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商品交易所

浙江明日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兼化工事業部總經理 邵世萍

來源:發佈時間:2018年06月27日

  邵世萍:各位領導、各位來賓,大家下午好!我是明日控股的邵世萍,今天很高興主辦方大商所的邀請讓我在這裡有機會和大家分享和交流。今天我分享的主題是《金融衍生工具助力塑化產業鏈轉型陞級》。我小清新了一下,前面加了“輕舟已過萬重山”主要還是想表達一下隨著金融衍生品市場不斷地完善,金融衍生品工具不斷地推陳出新,我們的塑化產業鏈經營思路、經營模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今天我想就兩個篇章跟大家做介紹。第一個篇章以時間軸的方式向大家介紹我們塑化產業鏈是如何發展和變化的,從而促進了整個產業鏈的轉型陞級。對典型的貿易模式和市場特徵做詳細的介紹和經驗的分享。

  第二個想跟大家一起暢想一下未來金融衍生品市場和衍生品工具如何再次助力我們產業鏈,達到完美結合,互相促進、進步。

  第一個篇章是2008年之前,這個狀態歸納一下,還是以采銷為基礎的傳統貿易模式。從金融衍生品的市場特徵來看,2007年大商所LLDPE期貨上市其實為我們整個塑化產業的上中下游企業參與價格風險管理提出了非常好的裏程碑的作用。從一個參與的主體來看,產業對期貨的認知,包括參與度是極低的狀態。

  參與的人群還是以產業外的投資者為主,當然基差、月間差和產業實際偏離比較大。也就是整個基本面和期貨價格是聯動的,並不緊密的。就像以我為例,我2004年在聚丙烯的時候未想到未來和金融衍生品打交道。

  從塑膠行業的特徵來看,我們從圖中可以看出,塑膠行業主營業務收入、銷售利潤率不斷走高,而且非常明顯。右邊可以看出主營業務收入保持在20%、30%的高增長,這樣高增長和高利潤時代導致了進入者不斷增多的狀態。

  在這個時間節點中整個價格都是呈單邊的趨勢,價格在25%的增長率。在這樣的一個市場情況之下,我們的上中下游又呈現了怎麼樣的一個市場特徵。其實上游的特徵,大家回想起來比較明顯,其實中石化、中石油是我們比較主要的貿易商。這樣的情況下價格比較優勢是非常明顯的,利潤比較穩定,而且比較豐厚,沒有參與期貨市場的訴求。

  對於產業鏈中游,大家也非常清楚,這個是搶佔市場資源、市場份額為首要目標。分銷利潤是我們中游貿易商主要的利潤來源。在高利潤的情況下其實對於下游企業來說,以擴大經營規模為下游工廠的首要目標。這個階段我們可以概括一下,我們覺得這個階段,整個產業鏈是沒有運用金融衍生品工具的訴求,而且金融衍生品市場跟我們行業市場幾乎沒有很大的交集和運用。但是塑膠期貨的初出茅廬讓我們對產業鏈的用戶、對期貨有一個比較淺的了解。

  我們把視角轉移到2008到2013年,這是金融衍生品對我們整個塑化產業是小荷才露尖尖角,2008年的金融危機為企業經營管理敲響了警鐘,大家經歷過2008年到現在都心有餘悸。這樣的情況下,期貨避險愈發突出,有很大的訴求。2009年的大商所PVC的上市其實增加了我們塑化企業運用金融衍生品的工具,塑膠行業的特徵就是價格暴漲暴跌,產業鏈包括傳統產業鏈都在夾縫中求生。

  塑膠行業特徵,我們可以看出在2012年之前宏觀驅動是非常清楚,波動非常大。從最高點和最低點將近一萬點,這樣的時間多數呈現高度的升水。這樣的高升水的前提下其實為套期保值提供了很好的市場基礎。

  2012年之後,我們可以看出整個產業驅動和價格是寬幅的振蕩。供應壓力在這個時候是慢慢凸顯,呈現一個期貨貼水的狀態。這樣的情況下我們上中下游在產融結合方面如何運用,產業上游仍然有絕對的話語權和定價權。高漲跌的區間、高升水其實對生產原材料的套期保值有很大避險的訴求。由於體制的原因,在這個階段大部分的上游是沒有進行套期保值,但是僅有部分的PVC上游參與了2009年的套期保值。

  產業鏈中游大家也經歷了金融危機,因此我們在這個階段利用自身強大的貨源組織能力,嘗試參與期貨的市場。到這個期貨市場嘗試還是以管理規避價格風險為主。我們2008年的貿易量是58萬噸,但是當時套保量幾乎為0。2012年金融規模突破了100萬噸,套保量達到了35%。這個體現了期現結合可以幫助我們企業做大規模。

  但是在套保運用過程中,上游、中游在運用過程中,套期保值是賺取了一定的利潤,但是不成熟,大量的增值稅是裸露的。但是認知到期貨可以作為價格風險管理的手段,整體的參與度是不多的,包括參與的人、參與的品種不是特別深入的。大量的非標品有裸露的風險,淡季套保是被動的到期交割。

  從左圖中可以看出2009年的PVC倉單量達到三萬張,第一年PE的倉單量達到六萬張。在參與度不高的情況下有這樣的倉單量可以很好地說明大部分套保實現到期交割,因此操作不靈活,資金有率比較高,效率比較低。

  產業鏈下游我們慢慢也認識到,開始關注期貨市場,但是對利用期貨市場進行工廠的產成品的價格管理理解不深,幾乎沒有參與管理。

  其實我們認為整個塑化產業鏈是為上游和中游實現了套期保值的功能。那麼期貨市場的避險功能在這個時候愈發突出。

  2014年到2015年這個期貨產業跨越式飛躍的一年,期貨大幅貼水,期貨的價格發現功能初見其效,有效引導了產業的周期聯動。

  2014年上市了我們的PP這麼一個期貨品種,再次增加了我們塑化企業金融衍生品的工具,讓我們金融衍生品工具品種多樣化,塑膠行業在這個階段中呈現了什麼樣的特徵?2014年國際原油的暴跌,整個能化板塊多數商品是維持趨勢性地下跌,2015年整個股市下跌對國內資產價格形成了一個拖累,大宗商品是走弱的過程。從價格波動幅度比較大,多數時間呈現貼水跟以上階段是明顯地不太一樣。賣出套保這個貿易模式就不存在了,那麼在這個階段中,貼水的情況下,以買入套保為主要的貿易模式。

  在這個階段,上中下游在產融結合方面是怎麼樣運用的呢?首先從產業鏈上游的特徵來看,其實這階段比較明顯的特徵是煤化工產品大量地上市,我們可以看出2013年PP佔比8%,到2014年、2015年達到22%—25%,因此上游競爭加劇了,上游的定價權和話語權轉弱。

  產業鏈中游認識到期貨庫存管理的功能,我們又買入一個套保。當時塑膠的實物庫存在整個社會是極低的狀態。改變了以往貿易商囤貨的模式,規避了價格波動的風險。當然期貨也推動了貿易模式的變化,從簡單的買賣賺取利潤,我們透過為下游提供服務賺取穩定的利潤,從而為用戶解決時間差、區域差、品種差,這為未來在區域和品種套利中提供了良好的運作基礎。

  我們這兩年為下游的用戶將近300家服務。同時在這個服務過程中,透過自身的服務能力,把期貨規定的時間或者交割的品種透過我們明日控股自身的服務能力轉化為用戶需要的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任何區域。

  同時增加了用戶的黏性,對下游用戶就是在鎖定利潤,我們在服務中有穩定訂單的大型工廠訴求是非常強的,而且減少了下游用戶的資金佔比。下游用戶集中精力放在生產和銷售方面。在這個過程中,下游在逐漸認知、理解運用金融衍生品,同時與上游合作,就是我們的上游的貿易商或者上游的合作方透過點價貿易模式改變了原先的博弈關係,成為合作夥伴關係,從而增加的黏性。

  因此這個階段,我們可以概括一下認為是點價交易為下游排憂解難,因此也是整個中游貿易商從傳統的交易商到服務商轉變的一個重要的節點。當然期貨價格也有效地引導了產業的周期聯動。

  我們再次把時間看到2016年,這個時候基差交易成為我們整個塑化產業鏈的弄潮兒。大家可以看到基差定價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除了我們產業外用戶在學習、運用基差交易的時候,有更多的投資機構和更多的期貨公司也進入到基差交易。那麼參與面不斷地增廣,品種增多,使得專業化競爭加劇。

  首先從價格表現形勢看,宏觀和產業共同驅動,價格是實現寬幅增長,再次進入升水,但幅度不深了。這個也可以表明其實參與者在擴大,也就是說整個產業鏈跟整個金融衍生品市場是聯系越來越緊密了。塑化行業是基差擴大、收展越來越頻繁,而且月間差的結構從升水、貼水之間解構過渡也越來越頻繁。這樣的市場特徵其實為我們的基差交易提供了非常好的市場基礎。

  在產融結合方面,我們上中下游如何運用,首先同上游的市場特徵看,金融定價和石化定價在這個階段進行了很大的博弈,慢慢地會覺得金融定價成為一個趨勢。

  上游企業在利潤波動顯著的情況下會難以把握,從而影響上游工廠的采銷平衡的核心訴求。產業鏈的中游,其實在價格快速波動的情況下,往往會造成競銷價格倒掛,我們只能被動接受。

  石化的出廠價、期貨的盤面價格、現貨市場價三者往往是一直在博弈,我們只能夠被動接受。當然這個基差交易的新模式以及行情的波動為中游資金的產生計劃的無序性,這個怎麼理解呢?其實基差在不斷地走高、價格不斷走高,或者基差不斷收展、價格不斷下跌的過程中,那麼對資金產生供需的錯配,中游企業在這個交易過程中資金有無序性。

  產業鏈下游受行情波動影響采購不穩定,呈現脈衝式的狀態,價格合適的時候,下游會采購的數量是不太穩定。

  2016年行情下我們認為基差交易參與人群、品種是在不斷增多,程度都在加深,市場越來越成熟,越來越理性,專業化競爭在不斷加劇的過程中。

  我們再次把視角轉移到2017年,隨著居民消費水平的提高,對塑膠的多樣化提出越來越多的需求,當然在這樣的情況下,其實對品種、區域的管理程度是我們中游貿易商之間核心的訴求。

  我們PE、PVC、PP這三大品種中,非標佔60%以上,非標有這麼大比例的情況下,我們如何運用呢?首先在這個階段中,我們認為期貨市場的避險、價格發生波動,在2017年這個階段愈發突出,而且金融定價逐漸成為一個趨勢,整個塑膠行業基本面的變化或者基本面的驅動成為我們期貨市場整個價格波動的核心。

  那麼塑膠行業的特徵,剛才我們說了非標的供應、管理、區域管理成為我們整個產業鏈核心的訴求。從產融結合方面,上游這個特徵來看,其實受金融衍生品市場的推動,由於區域價差越來越頻繁,全國統一大市場在形成,各個區域之間的價差越來越趨於縮小,促使上游開發新產品、高附加值產品,為滿足下游消費的陞級換代而努力,也在進行梯隊轉型和替代。

  我們慢慢發現渠道優勢才是我們產業鏈的最大優勢和生存之本,因此我們利用渠道優勢運作我們產業用戶當中最有優勢的價差套利、區域間套利,包括區域加上品種的套利,在這樣的運行中我們發現非標品和標品各個區域的價差波動還是比較明顯的。

  這是2017年貿易基數跟我們現階段的價差,從最高點的2200、2300到最低點的200。南北價差從最高點的600到最低點的負200,其實在這樣的運行過程當中,我們的中游貿易商可以根據我們以往的一個現貨的交易數據、上游的排產計劃,下游的淡旺季分析,透過庫存的分析,把庫存合理配置到我們最有優勢、價格低估的區域和品種,賺取資源配置糾偏的利潤。另一方面我們在優化資源配置,滿足市場的需求,從而保證整個產業鏈的良性的運行。

  在這個階段中,基差交易的加深,同業競爭越來越激烈,傳統的貿易商會越來越受到新型的期貨公司的衝擊。下游的特徵看其實產融結合的資訊對下游越來越有信心,下游工廠的能力也在加強,同時為滿足消費的陞級,對下游工廠也在加入機改的投入,提高商品的附加值,進一步提高技術的創新能力。其實下游的競爭也是越來越激烈,行業集中度也在不斷地上昇。我們認為這個階段區域的套利、品種套利,為基差交易多樣化提供了非常好的基差交易加深的模式。金融定價逐漸也成為趨勢。

  今年2018年是產融結合、金融創新之年,隨著大商所對期貨、金融衍生品特別是期權的推廣,特別是去年大商所對場外衍生品試點的項目,含權貿易的模式越來越被我們產業鏈認可。在認可過程當中也在逐漸地運用,我們明日控股也參與了這個項目。過去三個月中我們運作了近一萬的含權貿易量。我們在對產業鏈的服務中,發現對於上游而言,期權套保的含權貿易非常受歡迎,上游在支付一定保費的情況下,可以穫得一定時間鎖定交易價格的權利,滿足上游了產銷平衡的訴求。

  在下游,我們發現有兩個訴求。一個是原材料的管理訴求,當手上有穩定訂單的時候,就會有一個鎖定原材料最高采購價格的訴求,因此我們透過期權點價的含權貿易滿足下游工廠的穩定訂單,同時節約資金倉儲的成本。

  當然在淡季來臨的時候,我們對下游的工廠進行鎖定產成品最低銷售價格的權利,也就是期權套保的含權貿易。當我們的保價費用低於它的開停機費用的損失的這麼一個情況之下,對下游的吸引力非常地強,因此滿足了工廠淡季不停工的要求。我們服務了近100家企業,員工也在秉承服務實體為目的,當然我們的業務團隊也在不斷地學習金融衍生品知識,從而做到合理的創新,深入到上下游企業,進行面對面交流,真正地了解上下游的痛點和訴求。

  我們在這個過程中跟上下游關係越來越緊密,從而形成合作、互動的關係,為產業鏈上下游起了保值增值、規避風險的作用。

  對期貨不斷了解深入以後,我們對自身中游的庫存管理來說,期權也是一個很好的模式。剛開始的時候由於對風險的控制,我們會買入期權來代替特殊時期的一個套保和點價。當我們判斷整個期貨價格是單邊上漲或者單邊下跌的時候,我們會利用期權進行套保。

  我們發現市場環境振蕩的時候,我們手上有很大的實物,我們可以賣出期權降低自身的庫存成本,我們的庫存的成本在整個分銷中取得最大的優勢。因此這個模式在2018年的振蕩行情中還是運用得比較廣泛。

  因此我們在這樣一個深入運用的過程當中,我們透過期權等新型衍生品工具來優化貿易模式、庫存管理模式,從而更好地為產業鏈上下游用戶服務。

  我們剛才也看到了這十幾年,我們上中下游的企業其實在不斷地變化、進步。當然資本市場也越來越複雜,競爭也會越來加劇。我們的金融創新能力也在越來越加強、做得更好。

  我們看到從剛開始的買入賣出套保到最後區域、品種的套利、期權的熟練運用表示我們在進步、在努力。

  我們在當下展望未來金融衍生品工具如何再次地助力塑化產業鏈,如何達到完美的結合,如何促進產業鏈的轉型陞級。

  我們再次做一個探討。首先整個塑化流通領域發展趨勢的判斷。

  第一我們認為塑化衍生品領域是一個金字塔形,上游相對比較集中,而且數量比較少。中游和下游是相對分布比較廣,也是數量比較多,但是企業還是以中小企業為主。未來我們整個金字塔是不會發生根本的改變。上游集中度會下降,我們認為是參與者會增多,因為利潤相對還是比較好的。再加上我們原料的一個輕質化、多樣化,導致上游的競爭會越來越多,因此競爭也會加劇。產業鏈的中游,我們認為分銷商在中間發揮非常大的作用。由於中游貿易商服務能力、競爭能力不同會呈現分化的局面。當然也會在這個階段中會有新的跨界的企業進入,導致我們中游的競爭加劇。因此我們認為未來競爭能力弱、價值低的貿易商將會退出。

  下游其實也是集中度會上昇,競爭的加劇、消費陞級、政策監管、環保等國家的政策引導會導致下游的整合。那麼我們認為整個產業鏈的鏈條會縮短,效益會提升。

  第二個判斷是對合作陞級和服務陞級上的判斷。我們認為上中下游的一個最簡單的交易關係或者是協作關係,我們會轉變成一個社區商務的關係。單點的競爭、點對點的競爭是價值的競爭,必須有整套鏈條才能很好地競爭。

  服務也會陞級,從原先的一個傳統的交易的服務能力到需要你有一個綜合的服務能力、增值服務能力和協作服務能力,提供更全面的服務,資金流、現金流等等,未來服務也會陞級。

  整個金融機構和產業用戶如何優勢互補、如何協同、附和發展。金融機構的訴求肯定是服務實體經濟,我們產業用戶的訴求其實是價格風險管理。運用好金融衍生品工具是成為大家共同的目標。如何運用好金融衍生品工具,如何讓金融衍生品工具成為我們未來產業鏈協同、共同促進的工具。我們認為對於金融機構要加強管理、服務市場,保證正常運行。同時要加強推廣,鼓勵創新,真正走入實體、下游,了解下游的痛點和需求以後,推出更適合下游的金融衍生品工具或者利用期權的新型模式為下游排憂解難,要做橫向廣度的推廣應用。

  在產業垂直的深度上如何運用,中游貿易商是溝通上下游的渠道和優勢,中游貿易商把金融衍生品工具和市場作為我們產業用戶、下游管理最重要的手段和最重要的避險的領域。

  同時加強風控、有效管理,不斷地學習金融衍生品知識、不斷地創新,注入更多地活力,讓自己的企業成為百年企業。

  因此我覺得整個金融定價將成為產業的趨勢,並有效地引導產業資源合理的優化的配置。當然我們也對整個未來的塑化產業鏈保持很樂觀的態度和很大的信心。

  當然這個發展趨勢也和我們的服務定位相吻合,我們也會打造一個全面的服務商管理體系,我們爭取把上中下游的優勢協同起來、發展起來、共創價值,共創我們塑膠產業界的繁榮,共創塑膠行業美好的明天。

  今天我的演講就到此結束,謝謝大家的聆聽!非常感謝!不當之處還請多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