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商品交易所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張斌

來源:發佈時間:2018年06月27日

  張斌:很高興能參加今天的活動!

  我今天跟大家報告的內容有兩個方面,一是講中國未來5-10年經濟增長的前景,從長的時間段來看中國經濟增長的潛力是怎麼樣的?未來哪些產業的發展還有很大的空間?這是從偏中長期的視角來看的,也包括要回答很多人關心的中國會不會進入高收入國家階段,未來5-10年正是這個窗口期;二是簡單講一下短期未來的1年時間內經濟走勢大概是什麼樣的?包括在座各位可能更關心的企業現貨的價格、利潤、匯率、石油價格和大宗商品大概是什麼樣的變化方向?什麼樣的軌跡?

  首先講中長期前瞻。為什麼看這張圖?這張圖不是我畫的,是網上找到的圖。我認為這張圖對於我們理解經濟增長有一定的參考意義。為什麼這麼說?人的成長過程和經濟的成長過程很像,這張圖上這個小孩長大,他從剛生下來只有五六十厘米,長到一米多,這就像經濟增長的人均GDP的增長過程。他從小變大不光光是身高在增長,還有很多別的變化,比如從這張圖上看到除了身高的增長穿的衣服不一樣了,他的身體比例也在發生著變化,最簡單的就是這個小孩剛出生的時候,頭身比是1:4,隨著不斷長大,身體比例也在變化,到成長為一個成人(亞洲人),我們的頭身比大概是1:7左右,你要是能長到180,基本上能達到希臘雕塑的標準,可以做模特了。我們知道人出生後最先發育腦袋和內臟,剛生下來的小孩胳膊和腿不能先發育,等到2歲以後身體內在發育有了基礎才開始發育四肢。每個人都是這樣的,只要你正常的成長。

  經濟的成長和人的成長,在這張表上很相似,當然有很多經濟體長著長著不長了,那就沒辦法。但凡能順利地從一個低收入經濟體的國家成長為一個高收入經濟體的國家,都有著非常相似的結構性的變化。所以你看一個國家的增長前景怎麼樣?一個國家的經濟增長是不是比較健康?是不是能走向高收入國家的?人均GDP就是一個結果,就像身高。在身高長高的背後是一系列的結構性變化,這個變化在成功的經濟發過程中是高度相似的。

  我們用我們的方法論去判斷中國是不是在一個健康的增長軌道?未來能不能成為高收入國家?這裡用的方法論是把中國過去所經歷的、正在經歷的重要的經濟結構的變化,和已經進入高收入國家的國家,在類似的發展階段做橫向的比較。高收入國家類似的發展階段的經濟結構變化是我們的參照系,我們把中國正在經歷的結構性變化指標和它們的指標做對比。透過對比,你就能夠知道中國經濟增長是不是在一個相對健康的發展軌道上。如果有問題出在了哪兒?我們的增長前景怎麼樣?以上是我們的方法論。這個方法論就像你做體檢,去醫院體檢的時候,醫院給你一個報告單,報告單右邊是給你列的參照值,對應哪一個指標在哪個區間是合理的,超過哪個區間就有問題。我們做的工作跟這個有點像,我們把高收入國家在類似的發展階段的一系列指標做為參考,對標中國在什麼樣的位置。如果我們在一系列的關鍵的結構性指標上,都是在參考值範圍以內,變化的軌跡是在這個方向上,我們就可以得出結論:相對來說,我們的經濟增長是比較健康的,是在一個好的軌道上。如果你的指標出了嚴重的問題,你就要考慮一下我們是不是在一個健康軌道上,我們哪些地方有問題。

  透過我給大家講的這兩個方面,有兩個作用,第一個作用幫助你判斷中國是否在一個健康軌道上,中國是否會成為一個高收入國家,在座各位的兄弟姐妹甚至你的孩子,以後的生活是不是比你生活得更好,你有沒有必要搬到美國去?這是我回答的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透過這些指標,同時告訴你我們的問題在哪兒。問題在哪兒,對企業來說也是發展機遇在哪兒。

  我先講一下所謂的高收入國家在類似發展階段,在它們的成長過程中會有哪些結構性變化,然後在回頭看中國過去經歷了什麼、現在正在經歷什麼,我們從生長發育來看,我們大概是處於哪個時期,是小時候還是青少年還是身高已經接近最高的地方。

  發達國家凡是成為高收入國家的,幾乎沒有例外,首先從大的經濟結構上都會經歷這麼一個變化。特別窮的時候,它的經濟活動都在農業部門,高收入國家的一個關鍵轉型,就是經濟活動的開始從農業部門轉向工業部門。當它的人均收入達到八千到1萬美元左右,它們經濟活動又開始從工業部門轉向服務業部門,這是一個非常標準的幾乎沒有例外的從低收入向高收入增長過程當中的大的產業結構變化。其中特別關鍵的一步就是經濟活動向工業部門的轉移,所以你要是成功地經歷了一個工業化,基本上你離高收入國家也就不遠了。在過去很長時間裏面,人們把工業化國家和高收入國家是劃等號的。

  但是這是非常粗線條的結構性變化,如果你再細看一點,在這個粗線條的工業化背後,其實工業化是有幾個不同的階段,而且不同的階段在美國、日本、歐洲各個發達國家也都是一一印證的,也都有很強的規律性。當今的工業化是用從最原始的鄉村手工業開始,接下來開始到了以紡織品為代表的勞動密集型工業,紡織品勞動密集型工業,你看60年代的香港、四五十年代的紐約、最早的英國,它們剛開始起步的時候也是從勞動密集型的紡織品工業開始,日本也是。當勞動密集型為代表的紡織業到了一定的發展階段以後,就是“三位一體”的發展,就是能、動力機車和基礎設施。說得通俗一點,大家可以把能源理解成煤,基礎設施可以理解成鐵路,動力機車可以理解成火車。有了煤、火車車頭和鐵軌,能做到什麼?就可以把你的大規模生產的紡織品,本地市場消化不掉的東西,運到更遠的地方,到更廣闊的市場。透過更大的市場,產品有了更多的銷路,對一個企業來說就能夠進一步擴張規模,進一步專業化分工,進一步提升效率,形成一個良性的互動。有了三位一體工業之後再往後是什麼?因為你要生產煤,要生產路面機車,要生產鐵軌,就會涉及到基礎工業,比如說鋼鐵、裝備製造業,這些工業又接著發展。因為你要做基礎設施建設,要做很大的投資,就要有比較複雜的金融體系。當這些產業慢慢起來以後,再往下是什麼?可以看到IT的產品和資訊科技的產品進一步起來,這是我們在其他高收入國家的工業化經濟當中,看到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當它們的工業到了一定階段以後,就是八千到一萬美元的時候,經濟活動向服務業轉移。在向服務業專業的過程當中,不是所有的服務業都會有更快的發展,僅限於人力資本比較密集的服務業才會有更快的增長,這是發達國家的經驗。我可能講了很多,大家不一定一一記得住,但是我剛才講的都是發達國家經濟性很強的規律現象。

  我們看中國,中國的工業化是怎麼樣?改革開放以前的歷史不講了,也是一個工業化,但是國家力量主導的計劃方式的工業化,最終的效果並不好。1978年開始搞改革,但是真正的工業部門開始改革,1978年剛開始主要解決溫飽的問題,到1982年中國糧食豐收,之後的經濟重點向城鎮轉移,那時候工業化開始起步。最早一批80年代初最火的是講什麼?講江南模式、鄉鎮企業,改革開放之後第一波最先火起來的是鄉鎮企業,也就是我剛剛講的發達國家的初步階段不是在城市,是在鄉村地區的鄉村手工業。再往下就開始進入勞動密集型,重點是在廣東,開始搞出口加工的勞動密集型產業,紡織、玩具等。中國1995年就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紡織品出口國、世界上最大的玩具出口商。90年代勞動密集型產業過去出口的是什麼?就是我剛剛講的三位一體的基礎設施、鐵路、公路,動力機車這些工業。90年代末期中國經濟做什麼?開始修高速公路。汽車部門、交通運輸部門那時候緊接著就有一個很快的發展。再往後進入2000年特別是2002年以後,中國新一輪的高潮,就開始搞鋼鐵、基礎設施包括金融業的快速發展,進入到下一階段。

  所以中國從改革開放之後到我剛剛講的2002年到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整個產業發展軌跡和高收入國家所經歷的產業發展軌跡是相近的。所以說,過去我們進行了一個非常標準的工業化的產業變化軌跡,跟發達國家類似的發展階段是高度相似的。

  接下來,金融危機以後特別是在2012年,因為金融危機以前有一個刺激政策,我們把坐標換成2012年。2012年是中國經濟的轉捩點,為什麼說是歷史的轉捩點?是在2012年前後,中國整個產業結構又發生了一次新的變化。當你回頭看的時候,你會發現那個轉捩點是非常重要的。為什麼是非常重要的?那一段期間,中國經濟活動開始從工業部門向服務業部門轉移。

  這張圖綠色的點代表中國,別的點都是其他高收入國家的情況,這就是第二產業增加值在GDP增長份額的變化,2012年有一個上昇到下降的軌跡。這是就業率和第三產業的增加值,不一一說。

  2012年開始,可以看到中國經濟活動越來越離開工業部門,進入到服務部門。為什麼會這樣?時間關係,沒有辦法特別詳細地展開,大家只要理解一點:經濟增長最原始的動力是人民的日子過得更好,我們要美好生活,我們在美好生活過程當中,在不同的收入階段、在不同的發展階段,你的需求結構是不一樣。當你特別窮的時候要吃,當你人均收入到了一萬美元的時候,工業品很多消費已經飽和了,你要想進一步提高生活品質,更多的支出是往服務業發展,需求往服務業上轉,所以產業也跟著往服務業上轉。

  發達國家不是所有服務業都會更快發展,只是人力資本的服務業更快發展,中國是這樣的嗎?從這張圖上來看,中國和發達國家的完全一樣。過去哪些發展最快?金融和房地產是大家掛在嘴邊的,但發展最快的是它,科研是最快的,然後是衛生和社會保障,還有租賃和商務服務,再是金融,再是電腦服務,再到教育、房地產。下面這柱狀圖,由上到下代表了不同行業的人力資本密集度,藍柱越高,說明這個行業裏面高就業的受過高教育的畢業生佔比越高,越低說明這個行業裏面的高教育勞動力數量越少。可以看到折線圖的行業增長速度。這張圖不光是現在是這樣的,我想未來五年、十年、二十年都是這樣的。凡是這個行業受高教育佔比越高的行業,增長速度就會越高。這個行業高教育佔比越低的行業,這個行業增長速度越低,這是過去五年多我們看到的規律性現象,這也在很多發達國家裏面都會看到的長期持續的現象。以後這個產業有沒有潛力?你自己想一下這個產業裏面所用到的高等教育的人口,我是否需要那麼多的高教育人才投入?如果這個產業裏面不需要那麼多高教育人才投入,這個產業以後不會有太大的發展前景。這是一般的規律性現象,這點跟國際經驗也是一樣的。

  中國經濟面臨困難,特別是這次打貿易戰,有人說中國現在還是很落後,我們的產業跟發達國家相比特別是跟美國相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這麼說對不對?這麼說是對的,我們確實在很多尖端領域,與發達國家還有很大的差距。

  但是,我同時再跟你說一句話,你看到一個初中生或者高中生,你說這個初中生、高中生水平很差,他不會微積分。這麼說對不對?他不會微積分這個事實是對的,但你說這個初中生或者高中生水平很差嗎?他不會微積分的事實對的,但是你確實不能說這個初中生或者高中生不會微積分,水平就很差。大家一定要做到區分,這是你客觀認識自己水平很重要的東西。當你在評價中國產業進步情況的時候,你的參照系不應該是發達國家,你的參照系不應該是人均收入4萬甚至美國現在到5、6萬7、8萬的國家,你說我跟它相比我很差,不能這麼說的。就像一個初中生和高中生說他不會微積分,他很差一樣的。他不會微積分,沒有問題,他不會微積分,並不代表他很差。他差還是不差,要跟他同級同樣的初中生和高中生相比。相對這個發展階段來說,他的技術水平是怎麼樣的,他的技術進步水平是怎麼樣的,這樣比才有意義,不能拿中國和美國比,然後得出結論。

  剛剛講了經濟從製造業、工業向服務業開始轉移的過程當中,一方面人力資本密集服務業有更快的發展,它們的增長速度超過GDP。另外一方面支撐經濟發展的核心力量是工業部門的產業陞級,時間關係不一一展開,我簡單說一點。產業陞級沒有一個綜合的指標,告訴你產業陞級好還是不好,但是你可以做比較細的工作,產業既然陞級,就一定有過程,這個過程當中從投入到生產到產品,整個過程當中一定有痕跡體現。從投入環節來看,比如說研發投入、生產專利數量,研發投入現在已經超過了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專利數量增長速度都在全球非常領先的,在過去五年十年當中。有人說中國專利不太靠譜,很多專利是假的、糊弄人的,我們看一下中國企業在美國註冊的數量,2005年-2014年增長速度是38%,這個增長速度比90年代更快,這是中國企業在美國的註冊專利數量,這是投入環節。在生產環節來看,生產環節判斷產業陞級的關鍵標志,是你這個生產是不是有更細的分工。分工越細,專業化程度越高,生產效率越高。怎麼去衡量分工是不是夠細、專業化程度是不是夠高?你可以在中間品在總產值的佔比,佔比越高,就說明分工越細。從這裡來看,我們過去也在持續提高過程當中。然後,產業集中度也是在快速提高的,優勝劣汰尤其是低效率的企業淘汰也是很明顯的。再看一下產品環節,出口產品的技術含量這一塊也是在持續提高的,國產品牌的市場佔有率一步一個台階,從最開始的家電到機械裝備,在座各位都做了很多貢獻,包括現在的汽車,中國品牌的市場份額在快速提升過程當中。

  接下來是需求類的結果性指標變化。我們看到一個普遍性的規律,剛開始是消費佔比下降、投資佔比提高。經濟從工業向服務業開始轉移以後,消費佔比開始提高,工業部門佔比開始下降,這與中國2012年以來的經濟結構表現也非常一致。

  剛剛講了這麼多,總結起來一句話:從中國目前所經歷的生產端也好,需求端也好,細的產業結構變化也好,所有經歷的這個結構性的變化和高收入國家在類似的發展是高度相似。中國整個工業化進程包括從工業到服務業的轉型進程,從他們的經驗來看,我們都是非常標準的。也就是說,你從小孩到達成人成長過程當中,我們的骨骼發育、結構變化都是一個非常標準的動作。有沒有差距?差距也是有的,不是每一地方都是非常標準的,大的方向是標準的,有一些差距。什麼差距?如果橫向比較幾個差距,到了這個階段該做到的沒做到的,第一個差距是農業部門就業佔比仍然偏高,工業和服務業佔比偏低,這跟我們統計口徑有關係,因為農民工戶口管制。但與此同時,到目前為止還有過多的人口停留在農業部門,這是第一。第二,中國城市化率偏低,其他國家的人均GDP到一萬,工業部門高峰期已經過了以後,城市化率能達到70%以上,中國2012年左右的工業部門到了高峰期開始向服務業轉,到底到了今天,城市化率不到60%。第三個差距,服務主要是公共服務(醫療、教育、衛生等)社會保障方面的支出佔比偏低,這是我們現在存在的差距。所以講中國經濟的短板,短板不在產業陞級,短板在我說的幾個方面,幾個方面加在一塊,那就是農民進城得不到一個生活和安置,為什麼不能有一個很好的安置?除了戶籍政策有限制,政府提供公共服務方面還做得遠遠不夠,整個服務業發展還受到過多的管制。所以你體會到居民生活的“三座大山”(住房、老人看病、孩子上學),住房背後不是買房子,買的是公共服務你買的是學區,買的是你的交通是否便利,你買的是公共設施和公共服務,這是我們現在最缺的東西,是有差異的東西。而且這些問題,短期內很難解決,因為解決這個問題需要政府職能要有非常大的變化。而政府職能要有很大的變化,政府認識觀念上也要有很大的變化,但目前我們還做不到這一點。

  簡單總結一下。中國經歷一個非常標準的工業化進程,也經歷一個非常標準的從工業向服務業的轉型,中國進入高收入國家一定沒有問題。為什麼?實際上到今天為止,還沒有一個工業化比較成功、動作比較標準的從工業到服務業轉型的國家,沒有成為高收入國家的,你找不出一個反例。所以,我認為沒有什麼問題。但是有問題的地方是什麼?即便你進入了高收入國家,高收入門檻並不高,1萬兩千多美元,但並不意味著你的生活會更好,為什麼?因為你的生活裏有很多短板,尤其是服務業領域的東西還解決不了。你進入了高收入,但是你進入了一個焦慮的高收入階段。

  這裡面的產業發展機遇很大,主要是兩大塊。第一個,服務業裏面還有很多的增長潛力,需求旺盛,增長潛力沒有釋放出來,第二方面是製造業在未來的潛力還有很多,跟日韓企業對比,發展到一定階段,目標轉向國外市場,而中國的目標是國內市場,因為國內市場足夠大,提高市場化國產的佔有率的潛力和空間還是很大。

  剛剛是對中長期的看法,接下來再花點時間講一下對短期的看法。講這個問題之前,講一些方法論的問題。新的經濟波動是非常難預測的,為什麼難預測?是因為它的線索不是經濟成長長期來看的主線一樣更突出,短期來看,有時候會把事情搞得更複雜。第一個力量,在我來看也是最重要的力量,你可以把它叫做周期的理念,你也可以把它叫做慣性的力量,不管名字叫什麼,但卻是能夠看到很多重要的宏觀經濟指標尤其是價格類指標,過去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裏面,你能看到一起一伏比較清晰的規律性的變化,房地產行業最突出,其他的大宗商品、化工商業也類似。一起一伏大概多少時間?大概好二十來個月,差二十來個月。由底到頂,價格增長速度或者是利潤,利潤連續越來越好是20多個月,20多個月好日子過完之後就開始慢慢走下坡路。下坡路走下來,又有20來個月。

  我為什麼說這個力量非常強?在短期判斷來講,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力量?我自己有一個很深的印象。我記得2015年的時候,世界上非常大的國際經濟組織對中國出了一個報告,它們做了非常細緻的研究,到各地房管局做了非常細的研究,把中國整個市場造了多少房、庫存有多少、銷售有多少,很細的數據,做了一份報告,得出一個結論:中國的房地產庫存太大,大到以至於以後五年的銷售都消化不掉。因為房地產是中國最大的周期性行業,如果這個行業連續五年都是一個非常差的情景,他們就下調對中國經濟增長的預計。因為這個,對世界經濟增長都抱有一個相對悲觀的態度。但與此同時,如果你經常看房地產價格、房地產銷售的數據,你腦子裏就會有一個數,2015年年初的時候,如果我們相信周期性規律成立的話,2015年年初的時候增速的低點已經到了,到2015年中期已經開始從底部往上彈,因為已經差了20多個月,應該回來了。如果你相信周期性會發揮作用,那麼你對2016年、2017年的房地產市場是樂觀,而不管悲觀,對價格的判斷應該是增長而不是下降,對銷售的判斷應該是增長而不是下降,這是基於周期的看法、慣性的看法。在2015年的時點上,應該是向上,但如果基於那份報告,那就是非常悲觀的結論,是一個長期趨勢性的下行。事後怎麼樣?2016、2017年房地產市場,大家看到了是一個非常強有力的反彈,現在別說房地產庫存,現在中國房地產庫存在一個非常低的水平上,2017年銷售好得不得了。這個事給我一個很深的印象,提醒我周期和慣性的力量非常強的。當然有些政策和外部環境的變化,也有可能影響我們,但是在看哪些力量之前,你先看的第一股力量是周期性的力量,你現在在周期的什麼位置上,這個要做好判斷。在這個基礎之上,你再看其他的周期之外的外部衝擊的力量、超預期的政策力量等,然後合在一塊幫助你形成一個綜合的判斷。

  時間關係,我沒有辦法解釋周期看到的現象,其實它背後有一套邏輯上的解釋。因為有周期的循環,所以你很難講哪個是起點、哪個是終點。比如說M2的增長跟房地產銷售增長基本上同步,房地產銷售漲了之後,銷售好了接下來是價格漲,價格漲了以後房地產開工就開始漲,房地產開工好了以後整個工業增加值一塊跟著漲。這樣的話,整個總需求漲了,價格開始漲了,央行就對它做出反應,為了防止經濟過熱就開始加息、緊縮信貸等,這一圈轉下來大概40多個月。

  我們看一下中國經濟在什麼位置上。先看銷售,也不要什麼都看,因為銷售對典型的是耐用消費品,因為非耐用的天天用的紙巾、筷子的變化不太大,經濟好它也波動,經濟不好也波動,更多反映的是耐用品,是汽車、家用電器這些東西。中國的耐用品消費跟房地產很像,2015年底有一個趨勢性的上昇,現在處在低點,耐用品銷售是上昇20個月、下降20個月,現在是下降20個月的底部。房地產銷售也是一樣,也是在一個上完以後下完的底部。所以如果從終端銷售來看,耐用品消費者加上房地產,這是中國兩個支出的最大兩頭,現在都是在一個周期底部。

  價格的增長速度,房價也好,工業品價格也好,大家認為價格的速度還不錯,其實現在的價格水平並不差,但是價格的同比增長速度處在一個持續回落過程當中,房價和工業品價格都是這樣的。

  生產端和投資端,因為銷售的增長速度放緩,價格放緩,儘管水平不錯,但是在放緩,所以生產投資的擴張增長速度也是在放緩。信貸支出能力也是在放緩的過程當中,現在也處在比較低的位置上。

  到了經濟比較低的時候,貨幣政策就開始由偏激轉向中性甚至已經寬松了,我們現在已經看到了一系列這些的信號,昨天我看到了降準,像M2的擴大等。幾方面的證據,告訴我們現在處在經濟哪個位置上,我們現在的經濟周期首先在一個下行通道當中,不同類的指標所處的位置不一樣,但是總體來看是在一個下行通道當中。我們講上昇20個月、下降20個月,平均來看現在我們處在下降20個月並往下走的過程當中,很多指標沒有走到底,只是走到一半。

  除了周期性慣性力量,同時還面臨另外兩個外部的力量,這是剛才的框架裏面沒有涵蓋的,是什麼?防範金融風險。中央講的三大攻堅任務,第一條就是防範金融風險。防範風險重點做兩件事,第一件事是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大家研究了各個部門的杠杆,我們講去杠杆、防風險,企業的杠杆、周期性行業的杠杆問題不是太大,最後能還賬,最後看來看去最有問題的是地方政府的隱性說不清的債務,這個問題最大,當然也不是所有的地方政府,也是很少量的地方政府的地方債務幾乎是無解。為什麼無解?中國在經濟增長過程當中不光是人在優勝劣汰,不光是企業的淘汰,城市也在淘汰。現在大量的中小城市特別是小城市的人口流出、產業的凋敝,能走的人都走了,但是產業和政府還在,很多基建投資還在做,而這些機械投資砸進去之後,到最後人也走了,企業不在那裏,可以想象一下是什麼樣的結果,別說以後,現在都難以為繼,而所連帶的債務就會出很大的問題。中央政府對這一塊高度關注,所以今年把它作為最重要的任務。防範債務尤其是新增這一塊,中國把新增的掐住了,很多基建就沒法做了。跟這個相對應的,一邊是把資金需求方的地方政府隱性債務掐住,另外一方面是資產新規,是對於金融部門銀行的表外業務的,其實這些表外業務連接的是兩個,一個是房地產,一個是去基建,房地產卡住脖子了,有些地方政府的基建已經卡住脖子了。這樣有什麼結果?這兩個政策出來的直接結果,卻讓全社會的信用擴張放緩。表面上銀行打擊的是表外,但是它對整個金融體制的影響遠遠不止於表外,為什麼?因為打擊了表外以後,把信用利差打上去,信用利差打上去以後,企業發債也比較困難。銀行的風險管理提高了,銀行貸款也沒有了,因為企業的錢無非就幾個渠道,從銀行業、市場上發債,或者是從非銀機構搗騰錢,結果就是現在的企業資金鏈路非常緊張,而且這種緊張局面我相信會持續一段時間,對實體經濟造成了新的負面的衝擊。這是內部環境,最突出的是國際信用環境和企業資本的提高。

  外部衝擊。大家現在經常講特朗普怎麼樣,特朗普是很重要,貿易戰是很重要,但是不要把這個作為你判斷依據。在某些具體行業來講,可能影響非常突出,但是對整體的貿易走勢、大的產業的貿易走勢不是最重要的,不是決定性的因素。比這個更重要的,全球貿易也有周期的,全球貿易周期現在大概處於什麼位置?高點剛過,全球貿易高點剛剛過去。現在是什麼?就像一個山峰,我們在山峰自右側,剛爬過高峰期。但首先有一點,水平值還是不錯的,因為你在山峰上,但是增長速度已經在開始放緩,你是在往山下面走,這是全球貿易增長包括外部經濟的一個大的周期的坐標。這一點,大家要認識到。有了這個認識之後,這是決定未來全球貿易走向的更持續、更強大的慣性力量。

  未來幾個季度甚至一兩年,全球的經濟也是在一個放緩的過程當中,對中國的進口也處在放緩過程當中。如果疊加特朗普的貿易,因為我看到下面有專家會講特朗普的貿易和特朗普的政策,我不再多說。

  特朗普貿易這一塊,我說幾句。中美貿易爭端不是幾個月的事,也不是幾年的事,可能是幾十年的事。你看日本和美國從60年代打到90年代,打了30年,為什麼?是因為美國對中國的訴求不光光是特朗普所講的那幾條,它的核心訴求甚至特朗普的訴求都不是最重要的,他是一個很難打交道的人,但是特朗普的要求不好滿足。美國是希望它的企業在全球保持一個很有力的競爭力,而中國產業的崛起、中國企業的發展對美國企業在全球上的優勢、競爭地位越來越多地構成一個挑戰。它面臨這種挑戰的時候,美國企業、美國政界、美國社會各界都都會這個挑戰做出反應,做出他們的抗爭,這是很正常的反應。放在中國,如果中國是老大,美國挑戰我們,我們也有這種反應。這個過程不是幾年的時間,時間很長。應對中美貿易戰,最重要的一點是什麼?這樣的負面影響不是關稅高低對我們的貿易影響,主要的負面影響不在這兒。前段時間我們去了日本,日本政商學界和各個部門做了拜訪。拜訪完了以後,日本人總結兩點經驗,雖然他們打貿易戰,但是他們不提關稅和貿易,其實到最後證明沒有太大影響,最後有兩件事:第一,因為貿易戰采取偏寬松的貨幣政策,而偏寬松貨幣政策促成了日本和美國房地產的泡沫危機,第二個因為貿易戰采取了很多的價格管制特別是對半導體的管制,我們知道80年代全世界半導體最牛的是日本,五六十年代是美國,2000年以後成了日本和韓國的天下,為什麼這樣?日本人說起來就很後悔,因為有了日本貿易戰以後,日本在國內搞了出口價格管制,日本的半導體企業就不敢做投資。而半導體行業恰恰是一個必須大量及時跟進投資的行業,因為這個產業的技術變化很快。日本人總結教訓的時候,他們說不要因為貿易戰幹預你的國內政策,尤其不要因為你的貿易戰犧牲你的貨幣政策,不要因為貿易戰而采取價格管制,采取破壞市場的政策,這是他們的教訓,對中國來說這個教訓非常寶貴。貿易戰打打沒事,關稅高點低點,對某些產業行業短期內影響突出,拉長時間也沒事,改變不了競爭力變化的基本格局,關鍵是不要因為貿易戰犧牲國內的政策,不要因為貿易戰采取更多的管制、出口和破壞市場的政策。只要不做這些東西,貿易戰更多是短期的。我剛剛看到一個大豆的報道,美國不向中國出口大豆,中國就往印度國家進口,而那些國家是不生產大豆的,為什麼還要進口大豆?無非就是美國的大豆拉到它們那裏,無非是從它們那裏轉到中國來就可以了。

  最後一點,我自己做石化不多,稍微做過一點油的,我給大家分享這一張圖。油價在大部分的時間,如果我們拉長看,從40年代看到現在,油價在大幅度的時間裏面基本上是按照邊際成本來定價的。我們知道世界上不同采油的地方的成本不一樣,沙特是十幾二十幾美元,有些地方可能要三十幾美元。所以用這個需求量,對標的是成本上線曲線的哪一個點,油價就在什麼位置。但是有幾種情況例外,油價會大幅度偏離成本,比如說出現戰爭,油價大幅度偏離了。中國經濟的崛起特別是中國機械裝備、重化工開始發力的2002年以後到2008年需求的大幅度上昇,這一塊價格會上昇。除此之外,如果外部衝擊力量沒有那麼大,基本上還是在邊際成本上靠攏。目前我們所處的位置,在我來看油價已經處在一個偏高的水平,因為前段時間有外部的衝擊。接下來,如果全球經濟沒有那麼景氣,就像我剛才講的全球需求走下坡路,目前的供給不是那麼強,所以油價還能夠支撐一個高的位置。如果說未來的需求還是下行的走勢,對油價夠不成太強的支撐。

  我的時間已經用完了,最後做一個總結。短期內,現在的宏觀經濟指標,總體指標來看水平值和利潤率還不錯,但是大家要意識到現在處於下行通道當中,貨幣政策已經回歸中性,再往下走,大家的資本成本我認為不會更差,貨幣政策是要往松的方向走。在這個過程當中,尤其要注意的是:一是由於防範金融風險措施帶來的信用進一步收縮,二是外部經濟景氣高點已經過去,三是中美貿易糾紛要打一陣子,沒那麼快結束,短期內很難有一個妥善的解決,但是它的影響更多是中美市場上一些具體的行業。最後多說一句話,分什麼樣的行業甚至分什麼樣的企業。總的來看,美國對中國的懲罰是有它的原則的,它的原則是什麼?既要對中國施加關稅,又不能對美國的國內消費者帶來太大的損傷,所以它一定要選擇替代彈性特別強的,什麼意思?如果中國產品是其他市場上已經替代的產品,最為受到美國的制裁。如果這個東西只是中國生產,世界其他地方都不懂得生產,他不會制裁,因為制裁完了以後,全讓國內消費者買單。換到企業層面,你這個企業在全球市場上競爭地位越強、別的地方越不能替代你,受制裁的可能性越少。你的競爭力越弱,別人都可以替代你,你會受到更大的衝擊,接下來會有專門講貿易債務稅的專家。

  我就給大家報告到這裡,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