報率和各項經濟效益指標,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得多。過去為什麼我們人民幣長期有升值的壓力?是因為中國的投資回報率高,我們知道資本是趨利的,所以國外資本都搶著到中國投資,這樣使我們國家就面臨著巨大的升值壓力。到2004—2013年整整十年,人民幣兌美元升值了36.8%。而為什麼2014年以後突然我們變成了貶值的壓力?是因為我們的投資回報率現在降下來了。
    講經濟效益,我們除了資金的投資回報率,還有勞動生產力,還有土地回報率,還有科技進步貢獻率等等。如果把所有的經濟要素的經濟效益放在一個指標裏面來計算,這個指標就叫“全要素生產力(TFP)”,這個TFP是非常重要的,國外真正搞經濟研究的學者,更看重的並非是一個國家GDP的增速,而是TFP的增速。在1979—2007年金融危機前,世界TFP年均增長速度大概在2.5%,但是中國年均增長速度可以達到3.72%,每年都比世界平均增速高出1.2%,所以那個時候為什麼國外資本都願意流入中國?但是2008年以後,雖然我們用政策把GDP增速提上去,但是我們的TFP現在降到和世界平均水平差不多。金融危機以後世界平均增速由2.5%降到2.2%,中國TFP年度增速現在也只有2.2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中國真正的問題,是經濟增長的品質和效益,是我們投資回報率的問題。表面來看是因為成本大幅上昇和產品價格的下降,兩頭一起把實體經濟利潤擠得比刀片還薄,這確實也是事實。
    這些年我們勞動力成本上昇,土地成本上昇,環保成本上昇,社保成本、稅費成本各方面成本在上昇。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們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後,中國圍繞著外貿出口所構建的產業鏈,勞動密集型產業等等,都開始嚴重產能過剩。2014年以後房地產發動機熄火以後,我們圍繞著房地產構建了中化工業產業鏈也都開始嚴重產能過剩,所以中國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PPI)到今年4月份連續50個月,也就是4年2個月連續下降,去年後4個月最大降幅同比下降5.9%。
  這種企業的產品銷售價格不斷下降和成本不斷上昇,兩頭一擠,確實我們利潤沒了,投資回報率下降了。但是,中國經濟增長和品質的效率更重要的是我們經濟增長的動力轉換,現在可以說出現了青黃不接。過去中國主要是靠便宜的勞動力、土地、資本,這些廉價要素來驅動經濟的高速增長。
    當我們中國進入了中等偏上收入國家以後,勞動力成本、土地成本都在上昇,這個時候我們國家必須要完成一個轉型,就是由要素驅動型向科技創新驅動型來轉型。但是中國連續兩個五年規劃,在科技創新方面,沒有完成任務。
  中國每五年會制定一個五年規劃,中央政府的五年規劃會有32個考核指標。這些考核指標一般都會留有餘地,“十一五”、“十二五”其他五年規劃指標都超額完成了任務,惟有一個指標連續兩個五年規劃沒有完成任務。這就是企業研發投入佔GDP的比重,十年沒完成。2010年是“十一五規劃”最後一年,按照“十一五規劃“要求企業研發投入應該佔到GDP的2%,但我們只達到了1.75%。
  2015年“十二五規劃“的最後一年,應該達到2.2%,我們只達到了2.1%。現在”十三五“能不能完成任務?應該說都面臨著巨大的考驗。
    因為按照國家中長期科技發展規劃綱要,2020年研發投入佔GDP比重,應該要達到2.5%。也就是說五年提高0.4%,過去我們十年都沒有完成提高0.4%,我們五年要提高0.4%,更何況經濟總量越來越大,0.4%絕對量越來越大。當你需要科技支撐經濟增長,作為我們經濟增長的新動力的時候,你發現十年來你的投入不足。所以今天的苦果其實是十年前就種下的因。
    如果現在加大投入,到得出科技成果還需要一定時間。這個對於我們國家來講,現在舊的動力,在減弱,而新的動力上不來,是我們經濟品質和效益下降,經濟增速減緩的最最重要的原因。
    針對這樣的病因的分析,中國經濟未來的藥方主要不是搞需求側的刺激,而是要轉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面。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要解決我們目前,經濟中間要素由誰來決定配置的問題。所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核心問題是解決政府和市場的關係問題,解決由市場來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的問題。
    過去中國剛剛改革開放的時候,因為我們缺乏企業家資源,所以政府特別是地方政府,事實上在充當企業家的角色,在資源配置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過去這種模式,咱們也不要一概否定,在當時的情況下,如果沒有政府起這個作用,勞動力、土地、資本,應該說沒有企業家把它黏和在一起,它是一盤散沙,那個時候我們政府這麼做,它起到了促進生產發展的作用。但是這樣一個政府督導型投資模式,幹好事效率很高,但是一旦我們決策失誤幹壞事效率也很高。我們經過三十多年改革開放,企業家隊伍成長起來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基本框架建立起來了,現在是時候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讓企業在科技創新、科技研發中,擔當主角。而我們政府這個時候,一定要透過轉變職能,慢慢的來把越位的地方退出來,把缺位的地方補上,把錯位的地方歸位,政府和企業、政府和市場要形成一種非常好的關係。因為過去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不僅僅影響了效果,還滋生了腐敗。“十八大“以後我們一方面要大力反腐,但另外一點要從制度上制止腐敗,核心就是要讓政府從經濟領域中,不要管不該管的事情,把這個權利關到籠子裏去以後,我們才能夠真正根治腐敗。
    對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核心就是“解決政府和市場的關係問題”,當然這裡面還有國有企業改革的問題,國有企業要透過混合所有制的改革,來增強活力。我們還要透過政府的減稅,來讓利於民,讓利於企業,增加實體經濟創造力。尤其是我們目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面臨的還有緊迫性的任務有五項:
    1、去產能。
  去產能核心就是要對“僵屍企業”動刀。我們說“僵屍企業”幾乎成了我們經濟中的癌症,它把經濟中的很多養分吸收走了,而我們新經濟應該說現在很缺養分。對“僵屍企業”該斷奶斷奶,該斷代斷代,透過對一些僵屍企業尤其是一些國有企業,我們去產能,這樣把經濟資源更多讓給新經濟去成長。
  2、去庫存。
  這是我們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緊迫新任務的第二項,主要是針對房地產,三四線城市去庫存任務更重要。
  3、去杠杆。
  中國企業的杠杆率,債務負擔率,現在太高太高了。美國企業杠杆率只有70.1%,而中國企業杠杆率到了166.3%。也就是說企業如果有100塊錢自有資本金,借債借了166.3塊這麼高的杠杆率,當然我們說把企業現在光利息負擔就壓得喘不過氣來。2015年全部新增社會融資,最後有47%的資金,用於利息的形式回到金融機構手中,這個對於我們傳統企業來講,現在利息,利滾利,這個雪球越滾越大,融資負擔非常重。另外一點,我們還有很多現代高科技企業,現代服務業企業。由於他們沒有資產可抵押,他們是輕資產企業,我們金融機構又以抵押貸款為主。所以大量資金在金融機構內部空轉,而不能支援實體經濟發展。資金由金融機構向實體經濟輸送養分的渠道,現在堵塞了。透過去杠杆,我們核心的就是要讓企業今後融資更多的到股市去融資。
    4、因為這個融入的資金是企業股本金、資本金是企業債務負擔率的分母,這個融得越多,我們的負擔率、杠杆率往下降。過去我們主要依靠去發債券,或者是銀行貸款,這樣融入的錢是企業進企業負擔率公式的分子,這樣融得越多我們杠杆率越高。這樣的話,未來我們中國必須透過金融模式轉型,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大力發展股市,大力發展資本市場,也包括大力發展期貨市場,來為我們降低杠杆率,起到金融應該做的輔助的工作。
    5、降成本。這裡我重點講一講降低勞動力成本的問題。這是我們實體企業這些年呼聲最高的問題,很多人把矛頭對準勞動合同法,認為這些年我們勞動成本提高主要是勞動合同法鬧的。根據我們的研究,勞動合同法頂多算雪上加霜,根本原因還是因為我們人口紅利的枴點已經到了。中國歷史上人數最多的十年是80後有2.28億人,80後需要買結婚用房的時候,就是房地產最火爆的十年,也是房價上漲最快十年。當我們為人口最高峰準備好了房子,準備好了鋼鐵、水泥、塑膠這些產能,我們卻突然發現,90後的人口,突然減少到了1.75億人,00後人口還會進一步減少到1.45億人。90後人口要比80後減少將近1/4,00後人口比80後人口減少1/3,世界歷史上從來沒見過任何一個國家在短時間內,年輕勞動力如此突然大幅度下降。我們現在為年輕人準備的這些產能都過剩了,不僅房子賣不出去了,鋼鐵水泥賣不出去,現在連速食面,連啤酒也不好賣了,甚至手機、汽車都不好賣了。現在賣得最好的是老年人用的紙尿褲,我們現在的人口結構變化,反應到人口紅利指標。
    什麼叫人口紅利?就是勞動力佔總人口的比重。歷史最高峰,2011年我們達到了74.5%,國際上一般沒有搞過計劃生育的國家,勞動力一般佔總人口比重在65%,但是我們由於搞了計劃生育,勞動力佔總人口比重比別的國家高9.5%。但是2011—2015年人口紅利迅速衰退,2015年比重降低到66.3%,和世界平均水平差不多。在這種情況下,2011年之前,中國每年滿16歲的年輕人的數量,會大大超過那一年滿55歲退休的老人,過去我們長期每年勞動力會淨增加幾百萬,但是2012年歷史發生逆轉。2012年老少相抵,勞動力淨減少345萬,後面幾年我們繼續減少244萬、371萬,去年減少487萬,今年2016年我們可能要淨減少勞動力超過500萬。
  現在對於中國來講,我們的勞動領域的主要矛盾,由過去勞動力供過於求,找工作難是主要矛盾,現在已經變為總量基本平衡,供不應求。但是由於我們產業結構沒有陞級上去,目前最最供不應求的,並非是高端勞動力,而是農民工,是保姆、醫院、護工。北京有一個單位準備3000塊錢招農民工,農民工一打聽說,3000塊錢就想招農民工,招個大學生還差不多。我們現在很多女同志自己受過高等教育,但是最近五年白領不怎麼漲工資,家裏保姆年年漲工資,有的覺得不對了,這跟自己的工資一樣高,有的人生氣了,說把保姆辭了吧,我老勸他們,我說未來90後當保姆、護工的人會越來越少,但是我們老齡化來了,所以他們工資漲得比你快,你首先要坦然接受,另外一點還得往好處想,我們現在不是還趕上人口紅利尾聲,好保姆不好找,有好保姆再用幾年吧,現在不用將來更用不起。
    這種現象,2015年更加嚴重了。2015年歷史上第一次出現了流動人口第一次淨減少,而且一減就減568萬。過去一直以為農村還有很多剩餘勞動力可以向城市轉移。沒有了,現在開始進入城鄉爭奪勞動力的新階段。這個時候,對中國來講,我們勞動力成本必然會大幅上昇。金融危機以來,我國城鎮職工的工資,年均上漲13.2%,農民工工資年均上漲13.5%。當同一個時期,每一個勞動力所創造的GDP,勞動生產力年均上漲11.1%。
    學過經濟學的人都知道,你的工資上漲速度高於勞動生產力的部分,吃掉的就是我們企業的利潤。所以現在很多企業很苦惱,自己的利潤往下掉,但是每年招工不給人加點工資,連人都招不來。這個問題怎麼辦?對於中國來講,很多人動勞動力成本問題感到很絕望。其實沒必要,我們說未來中國解決勞動力成本問題,重點從兩個方面來用勁。第一個就是我們要儘量延長人口的數量紅利,另外一點就是大力開發人口的品質紅利。延長人口數量紅利兩個辦法,一個就是趕緊生孩子,再不生16年以後,勞動力更不夠了。
  去年我們宣佈放開生二胎,這是一個好政策,但是這個政策坦率來講來晚了。如果我們早一點放松的話,因為原來1977年決定搞獨生子女政策的時候,那時候認為就是搞25年一代,到2003年中國獨生子女政策就應該結束。但是我們多搞了13年,13年前如果你要放開生二胎,當時願意生和敢生的人比現在多得多,這13年恰恰就是中國房價上漲最快的13年,所以13年以後,在高房價地區,北京、上海、深圳這些地方,敢生二胎的都是英雄母親。我們北京人怎麼說?生一個孩子,生女孩是招商銀行,生兒子是建設銀行。萬一第二個再生兒子,那是匯豐(會瘋)銀行,一定會瘋掉。我們現在放開生二胎以後也沒那麼樂觀,因為很多人是不願意生的,因為養大一個孩子的成本太大了。
  最近幾年,政策調整可能趕不上形勢變化。比如說我們搞生二胎,當時計生委告訴黨中央說2014年會多生出200萬個孩子,結果到2014年底哪有200萬才有47萬。2015年更完蛋,不僅沒多生,2015年比2014年還少生32萬。所以2015年黨中央放開生二胎,一旦生育率下降以後,哪怕你將來搞獎勵生育政策,世界上沒見過任何一個國家出現生育率趨勢性反彈的,一旦降下來以後,生育率不會反彈的。少子化、老齡化,這是我們面臨的,將來不得不面對的問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中國恐怕必須要推遲退休年齡,明年中國將公佈推遲退休的方案,給大家五年心理準備期,2020年開始推遲退休,到2030年以後男女可能都得要65歲以後才能退休領養老金。
    建國之初我們政策是男55歲,女的50歲(退休年齡)。因為當時中國人均壽命只有65歲不到。但是2014年中國人均壽命已經到75.8歲,我們人均壽命現在在世界上名列前茅,在188個國家中,我們位居第58位。這是全部平均水平,尤其是大城市的壽命更長,像北京現在人均壽命已經到了81歲,外國人也弄不清楚,北京人又是三聚氰氨、地溝油,還霧霾,怎麼活到81歲的?但是壽命延長了,為我們推遲退休年齡,確實也創造了一定條件。同時建國之初那個時候工業大多數是重體力勞動,現在工業自動化水平提高,第三產業不斷發展,多數工作幹到65歲大家也能幹得動。
    所以推遲退休年齡,勢在必行。但是即使用這些辦法,其實最後我們根本的辦法,還是要靠開發人口的品質紅利。一個國家為什麼會掉進中等收入陷阱?是因為這個國家到了中等偏上收入國家以後,你的勞動力成本,你的土地成本等各方面成本提高了。但是如果你的產業結構沒有陞級,你仍然是以勞動密集型為主,這個時候你跟低收入國家和中等偏下收入國家比,你的勞動力成本比不過人家。當產業結構沒有陞級上去,技術上你又比不過發達國家,現在中國現在我們勞動力成本比越南高3倍,以柬埔寨、緬甸高5倍,我們比勞動力成本,這些國家我們都比不過。如果我們產業結構升不上去,我們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存在,我們就會出現“高不成低不就”的現象,這個時候國際競爭力就會下降,經濟會陷入停滯。對中國來講,沒有退路,我們必須要讓整個產業結構,透過“製造業2025”和“互聯網+”,和我們“創新型國家”,一系列的行動,來提升中國的科技含量,提升產業結構,技術密集型產業的比重。
    所以對中國來講,如果我們能把產業結構提升上去,我們勞動力成本的優勢仍然還存在。有利條件是中國我們與發達國家比,我們的人均受教育年限,現在已經提前達到了發達國家水平。中國,我們高中普及率已經到了86.5%,連大學普及率,2014年到了37.5%,2015年到了40%。中國大學普及率現在高於法國,高於瑞士,高於挪威,高於很多發達國家。每年畢業760多萬大學生,我們為產業結構準備好了人力資源。
    一部分技術密集型產業,已經從中受益。比如像華為,華為去年雖然他的人均收入工資加上分紅,人均是47萬。但華為這麼高的工資,這些工程師與歐美同檔次技術工程師相比,他們的工資只有歐美國家工程師的1/5,特別是西門子集團曾經到華為做過一個調研,結果他發現華為的工程師晚上老加班,他說華為每年這些工程師要幹2750小時,說我們西門子這些工程師老休假,一年才幹1300—1400小時,表面上工資差5倍,攤成每小時工資成本差10倍。如果我們產業結構能陞級上去,我們結構勞動力成本就不再跟越南柬埔寨比,我們更多和發達國家比,要這麼比我們人力資本,仍然有巨大的優勢。
    對於中國降低勞動力成本,有得人說政府能不能出台政策,凍結工資。或者我們把《勞動合同法》取消?這是不可能的,惟一出口就是透過產業結構陞級,加大研發投入,我們把產品結構、產業結構,我們生產技術結構,陞級上去以後,我們更多的跟發達國家去比。我們仍然還有勞動力成本的優勢。
    雖然工資成本仍然在漲,但是這種上漲是建立在技術進步基礎上,勞動力成本提高基礎上,我們說這種上漲是可持續的。供給側改革第五項任務叫“補短板”。
    對於很多人來講,剛才講的“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杆和降成本”,這四項任務,幾乎都是給經濟做減法的,都是要減速的。但是中國有一個重要的任務,為了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2020年我們經濟總量要比2010年翻一番,包括今年在內十三五我們經濟增速必須達到6.5%,我們一方面要三去一降,另外一方面我們還要透過補短板,對經濟增速托而不舉。經濟增速到6.5%以下透過補短板托一托,讓它不掉下去。但是我們無疑要把經濟增速拉高,未來在6.5%穩住,經濟走出L型,這就是我們未來希望看到的局面。
    但是去年,如果我們去年下半年不采取“補短板”政策,有可能經濟要掉到6.5%以下。怎麼看出來的?我們說經濟有沒有後勁?一個主導型國家看投資有沒有後勁,投資有沒有頭勁要看沒有新開工項目。去年我們新開工項目增速降到只有1.6%,如果沒有新開工項目,2016年投資在哪兒?GDP在哪兒?在這種情況下,黨中央、國務院加大了“補短板、穩增長”的政策力度。我們透過對地方政府就有債務置換3.2萬億,另外一個透過國開行發債券給地方政府補充新開工項目資本金。去年下半年我們新開工項目計劃增速開始回升,去年年底終於從最低點1.4%拉到了新開工項目的增速,回到5.5%,但是這個還遠遠不夠,因為今年要保GDP增長6.5%,投資增速必須要高於10%。新開工項目今年1季度,我們高增長39.5%,所以一季度我們投資增速,終於穩在了10%以上。一季度這樣的一個投資的增速,背後當然就是我們貨幣政策的配合。
    今年一季度,我們投放了4.6萬億的貸款。這個貸款是“歷史之最”,過去沒有任何一個機構,放貸款放這麼多的。好多人以為,按照四個季度,前兩個季度佔全年貸款30%,後面兩個季度佔20%來算。一季度4.6萬億,全年我們今年貸款就要增加15萬億,而去年只有11.7萬億,我們貸款要增長25%。所以好多人,對中央補短板政策,有了一些誤解,於是出現了狂炒螺紋鋼,狂炒一線城市房價。在這個時候因為中央發現,大家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五項任務中,補短板的對經濟穩定作用,拖而不舉的政策,產生了誤解,所以權威人士前一段時間,以答記者問的形式,試圖要糾正大家的誤解,包括市場的誤解,也包括我們地方政策官員的誤解,讓大家全面理解,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要的思路,和五大任務,它是一個整體。
    所以未來我們對於政府透過補短板的政策,來保經濟增長6.5%這方面的舉動,大家千萬不要看作是走老路,政府又重新大放水。事實上我們4月份,貸款增速,4月份同3月份相比,環比新增貸款減少了60%,好多人一下子從3月份非常樂觀,到4月份一看貸款減那麼多,公司又季度悲觀,貨幣政策沒有改變穩健的趨向,中國現在沒有必要搞緊縮性貨幣政策。前一段時間我們只是配合新開工項目放得多一點,後面仍然會抉擇。從目前來講中國貨幣政策繼續寬松,仍然還有空間。一個國家貨幣政策是緊縮還是寬松,它最主要的依據是物價。這個物價叫“核心通貨膨脹率”,和我們一般講的CPI通貨膨脹率還不一樣,因為其中食品價可能受天氣的影響,所以要把食品價格去掉。
    還有就是能源價格,比如我們那麼多石油,萬一中東打仗石油價格爆漲,這個跟我們貨幣政策也沒關係,所以要把能源價格去掉。把CPI中能源和食品價格去掉以後,計算的通脹率CPI叫“核心通脹率”,貨幣政策是根據它來決策。一般每一個國家都是把核心CPI2%—3%,作為最理想的狀態。我們今年1季度核心通脹率,只有1.4%,離2%還有一段距離。所以只要低於2%,貨幣政策應該還可以。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們還可以進一步擴張,進一步寬松。
    由於一季度我們放得多了,所以4月份、5月份,暫時先觀察一下,前面放出去的貨幣對穩增長作用怎麼樣。下一步如果我們經濟持續好轉了,我們可能貨幣政策就用不到很大力度的放松。但如果經濟又掉下來了,我們還有空間可以進一步放松,所以今年就是一個決策的過程。
  對於貨幣政策的變化,尤其這種月份的波動,沒必要過度解讀。總體來講,未來五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我們十三五規劃整個經濟政策中的一條主線,中國必須要透過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杆,來給經濟肩負,解決過去存在的問題。
    同時,要千方百計給我們企業降低成本,恢復實體經濟的活力,另外中國經濟中,我們還有很多短缺的地方,包括基礎設施建設,包括公共服務還有短缺,以及各個產業都有技術陞級的空間,這就是我們補短板的空間,把這五大環節有效的組合在一起,爭取十三五時期我們經濟保持6.5%以上的增長,我個人充滿信心。
    在這個過程中,新舊動力的轉換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我們中國經濟由L型變成U型,可能需要幾年時間,大家對經濟轉型要有一點耐心,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無論是鋼材價格還是我們石化產品價格,包括塑膠的價格,由於我們的產能還沒有去掉,所以如果說大家對政策樂觀,出現了情緒性的往上炒作,它也不可持久,一旦工廠覆產,價格回升到一定高度,又會取得新的平衡。
    前一段時間可能有一點超跌了,所以回升了,但是回升到一定高度,比如說鋼鐵,3月份的時候曾經達到了2009年5月份以後歷史第二水平,生產一噸鋼那麼多錢,大家拼命覆產,但是經過4月份、5月份大家覆產以後,最近鋼鐵產量上來了,鋼材價格慢慢回落,又會找到一個新的平衡點,中國目前不具備大宗商品價格和工業品的價格持續走高的宏觀經濟基礎。在這個過程中整個波段性的上漲和下跌,雖然給我們做交易會創造一定的市場交易機會,但是千萬不要對於一味做多和一味做空故意佈置,整個世界經濟現在幾乎可以說是方向不明。
    因為全世界各國央行掌門人對未來世界會出現通脹,還是出現通縮,幾乎都失去了方向感。美國,應該說是世界經濟最好的,他們都開始加息,加息意味著他們要防通脹。最近人家問美聯儲主席阿瑟,說6月份會不會加息,他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反而告訴他們,美國經濟將來出現變化以後,負利率也不是沒有可能,美國並不排除負利率的選項。
    也就是說他(阿瑟)都為美國防通縮在做準備,世界上現在有五個國家開始出現負利率,所以中國說我們將來政府啟動經濟,是不是一定能夠像過去一樣,把價格搞上來?這個可能性並不大。出現通脹,現在沒有多少人有這樣的預期。一旦經濟往下滑,世界各國也還是會采取短期的貨幣政策,來儘量防止嚴重的通縮。
    在2016年我國不會有大的通脹,也不會有大的通縮,這種市場交易的機會中,絕對沒有一味地堅持做多頭和多空頭的機會,必須要講波段操作,要非常靈活,快進快出,可能才能捕捉到市場機會。
    因為時間機會,我跟大家分享這些資訊,講得不對的地方請大家批評,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