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商品交易所

        

浙商期貨有限公司總經理 胡軍

來源:發佈時間:2017年05月24日

  感謝大連交易所給我這個機會,也感謝大會讓我來跟大家進行交流。給我的題目是《場外期權》,我們今天來開會的產業用戶會比較多一點,對期貨這十年來已經慢慢地變得不那麼陌生的,但期權還是比較陌生的,在加上“場外”二字大家會更陌生。

  作為我來說,我給大家介紹一個新的工具,但我覺得首先站在一個我們企業最需要什麼的角度來給大家講解這個工具。

  我在接到這個題目以後做了一個事,我想我們塑膠企業到底需要什麼?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走訪了多家現貨企業,我去整理總結了一個案例,這個企業跟大部分企業的需求比較相近,所以我就以它為例子來講解。

  這是寧波的一家企業,它主要是MTO裝置,用甲醇去制烯烴生產的企業。它每年主要透過進口甲醇來生產烯烴,年甲醇的需求量約在200萬噸左右,生產有幾個分廠,產成品是60萬噸左右的PP,50萬噸左右的乙二醇以及其他的化工產品。因為期貨裏面甲醇和PP已經有品種,還有一些品種沒有期貨,所以這裡就不舉例了。

  這個企業的情況是這樣的,它的整個生產產業鏈是比較長的,平時哪怕是將庫存壓縮得再少,也需要一個月左右的原材料的庫存,特別是到了春節期間,其庫存量會比平時更大一點。

  我去調研這個企業的時間是在上個月,那時候的甲醇是在2500元/噸的價格,其主要產品是PP,當時PP的銷售價格是7800塊錢左右,比現在略低一點,今天甲醇的價格是2300多,PP約8000塊錢,那時候稍微便宜一點,因為PPT上寫的是那個時候的價格,我就以那時候的價格來舉例。他當時遇到的問題我給他整理了一下:

  第一個問題就是甲醇進口,甲醇進口的時候,他最希望的是甲醇的采購價格是最低價,每個企業的想法應該都是這樣的。所以在需要甲醇作為原材料的時候,他不希望采購價格更高,這是第一個需求。

  第二個需求,他的產成品,當PP銷售的時候,它希望的是越高價格越好,它希望市場價格不要下跌,這是第二個需求。

  第三個需求,他有一個月的庫存,這一個月的庫存以原材料、半成品、產成品的方式在他的企業裏。這時候他不希望庫存在企業裏時價格是下跌的,他希望他已經買進來的東西價格永遠是越高越好的,大部分的企業就是這個需求,這個時候我就在考慮了。

  如果用這種方式如何解決這種情況?

  第一我們肯定是採用企業內部降成本的方式,這麼多年下來,我們市場化經濟運行至今,大部分的企業能夠想的辦法都已經想了,已經沒有辦法了,我相信這個企業也已經把自己能降的成本降到最低了。

  第二,這幾年期貨發展了以後,有很多的企業開始用期貨做套保,但這個企業跟我說它也用期貨做過,但現在不做了。為什麼?他說期貨的價格波動實在無法把握,特別是甲醇,因為他用甲醇,他說甲醇的波動越來越大,他根本就無法把握。所以他現在說期貨也不用了。明日的李總用期貨用得非常好,但大部分的企業確實沒有這方面的人才,所以他想要用期貨做保值,確實有很大難度。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怎麼辦?當時我跟他說,我們給你一個新工具,我給他做了一個解決方案。

  第一個解決方案,首先要解決的是甲醇,購買原材料的時候怎麼能夠用比較低的價格買到他想要的原材料。我當時跟他說我給你一個權利,讓你保證甲醇價格,比如今天甲醇的價格是2500,2500的價格,你認為你是可以接受的,那2500的價格,你認為這個價格是相對比較低的價格,那行,就2500,我保證你以後都用你認為可以接受的2500的價格去采購,以後漲上去了也用2500的價格去采購,這是我給他出的第一個方案。

  當時是4月份,按2500的價格,我和他約定,以2500元/噸的價格給企業一個保護價。即未來的三個月時間,這三個月的任何一天,當市場價格上漲的時候,任何一天,只要他想采購,他就能夠用2500塊錢/噸的價格去采購。

  這時候大家要問了,跌下來怎麼辦?跌下來沒關係,這時候市場上到處都是便宜貨,自己可以去采購。其意為:對他來說,鎖定了風險,但沒有鎖定利潤。我給了他一個方案,讓他鎖定風險,如果價格對他有利,當他有利潤的時候,他不鎖定利潤。

  好比這個圖上寫的,當價格如果高於2500以上的時候,我保證他2500的價格能采購,低於2500的時候,他用更低的價格采購。當然,他為了拿到這麼一個權利,他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這時候我跟他說,假設100塊錢一噸,那天我說要不我們做一單試試,你付100塊錢/噸是否可以。

  這個方案我想大家應該非常容易聽懂,這個方案的最大好處是當價格下跌時,我們的企業可以用更低的價格采購,你可以穫得更多的利潤。那當價格上漲的時候你就可以鎖定風險,用約定保護價2500塊錢采購,你可以不增加成本,這是第一個采購原材料的解決方案。

  第二個解決方案,因為他擔心其產成品銷售以及原材料的庫存問題。這時候我告訴他,我再賣一個東西給你,當其PP價格下跌時,你用我跟你約定的價格來銷售。比如PP的價格當天是7800元/噸,對他而言,已經基本上能夠保證自身企業生產利潤的時候,他認為可以接受7800的價格,我跟他約定一個月的時間,我給你保證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時間之內的任何一個時間,如果價格還想賣,價格比7800要低,怎麼辦?我保證他用7800的價格賣出去,如果是漲上去,市場上用更高的價格,你自己賣。當然,他要付我成本,我當時跟他講200元/噸。

  這個方案一個非常好的優勢:第一,價格上漲時,他可以以更高的價格去銷售,不影響其銷售利潤;價格下跌的時候可以保證7800的價格可以銷掉。市場上下跌的風險可以不用承受。

  所以,我給了他這兩個方案,當然,半成品的方案、庫存的方案是和產成品銷售的方案是一樣的,這兩個方案可以採用一個方案來解決。當時企業提出這兩個問題之後,我給他提了這兩個方案。

  這個企業馬上就給我提了問題,他說這個方案挺好,我挺感興趣的,但你收有這麼多錢,是不是太貴了?他第一個問我,甲醇你要收我100塊錢/噸,PP保一個月要收200塊錢/噸,是不是太貴了?我認為這個問題提得挺好的,我就回來整理了一個資料,大家今天可以來看看到底價格貴不貴。

  我整理的是以PP為例,PP的近三年時間的每一周的價格波動的圖,我用的是當周的最高價減最低價除以上周的收盤價,基本上是當周的波動。從這個波動上可以看出來,PP近三年的周波動平均是250塊錢,波動的範圍基本上是50塊錢到800塊錢,這是一周的時間。

  這是PP的月波動,PP從2014年到2017年的三年時間裏,平均的波動時間在700塊錢,波動的範圍在2.65%—19.73%。

  這是PP的季波動,每一季的波動在1500塊錢。你們看這樣一個情況,我給他保的是一個月的價,那我們比較一個月的PP波動,我給他保一個月的價200塊錢,但PP的月波動是在平均700塊錢,範圍在2.65%,乘上8000,在200-1600塊錢的區間內波動。我給他保了以後,這當中的任何一天,只要價格有波動,超過200塊錢,有這個波動,他就可以賺回他的200塊錢成本,他就會有超額收益。那這個情況對大家來說很明顯,除非你是在最高點或最低點,否則的話,對你來說是非常有意義的一個事,成本完全可以從價格波動裏收回來。這是他當時給我們提的第一個問題,我們給他做這個方案,我們賣東西給他,我們是有成本的,所以我們必須收錢,但對他來說,這一點錢跟其價格波動比較肯定是很划算的。

  他當時問我的第二個問題,企業的保護價到底怎麼定?我剛才說了PP,PP7800的價格,大部分的企業到底怎麼定這個價格,參考因素。如果一個企業想要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你可以找相應的專業人士問一問。一般的情況下下來,你可以參考幾個因素:

  第一,企業的生產成本。你要去保一個價,對於企業來說,這個價格肯定是企業能覆蓋你的生產成本和保證企業的基本利潤,這兩點你能夠保證了就基本沒有問題,所以生產成本對你很重要。

  第二,市場價,為什麼市場價很重要?比如今天PP是8000塊錢/噸,你要讓我給你保9000塊錢/噸銷售,沒問題,今天8000塊錢的市場價我可以給你保9000,但你想一定會很貴,因為我白送了你1000塊錢/噸的利潤,肯定很貴。假設是8000塊錢,給你保7000也能保,但你白送了1000塊錢,我肯定很便宜,或者變成我倒貼你了。所以,市場價格也很關鍵。

  還有一個是期貨和現貨的價差。因為我們去保的時候,比如PP要銷售出去的時候,現貨價格很高,期貨價格很低的情況下,那你得用現貨價格去保,期貨和現貨決定了你最終保的情況。

  第三,保多少時間,怎麼保?保的時間就看生產周期,一般情況下我傾向於原材料的采購保的時間可以長一點,但產成品或者是庫存,你可以算一下多少時間就會銷售了,你保這個時間就夠了,因為一般的情況下,你保的時間越長,價格越高;你保的時間越短,價格越低。不需要保的時間太長,那就浪費了。還有一個是價格波動的周期,如果你這認為價格波動對你是有利的,就不需要保,或相對的保一點就可以了。

  再是對於未來價格波動的判斷,保是因為你對於後世看不清楚,如果你認為後面的價格不會動,你完全沒必要保。

  我們總結一下新的業務模式到底有什麼好處:

  好處之一,我們跟期貨相比,首先要套期保值,要預測今後期貨是漲還是跌,我怎麼來做套期保值,但如果你用這種方式來做套期保值,你只需要預測一下今後這個價格會不會有波動,如果不會有波動,就不要去保;如果認為你後面是看不清楚的,或者你認為波動是會很大的,那你再去保,這是第一。

  好處之二,與期貨相比,萬一你保的方向不對了,你需要追加保證金,這裡是你不需要追加任何保證金,你只要保完,跟我協議簽完,躺著睡覺,到最後結束的時候就行,我們中間會提醒你什麼價格對你有利,你可以考慮一下有沒有必要,先行權或結束,你可以穫得你的補償。

  從整個方案上來說,我們的企業最怕價格波動,我去走訪這家企業,很不客氣地跟我說:你們這個期貨害死我們了,他說甲醇沒有你們還好,有了你們以後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波動太大了,我們企業無法適應。我說你用了我這個工具以後,如果價格不波動,你肯定來找我了,對於你來說,你最好價格波動得越劇烈越好,月波動是2000塊錢到1600塊錢,您最好是2000塊錢到1.6萬,那你就很賺了。這個時候你會從害怕期貨到希望期貨到希望期貨給你賺錢,這是一個根本的轉變。

  還有一點變化,期貨是需要你自己去保持的,用這個方案,你讓專業的人去做專業的事,你需要做什麼,我給你一個方案,你了解清楚這個方案最壞的情況是什麼,什麼情況下你是會賺錢的,你需要行權了,你只需要這兩點就可以了。它不像期貨,你想要做8月份交割,只有9月份的合約。你想要浙江的,我只能給你交割到廣州,這在個性的期權方案裏頭都可以實現。所以,這個新的方式比我們傳統的期貨更容易讓企業掌握。

  說完這些以後,我想跟大家說說從企業的發展情況來看,我們企業需要怎麼發展。我們自己底下也有一家子公司,做現貨貿易的,大部分的現貨企業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是傳統貿易階段。傳統貿易階段,我的理解,在2000年以前,從建國一直到改革開放,一直到2000年的過程當中,我們做的都是傳統貿易,就靠囤貨掙錢。為什麼?因為那時候價格是單邊上漲的。我們這輩人在讀書的時候告訴我們中國的“三大矛盾”,其中一個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求和落後的生產力之間的矛盾,為什麼?因為我們之前的貨物是不充足的,在這種情況下,你只要囤了貨,價格就會漲,利用這個來賺錢。

  第二,用資訊不對稱來賺錢,甲地的生產地的貨特別多,它的價格就低,乙地是消費地,它的貨特別少,需求量特別大,它的價格就高,我們利用資訊不對稱來賺取地域之間的價差,這是傳統貿易。但發展到後來,特別是在2010年價格,價格開始劇烈的波動。2010年以後就開始出現了單邊下跌的趨勢,供給側太過剩,供給過剩。供給過剩的情況下怎麼辦?這時候我們的企業就無法承受,新型的模式就開始出現。有些很動腦筋的企業開始出現一些新型業務模式,它零頭寸的業務模式,這個時候手上不囤貨了,我有了囤,我直接對衝掉,我拿著貨,直接期貨上對衝掉,這個時候對我來說,無論我了多少貨在手上,我永遠是零頭寸,是零頭寸的基差貿易方式。

  如現貨企業,今天PP塑膠企業,很明顯,現在有了好幾個塑膠的期貨品種,塑膠現貨行業裏邊品牌更豐富。我今天在交流的時候,有人說塑膠的上游企業漲價漲1000塊錢,下游企業漲1500塊錢,下游企業跌價跌1000塊錢,下游企業跌1500,這裡面我在買貨的時候先買進,期貨上賣出。當價格開始跌的時候,跌了更多的品種,我把手上的品種換成跌的更多的品種。當價格往上漲的時候,我把我手上的品種換成,那時候我已經賺錢了,我就賣掉,換成還沒有漲多少的品種,我再這裡面賺基差的錢,期貨與現貨之間的價差,賺它的錢,期貨還有很多品種、很多合約,我賺它們波動的錢,這是這幾年的新型貿易模式。

  我底下一家子公司2003年成立的,當時我給了一個億註冊資本,一年以後變成了兩個億,今年又給了它一個億,變成了三個億。從2013年到現在,每一年穩定盈利20%—30%,就是靠這種模式,它完全沒有風險,不冒一點風險,就做基差貿易,手上零頭寸,每一年穩定在20%—30%的利潤。剛才明日集團的老總項介紹,明日在整個行業裏基差貿易也是做得非常成功的一家企業。這是第二個階段。

  今後會怎樣?我昨天跟廖總在聊天的時候,廖總當時就問了我們大商所領導一句話,他說以後會怎麼樣?我認為現在已經來了,而不是以後。昨天下午,我們的分論壇上,許彥在他的PPT裏講到現在整個的塑膠行業已經出現很明顯的整合,下游企業越來越困難,越來越往集中。上游企業不明顯,下游特別其中,這個情況不是在塑膠企業單純存在的,不是在化工行業,整個中國現在都存在這種趨勢,即上下游的整合,這是一個趨勢。現在已經開始,而且今後會越來越快。

  那怎麼在整合過中,我們的企業怎麼辦?怎麼生存?是我去整合別人,還是被別人整合?我給大家舉一個例子,我去調研了另外一家企業,這家企業剛好是寧波的這家企業的下游企業,這家企業是浙江的另一家BOPP生產企業,年生產10萬塊錢/噸的塑膠薄膜,隨產隨賣。采購PP粒料,剛好是我剛才介紹的寧波這家企業的下游企業,它就采購它的,它的產業鏈特別長以後,它平時的PP一定都有庫存,石化行業的普遍特點,春節期間備貨特別高。他說這幾年他們做得很辛苦,每一年代都在做搬運工,我們已經做到極致,我們非常勤勞,但現在好像很困難,未來會怎麼樣,真的看不到,他是這樣跟我說的。

  他遇到的最大問題是什麼?我去他這家企業之前,我以為他的問題是他要采購,要怎樣降低采購成本?他說不是的,他說他企業的最大問題是當他采購來了以後,庫存放在那兒,這麼多的庫存怎麼來保持?他的需求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就在想,如果寧波的這家上游企業怎麼來做,給下游企業做服務,能夠把這家企業的需求解決掉,如果能夠解決下游企業,寧波的這家上游企業的生產潛力會更大。

  怎麼辦?我幫他們做了一個方案,還是第二個PP的例子,銷售為7800噸/噸的銷售。假如還是剛才的,2000塊錢一噸賣給了這家寧波的企業一個權利,讓它防止下跌,他把我賣他的權利直接轉走,賣給了浙江的這家生產BOPP的企業,加60塊錢,結果怎麼樣?

  結果很神奇,先看上游企業,上游企業7800塊錢一噸銷售給了浙江的這家企業。銷售完以後,如果價格不變,那對他來說,銷售7800還是7800,收入,因為他把我給他的這個權利260塊錢賣掉了,所以他拿到的260塊錢/噸的利潤,同時他付給我200塊錢/噸,所以對於這家企業來說銷售了一噸7800塊錢,同時得到的60塊錢的利潤。價格上漲對他來說一樣,價格上漲7800塊錢/噸,它還是銷售了,收入260,他還是拿進了,支出200塊錢,同樣要支給我,這個時候對他來說因為價格上漲,下游企業不用擔心價格跌價,所以它不需要賠償給下游企業,所以它來說沒有辦法。那價格下跌了怎麼辦?價格下跌的這個時候,對於這家企業來說銷售沒有問題,不變。但它需要賠給這家企業,比如6000塊錢一噸的價格,那對它來說7000塊錢/噸給人保的價,每一噸要賠人家1800塊錢,但沒關係,因為我會賠給他。我同樣要賠他1800塊錢/噸,所以他把我賠給他的1800塊錢/噸賠給下游企業,對他來說還是一樣的結果,他還是能掙60塊錢,他還是能用7800銷售。所以不管價格如何波動,對於寧波這家企業來說,對它是不影響的。

  但我們再看這家下游企業,這家下有的浙江企業7800采購了PP,同時付出去了260塊錢,如果價格不波動,對它來說就是多只了260塊錢,這是它的成本,這個成本是在它支出的時候已經預見了的,這是它可承受的成本。當價格上漲了以後,價格漲到9000塊錢一噸,這對於它來說是好事,因為它在7800已經采購的,沒有影響。如果價格下跌至6000塊錢/噸,這時候怎麼辦?沒關係,因為上游企業會賠給他1800塊錢一噸。

  所以,整個方案下來,上游企業完全可以把下游企業的庫存風險給管理掉,這個時候大家會問一個問題,這家企業可能會說200塊錢/噸的價格從你這兒買來,我在260塊錢/噸賣給下面一個,他會同意嗎?你可能會問這個問題,我跟大家說,如果我是寧波這家企業的波士,我其實是很願意200塊錢直接賣掉,我不要賺這60塊錢,我甚至貼10塊20塊錢也願意賣出去。

  為什麼?因為透過這個方案的整合你就將下游用戶給固定了,甚至可以賺擴大再生產的錢,你最終的利潤來源不是在賺這60塊錢,你最終的利潤是鎖定你的下游用戶,並且將你的下游用戶給擴大化,最終你賺的是擴大再生產的錢。所以,這對於這家上游企業來說特別好。

  另外一個,企業可能會問我,你給我推薦這個方案,這麼複雜,對我來說你是不是就想200塊錢/噸把你的東西賣給我。其實你又誤會我了。我今天給大家舉的是最簡單的例子,當企業理解了這個方案以後,下一步應該做的是什麼?不用從我這裡做拿一個權力過去了,你企業完全可以用你的庫存來代替我賣給你的200塊錢/噸的權利,你可以用你的庫存來做風險的對衝,那這個就相對比較複雜。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私下交流。

  所以,用習總書記在剛剛結束的一帶一路上的講話來作為我這次的結束語,“歷史是最好的老師,無論相隔多遠,只要我們勇敢邁出第一步,堅持相向而行,就能走出一條相遇相知、共同發展之路”,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