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商品交易所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資訊和市場部主任 祝昉

來源:發佈時間:2018年06月27日

  各位領導、各位嘉賓,今天上午好!今天上午給我這麼一個題目,其實我覺得也是比較難的,《貿易石化演變與石化行業的發展》。

  特別是這個貿易摩擦,可能大家也看到最新的新聞,我們從7月1號開始,從關稅,剛才張斌專家也說了一些。其實我更關注後面石化行業,有油、有氣,所以這部分也會變化。在這裡我分享一下我個人的看法,只是代表我個人,不代表我所在的單位,也不代表其他的,這裡頭僅供參考,大家就做內部分享,不要發朋友圈。

  今天分兩部分內容,第一個是貿易摩擦,第二個給大家介紹一下不確定因素下行業的發展展望。

  我想先從這個圖來看,大家所關注的為什麼有貿易摩擦。左邊是全球各國GDP的份額比重,我們很容易看到美國GDP是全球最大,而我們的GDP是第二位。從這幾年的發展情況來看,特別是今年,我們是改革開放40年。我們可以看到40年前也就是1978年GDP只佔全球的第15位,我們現在不僅佔到世界第二,而且在高速發展。這就會出現歷史上所說的修昔底德陷阱,當世界第二,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國必然也會要回避,這樣戰爭變得不可避免。

  從某種程度來看,我覺得這是一個說明,特別是中國經濟當漲到世界第二的時候,我們知道十多年前美國用了一些方法,同樣現在中國要挑戰美國第一的威脅了,所以我們和美國的貿易摩擦是在所難免的。

  我大概給大家看一看,回顧一下整體歷程。從3月22號開始,我們看整個歷程,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的是總統備忘錄,從301調查開始對中國進口商品大規模征收關稅,這個時間點從4月2號開始爆發,中國對美國7類128項進口商品中止關稅減讓義務。然後4月4號美國政府發佈了關稅清單,對我們輸美的1333項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關稅。

  同日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對原產於美國的大都、汽車、化工品等14類106項商品加征25%的關稅。

  當時4月4號我們稅則委提出來涉及的產品有40%的是化工產品。這裡頭的產品是包括C3產業鏈,丙烷、丙烯酸聚合物等等產品。像這樣的產品,我們看整體這些產品從美國進口是887925.8萬美元。隨後大家覺得這個世界貿易戰能不能避免進行了談判。

  到5月19號這個時間節點上美國白宮宣佈對中國進口含有重要工業技術的500億美元商品征收25%的關稅。6月15日美國政府發佈了加征關稅的商品清單,有兩部分,第一部分是340億美元商品,給大家一個概念。7月6號,就是我們最近大家所關注到未來馬上要實施的,當然現在還在進一步談判。這個是我們說美國要采取的措施。

  與此同時,我們這段時間國家稅則委做了很多的工作,我們提出來整個關稅跟它進行應對,對原產於美國的659項約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關稅。

  同樣這部分關稅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340億美元,第一期。而第二期是160億。其中化工品成為了第二期的主要數據來源。所以在這裡面我們用這樣一圖來看,為什麼拿化工品作為重要籌碼。我們用這樣的數據來看一下,從整體進出口來看,全行業分為四個板塊,這裡頭我們看到是一個原油和天然氣開采、原油加工、化學工業和專業設備。在這四個板塊裏頭,我們看到從全行業來說進口金額是3904億,出口是1920億。這裡頭我們可以看到是一個貿易逆差的行業,這也是這麼多年石油和化工行業對外貿易逆差,我們就看其他的產品。

  我們在研究的時候發現第一原油天然氣開采進口最多的是原油,這個量大我們不用考慮。

  第二個原油加工和石油制品,我們細看進口286.3,而出口275,依然有逆差。逆差在什麼地方?其實我們還進口很多的燃料油、瀝青等等很多基礎原材料。此外再看化學品,咱們作為基礎原料的生產國,應該是大部分產品出口了吧。但是到化工品這塊,從大概念來說我們依然是貿易逆差。所以這裡頭我們所看到的全行業來看,依然都是貿易逆差。這裡頭的產品,我們也看了一下跟咱們非常有關係,不僅是有大家談到的PX,還有我們所說的乙二醇、聚丙烯等等很多產品還是要進口。

  而出口的是車胎、橡膠制品。因此我們到下游這塊來看依然還是貿易逆差。所以這裡頭我們說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來判斷,我們跟美國的貿易逆差的情況。我想這裡頭,我們看跟他的貿易情況。

  2017年,中美石化產品貿易進口總額是476.5億美元,同比上昇18.3%,佔進出口貿易總額5794.2億美元的8.22%。我們跟美國的貿易份額在行業裏頭不到10%。

  第二個我們再看具體進出口情況看,對美出口251億美元,上昇7.9%,佔石油和化工出口總額的13%,從美國進口225億美元,佔貿易進口額的5.78%。所以整個份額並不是很大。貿易順差26億美元,2017年順差額下降53.2%。

  第三個我們跟美國的貿易特點,一個是貿易規模相對較小。我們看貿易規模相對較小,特別是每單的規模並不是很大,同時進口產品出來是合成材料和專用化學品,出口主要是橡膠制品。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跟美國貿易的情況,從整個石化行業和每年的貿易情況是這樣的。

  為什麼把石油和化工產品作為雙方重要博弈籌碼。這裡面我們可以細看,我們分析了美國這次340億和160億。

  第一批340億美元清單涉及到3個稅號。

  第二批160億美元產品裏頭一共有284個稅號,其中石油和化工品92個稅號。

  加上前面的3個稅號一共是95個稅號,我們看到對應的稅額國內是85。

  從中國來說,我們說作為籌碼,我們來看我們的情況。

  第一部分是340億,時間是7月6日。這個545項產品涉及石化的產品沒有。而後續160億的產品裏頭,我們看到涉及到石油和化工產品有108個。這個稅號主要是給大家看看,集中在什麼地方呢?在27章礦物燃料、整流產品、瀝青、礦物蠟,還有17項是煤系列產品,29章裏頭有瀝青等等,34章涉及到表面活性劑、潤滑劑。35章黏合劑,38章雜項化學品,39章的塑膠及其制品。

  每份清單和我們對比的話,2017年這些新的稅號,美國提出來95個,出口美國產品一共是18.2億美元,比251億美元出口總額只佔7.2%。

  第二個我們看中方的清單,除了煤系列產品12個,還有無進口稅號18個,進口金額110.23億美元,佔進出口總額4.74%。佔從美國進口總額49%。我們認為整個來說跟美國貿易的針對性非常強。這個清單的產品有很多的也是我們關注的產品,比如說PVC,這麼多年對美國一直屬於反傾銷,還有比如說石油瀝青、聚乙烯等等都是屬於我們關注時間比較長。有些涉及到反傾銷問題,我們也在關注。這些對石油化工行業,我們認為利要略大於弊,這是我們給大家整體的概念。

  從貿易摩擦來說,我陳述我個人的一個判斷,往下推演這個事。特別是對未來怎麼判斷這個貿易摩擦,當然最後的決定權不在我們這,我們只能判斷。

  第一個我們看正常推論的話是去談判。因為這個時間點還在7月6號,大家現在關注到我們這個談判進程並沒有停止。所以在這樣的基礎上,我們所要談判的話,最大的一個就是特朗普所說的,這對於我們來說就是要開放市場。大家可能也知道現在我們開始關注7月1號,稅則委在這個半年的時間節點上提出來減關稅,這個時間說明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所以這裡面開放市場很重要,開放市場將會衝擊到行業,我們也在進行交流,就是石化、農業、汽車。

  那麼這個裏頭我們說衝擊的行業是很多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有怎麼樣的可能情景,大家要關注跟市場有關係的,我們認為是降關稅。而這個降關稅從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從27章到39章涉及到石油化工產品,如果降關稅對市場將會有什麼樣的影響。我們的很多產品不是針對美國,包括我們中石油中石化在內,一旦降關稅以後對中國很多產品,特別是一些大宗產品。所以這個談判,我們去關注的話,第一個前景我們會有這樣的情況,一旦關稅下降了,最少得降30%。而這個關稅可能帶來的價格變化影響會很大。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看到產品進口增長。再生料進出很複雜,後續再談。一旦大量進口,對國內市場肯定有衝擊,同時帶來價格波動。同時要求企業創新上會很高,我也關注了很多年,一直從大連商品交易所做這個產品以來,聚乙烯到2017年我們的對外依存度還在14%,我們生產了這麼多產品。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們的差異化程度不夠,我們的高端料不夠。所以出來的東西,我們覺得產品這麼高為什麼我們還要有這麼大的進口料,這也說明我們現在跟國外去比,我認為未來這個大家所關注的情況,如果要談判,對我們行業的衝擊可能會帶來重新洗牌。

  另外一個博弈就是貿易戰,按照修昔底德陷阱的推斷,只能說開展貿易戰的情況下對美提高關稅。加了稅以後這個價格肯定會上來。別看美國的量不大,但是2%—3%甚至5%稻草都能壓死駱駝,這個一定會對量和價格帶來很大的衝擊。這個平衡表,大家在關注的時候會有很大的變化。

  這裡其他進口國就會穫利,這樣對我們國家來說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但是長期來看為什麼貿易戰有好處?這裡面有一個很大的好處,短期內雖然價格高了,但是我們這麼多年來要做產業轉移、新動能的發掘。我們的新產品這麼多年來都被國外市場佔領,高端市場也被國外佔領。所以長期來看是有好處的。

  這裡頭我把從美國的進口量和進口額以及我們看聚乙烯、聚丙烯的情況,我們按照2017年的情況來看進口是12.7萬噸,佔4.2%,去年聚丙烯進口10.55萬噸,佔比3.32%。所以我說對聚烯烴影響還是比較大的。所以我們就在推斷這個情景有可能會出現摩擦或者對我們這個行業帶來影響。

  第一對煉化產業佈局會產生影響。特別是我們現在到2017年,我們石化聯合會統計,我們統計出來中國國內的一次煉油,包括中石油、中石化加上地方的煉油超過8億噸。如果大家關注另外一個數據,我們原油加工量是5.68億噸,我們的產能利用率並不高。今年我們杭州浙江這邊還有4000萬噸的煉油,雖然今年說上2000萬噸,同時這邊還有大連2000萬噸,同時還有我們中石化等等一系列的新的領域。那麼所帶來的這種產能,特別是對於聚烯烴來說,我是關注的。

  為什麼呢?因為這個平衡,我們煉這麼多油,大家注意我們的成品油還要出來,第四季度還要增加。那麼這個聚烯烴對外依存度很高,產能率還要提高。這種影響下如果摩擦,我們需要調整。同樣這種結構佈局對於我們現在磨損,我們整個的產業結構,我認為談可能好一點。特別是有很多的新上產能說都去做化工產品。你的化工產品能差異化嗎?

  我曾經去過一個煤化工產品連續三年效益很好,都做線型低密度聚乙烯。去年我跟他們說,你們這三年都幹這個?他說,我們今年已經開始變了。所以這個結構調整,他們也在做其他產品。而一個最重要的問題,我們原來為什麼做不了其他的產品,很重要的是我們的設備、工人、技術操作、在操作層面還有很大的問題。所以在這裡頭首先對我們行業來說無論摩擦也好,首先佈局從宏觀面來說,特別是一旦說要談,我擔心的是談的話對我們新上的項目往哪走。

  我記得有一家企業,我說你們還往上做化纖材料?我說你去做,但是其他的副產品怎麼辦?你的芳烴產品出來了,其他產品怎麼辦。所以這個平衡一旦量多了就會有影響。

  第二個就是市場價格。如果摩擦,短期內價格肯定會漲,而且這個漲可能會背離油的價格。那麼從數量來看,我們從聚烯烴來說,對外依存度,2017年是44%,具體來看進口聚乙烯從美國進口佔進口量只有5.34%。進口聚丙烯是474.5萬噸,對外依存度13.2%,美國佔進口量的3.21%。

  還有LLDPE、初級形狀PP的變化是這樣的。還有禁止或者取消進口廢舊塑膠。特別是前段時間我們對美國的廢舊塑膠進口,對美國壓力很大。不久前海關又發佈新聞對美國的廢舊塑膠又可以開關進口了。當時正在談判,有些東西貿易摩擦應該跟產業政策、跟我們的大方向應該是分開的。一旦為了這個去做的話,剩下帶來的影響是很大的。現在你同意進口了又取消,很難受,所以自己把自己架到火上了。

  從整個的進口情況來看,我們把樹脂進口數量及同比簡單做了兩個圖。時間關係就不展開了。

  另外看第三個影響丙烷脫氫和乙烷裂解問題。現在要上和已經上的新的丙烷脫氫和乙烷裂解項目做得很多。我們的液化丙烷2017年從美國進口佔全球進口量四分之一,所以是一個很大的砝碼,佔25%。這裡對大家下一步要幹的產業不僅是傳統的石油化路線,還有新的輕質化路線也會帶來影響,這裡需要大家關注。

  另外煤化工的變化,我們現在看到,這幾年之所以煤化工好,也是因為我們在創新,跟國外不一樣。白院長也說好是不是真好,我了解到有幾個企業是真的好。他能達到刨除設備折舊每個月利潤超過9000萬,接近一個億。完全成本我們在算的時候,聚乙烯、聚丙烯的甲醇路線成本已經可以在40美金上去平衡接近。所以我們說跟美國貿易摩擦出來以後,一旦談判,那麼這裡頭是需要大家關注的。

  同樣還有產業結構,這麼多年來下游石油化工行業絕大部分都去生產大宗同質化的產品。這兩年去看金山他們在做的產品開始多元化、差異化,這就是一些變化。這種變化在貿易摩擦情況下便很有利,一旦貿易摩擦如果開打,那麼我們想這種結構調整是非常有利的。但是烯烴這樣的產品,我覺得高端化、差異化是沒有用的,因為人家已經很成熟了。所以需要辯證地來看這幾個問題。

  另外大家也關注到近期分為兩個階段。

  第一個不確定因素就是尋求原油價格新平衡點。現在又出現二次反彈,頂點到了多少?昨天晚上到70,有沒有可能到80,我劃一個問號。但是我們認為這次跟OPEC放寬石油產量是逆的。這一段時間我們在判斷,我們認為油價的變化可能是我們今年下半年判斷整體形勢,包括聚烯烴整體價格會怎麼走也是我們需要關注的。

  這個新平衡點,最後找到最終的油價,把所有因素調和、加權得到一個結果。這裡面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而帶來一些最大的不確定因素。我們看這裡面未來下半年油價是可能影響行業很重要的因素。

  第二個值得我們關注的就是CPI和PPI,連續四個月的下行,我們看從2016年底出現PPI反彈,這個反彈,我們當時在判斷的時候有一個很重要的點。我們認為這個反彈一定會傳遞到下游,會讓CPI繼續上行。事實上給我們看的情況,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的工業品在幾次反彈去試圖拉高的時候,我們的消費品依然保持比較平衡,特別是大家如果關注5月份國家統計局發佈CPI和PPI的時候,未來幾個月CPI保持低於2%

  現在我們工業品出廠價格達到了4.1%,5月份還能不能持續,如果持續不了,那就說明下游傳遞的價格還是出問題了。所以這裡面我可能比較悲觀,我認為今年下半年不樂觀。特別是對於連續幾個月的報復性反彈以後,我們看我們的化工產品也類似,價格上漲以後往下游傳遞現在出現了問題,這裡面是值得大家去關注的。

  另外不確定因素就是環保,現在環保核查成為大家所面臨的問題。我認為石油化工產品鏈的關聯性很強,它是一個產業鏈很長、結構複雜的一個行業,這樣的環保核查下給我們所帶來的包括錯峰生產、一刀切、政策,還有加杠杆。

  國家的政策到省一級再加20%,到地市級再加20%,這種加不是差異化的。這種一刀切給我們帶來的,是擔心產品結構會出現問題,有些企業破產以後會影響整個產業鏈的整體的供求平衡。所以我覺得環保核查對價格的影響還會很長遠。

  從聚烯烴產品來說,我們認為它是牽涉到我們的衣食住行,因此給大家這樣一個結論,聚烯烴我們研究了很多年,包括橡膠樹脂和居民的幸福指數密切相關。我們的生活指數越高,對聚烯烴的產品的整體消費是越來越高的。所以我們從長遠來看,我想給大家有這麼一個分享和研究想法。

  第一作為聚烯烴的原料——能源不足。第三次工業革命的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以能源為動力,這個能源動力,我們現在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來到網路的維度下,維度發生了變化,因為網路的出現給我們很多傳統都帶來影響。

  我們這個行業裏出現了菲林,當時曾經說要發展菲林,當年的李鵬總理提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說現在數碼技術發展很快,有沒有可能菲林將來會不再存在。業內說沒問題,還是可以的。現在發現是不對的。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的眼光不能從過去的低維度的能源角度看,需要考慮現在的一些因素。我現在不僅需要考慮基礎的供給平衡,更需要考慮高緯度的替代。所以在剛才介紹了很多的情況裏頭,大家要注意什麼呢?這裡頭產品之間是相互關聯的,一旦我們跟美國如果貿易戰開始,我們有多少產品能夠被替代,或者能夠替代其他東西。

  同樣在聚烯烴產品在替代中有很多文章可做,可以替代鋼鐵、木材、鋁,特別是新材料,可以有很多的方向去做。

  作為其他的樹脂來說,我們說隨著十九大所說的目標,我們的行業的產業鏈也是產品高端化、差異化是一個大方向。因此我們看上游原料出現多元化,下游會出現差異化,因此平衡表會更加複雜。

  因此從長遠來看有幾個方面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

  第一個發達國家把市場終端作為發展的重點,我們是把戰略中心考慮在原料上,很多做化纖、紡織去上游搞煉油了。我個人觀點,你看國外到底做什麼?我們看到國外很多做聚烯烴的企業去研究市場終端。我印象很深,去年去跟國外交流的時候,他們說光食品保鮮膜這個行業賣了20億歐元,只是一個保鮮膜。這個可以做到能保證食品延期翻番。我們現在買顯新鮮疏菜都可以使用。所以終端化往下游市場延伸是一個大的方向。

  另外上游輕質化,隨著原料多元化的變化,我們看頁岩氣等於零這些新興材料是值得大家關注的。

  第三個綠色環保,這裡頭提到了在我們這個行業,大家要關注廢舊塑膠的循環、再生循環,行業的責任重大。這裡面要說起來很多,這裡面廢舊塑膠不是不能用,也能用,只是看你的工藝能不能做到。

  第四個十九大提出來主要社會矛盾的變化,其實我覺得未來產業新材料將要有令人激動的情景。這裡面我們已經擺脫了過去塑膠制品是很低端的局面,我們未來聚烯烴產品將帶來美好生活。

  此外維度提升以後,作為企業來說還有一些新的變化,從原來把規模做大,包括煉油,這裡頭你往哪走?其實互聯網時代我們要注意從規模效益要轉化到用戶效益,同時跨界思考。利用互聯網智能通道去拓,我們不要做同質化競爭。

  第二實現柔性化生產,利用智能工廠,這裡頭都是對我們行業的展望,值得大家去關注。

  最後我想用這樣的話來結束,作為創新是石化行業的原動力,我們用化工分子重構產品,用產品滿足不同需求。

  所以我以這樣一句話作為結束語——“化工創造美好生活”。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