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演講5:苯乙烯下游企業如何利用期貨助力企業運營發展

來源:發佈時間:2021年04月07日

章凱_副本_副本

英力士苯領高分子材料(上海)有限公司大中華區苯乙烯產品經理 章凱

  感謝大商所的領導,感謝主辦方給我機會講一下苯乙烯如何利用期貨助力下游企業的發展。今天主講兩個議題,一個是講一下苯乙烯的全球以及中國的基本面的情況,還有講一下如何利用期貨工具做套保或者維護企業更好發展的行為。

  首先講一下苯乙烯產業的展望以及概述。這張圖是從2012年開始到2028年的苯乙烯全球供應以及需求概述。可以從圖中看到藍色線是總的全球產能,從2012年3000多萬噸到2021年將近三千七八百萬噸再到後面預計可能會到4500萬噸左右;綠色這條線是開工率,從圖裏可以看出苯乙烯最好的時候就是2017年開始到2019年,就是2020年大投產之前。因為那個時候的開工率接近90%(刨除檢修),它的開工率應該已經達到了巔峰。從一個企業利潤角度來看,這幾年也是苯乙烯的黃金時期,大家也都是行業專家,大家也可以理解。

  分地區看一下產能。從一個地區性的產能來看,現在苯乙烯的全球格局也是比較簡單,除了東北亞以外,就是灰色這條線,一直從2017年開始有在增長的這條線,就是一個東北亞的產能。藍色帶表征的是北美,黃色的是歐洲,包括中東是深藍色,然後是世界其他地區。可以看到除了東北亞以外,全球其他地方的產能是停滯,甚至有一些微調,甚至有一些衰退的情況。所以說,我們以後關注苯乙烯的產業鏈,相對來說可能比其他化工品比較簡單,只要盯住東北亞,主要看中國就可以了,這是比較簡單的概況。

  這張圖是表征了從2017年開始甚至到2023年的苯乙烯區域性的平衡增減量的情況。能夠看到在2011年之前,在東北亞(主要是中東地區)是基於日韓(包括中國),它投產了一大批苯乙烯裝置,所以說這幾年的產能增長比較明顯。北美和西歐從2007年開始一直進入平穩自我調節的狀態,甚至有很多產能進入淘汰的情況。從2017年開始再到2023年,東北亞新增產能,可以說幾乎全部都是來自中國,可能日韓裝置有一些破瓶頸的計劃,但主要的產能真的全部在中國。主要新增裝置的特點全部都是一體化裝置,很少有非一體化的裝置。在中國,10套服置裏面有4套都是POSM裝置,因為POSM是在苯乙烯所有制法裏面,經濟效益包括成熟度各方面都是獨樹一幟,屬於最優秀的技術,所以POSM的競爭力肯定是最強的。到西歐,大家可以看到黃線,西歐一直處於上游產能和下游產能自我平衡的狀態,它是一個非常發達的地區,它一直會進行苯乙烯去產能的階段。因為這套服置,波恩有一套服置有可能在2022年、2023年進行淘汰。總結:更多的舊產能,世界其他地區會跟隨北美或者歐洲的腳步進入優勝劣汰。

  這張圖看一下區域苯乙烯的開工率。全球苯乙烯的開工率,因為2020年大投產之前全是高景氣狀態,全球開工率都接近80%、90%以上,包括北美、西歐和中國。到了大投產以後,隨著供應過剩,全地區開工率肯定會進入下降的狀態。這條黃色虛線表征了全球開工率。我們認為西歐的開工率下降幅度肯定比中國和北美更快,為什麼?因為西歐裝置都是沒有太多競爭力的情況,它本身的裝置供應和下游需求作為匹配,我們認為西歐的需求在未來的幾年可能不會有大量的增長。這種情況下,西歐苯乙烯開工率相對來說比較有可能走低於全球平均水平。為什麼我們給北美開工率相對樂觀?剛剛趙軍博士也講北美有獨特的烯烴資源優勢,作為乙烯很便宜的話,它可以帶來很多東西,它可以帶來足夠的成本支撐開一個苯乙烯的開工,所以北美和中東,我們認為是最不可能被淘汰的兩個地區之一,甚至我們覺得如果北美烯烴優勢更強,甚至包括我們公司,可能在2025、2026年還會上一套苯乙烯裝置。在中國地區以外,能夠建大型的苯乙烯裝置也是比較難的事情。中國的開工率當然會隨著大投產的進行而慢慢降低。中國甚至日韓、世界其他地區,會因為中國的大投產會進行優勝劣汰。

  我們看一下需求。這張圖表征了苯乙烯的需求。這張圖是2020年的情況,藍色的圓餅是中國,中國佔苯乙烯需求36的市場,東北亞除了中國以外是佔20%,北美佔12%,西歐14%,其他地區是18。所以它們的份額不太會增長。增長的份額,到了2029年是中國,所以中國未來十年的份額會增大44%,再往會會超過一半(50%)的份額。我們認為中國苯乙烯增長,未來的重心就在中國。長期來看,苯乙烯的需求增長率,從世界範圍內可能只能維持1.8%到2.5%之間,這跟全球GDP增長比較吻合,只是因為中國的增量實在過於龐大,可能給我們業內的人帶來一個錯覺,就是苯乙烯這個行業這麼大投產,包括下游大投產,可能會為這個行業進行非常快速的增長。其實,我們個人認為中國給4.8的負荷增長率,未來十年也就是很高的水平,它可能略低於中國GDP的負荷增長率。北美和歐洲,我們認為能夠維持現有的狀態已經是非常OK的情況。從一個數量級來說,未來十年年均增長率可能在70-80萬噸/年。

  按照下游來看分布,苯乙烯最大的下游在2020年來看還是PS,它有34%的佔比,EPS是22%,ABS20%,就是我們通常稱為的三大下游佔比可能在70%多。到了2029年,我們預測PS份額會稍微降一點,ABS份額會稍微增一點這裡降3%,這裡增2%,EPS相對持平,為什麼?因為ABS有大投產。前面為什麼ABS佔比不高?因為這個東西的技術壁壘比較高,必然導致投產進度沒有那麼快。隨著幾年的技術進步,ABS就有一個大的投產,替代了一部分改苯的需求,會導致份額會有變化。從負荷增長率來看,我們給ABS的比較高,給了3%,因為從很多用途來說,很多用途可以被ABS替代,甚至有一些PS需求,所以ABS是我們最看好的一個行業。EPS也有很多用途和需求在,所以我們認為給1.6%也比較OK。PS,我們還是相對看衰的行業,因為它容易被各種,包括PP、包括ABS,就是容易被其他五大塑膠相互替代。因為從環保角度來說PS做包裝不如PP,所以我們認為PS有增長,但增長不會那麼高。

  這張圖是看一下全球苯乙烯的供應與需求差的情況,比較能夠直觀地看到這條線(2020年)之前的黃色需求累計增長率遠遠大於藍色供應累計增長率,所以差值是這一條粗的綠線,在2020年之前在一個水平線以下,就是說需求大於供應的時代。到了2020年以後,這個詞就比較明顯,就是供應遠遠大於需求的時代。所以2020年,我們認為是苯乙烯的跨時代的元年,包括2019年底大期貨的上市。

  所以我們認為苯乙烯的開工率,就像我剛才說的在2018年、2019年會達到高峰,完了之後會慢慢回落。苯乙烯將結束過去很多年的高景氣、高利潤的周期,長期維持相對平衡或者比較低利潤的格局。

  從全球範圍來說,低成本的地區將更加具有生產優勢,比如美國、中東長期具有優勢。落後的產能會慢慢淘汰,比如西歐甚至包括日韓的裝置,當然中國內地非一體化的裝置是不可抗力的,這是時代的選擇,沒有辦法。因為中長期供應的優勝劣汰以後,我們認為會重新洗牌,洗牌以後苯乙烯行業會有一些新的東西誕生。當然這個東西比較長遠,我也說不清楚,我們也希望這個行業有一些新的機會的產生。

  剛才說到劣勝優汰的問題,這張圖顯示日本和韓國所有裝置的地理位置、制法,以及是不是由乙烯供應、成本供應,以及下游配套情況。日本是最沒有競爭力的地區,為什麼?它光乙烯的一體化都很少,idemitsu有三套服置是乙烯,像太陽石化,我個人認為是最沒有競爭力的裝置,因為它的成本和乙烯需要外采,目標市場全部都是出口。像新日鐵包括idemitsu裝置沒有下游,但它相比太陽石化還是有成本優勢。包括Asahi的裝置,包括Chiba的裝置,雖然成本效應不太好,但那個地方有大量的下游的存在,所以還需要苯乙烯的供應。這是日本的裝置情況。

  我們可以看到日本的裝置都有Monsanto、Lummus裝置,韓國很多新的裝置都是用Badger、Fina。從裝置工藝角度來看,Fina這一套服置也不能說很好於Monsanto的裝置,但是從韓國的狀況包括國內的新投產的裝置,恆力、浙石化都是用這一套制法,它的制法相比原先的Monsanto、Lummus的技術肯定有優勢,要不然這麼新的裝置不可能選用這麼新的裝置。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日本的競爭力弱於韓國。韓國全部都是一體化裝置,很少有外采。這個數字有點錯誤,它整體合起來應該是300萬噸。我們看一下大山這一邊,下游是有缺失,供應有一處,所以大山是出口導向,出口導向主要是中國。但現在因為中國的反傾銷,它可能去別的地方出口。LG和YNCC下游有缺口,包括SKC在Ulsan的裝置,所以他們的原料進口,要麼是國內自己,要麼就是日本,根據它自己的效益進行優化。所以我們認為韓國的裝置沒有那麼強的競爭力(相比中國),因為它是出口導向的國家,但比起日本還有一定的競爭力。但總體來看,日韓裝置工業品分布結構包括產能經濟性來說,還是有非常大的可能性是被中國的新增裝置所替代。

  我們看一下這個圖,麗水和蔚山有苯乙烯缺口的存在,它的供應是由於德山從日本的裝置過去,符合經濟性的地理位置。千葉、大風這邊主要以出口為導向,主要是去中國,以前可能會去韓國,但現在反傾銷以後,流向肯定全部去中國。關於運動的問題,東北亞之間的運費很便宜,可能20-30美金,可能回頭船更便宜,相當於一兩百元的人民幣,可能是車運的價格,所以從經濟性來說運輸是沒有問題的。

  全球以及中國的物流平衡。我們看一下全球的產能,剛才張福琴總也說了一下,我們這邊過一下。北美有582萬噸的產能不會變,包括南美的一些產能可能會有一些微調,西歐是520萬噸,中東是300多萬噸,世界其他地區是300多萬噸,它的增量主要在東北亞,東北亞主要在中國,可以理解為全部在中國。

  我們看一下進口數據。2019年到2020年,我拉了兩年的數據,進口量差不多都在300多萬噸,沙特一直是中國的第一大進口國,包括科威特也有很多,科威特也有伊朗也有很多量過來,所以我們認為中東地區的量不被印度或者土耳其等國家分流,它最終大概率還會來中國。韓國和日本的量,本來韓國是中國很大的進口國,反傾銷以後,有一些貨會來一些,其他的貨全部從日本過來。台灣的貨物,從台灣台化發到寧波台化,基本上都是自供。美國貨反傾銷以後量很少,我認為它以後不一定會來。東南亞,因為也是相對來說供應有溢出的地區,又沒有反傾銷,有一些還是會來中國。

  這是反傾銷以後的物料平衡。因為反傾銷在苯乙烯上大期貨之前,反傾銷對苯乙烯行業也是劃時代意義的東西。我們可以看到這邊的韓國,從2017年到2018年來中國的量直接少了74萬噸,日本去韓國的量少了34萬噸,取而代之的是日本到中國的量增加20多萬噸,台灣去中國的量又增加了很多。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從中東本來去歐洲的量減少,因為它儘量發往中國。北美這邊的變化,因為美國來不了中國,來亞洲的量整整少了24萬噸取而代之,美國把很多貨拉到歐洲,又從歐洲拉到中國,進行了曲線救國策略。東南亞一直是穩定的輸出點,來到中國,因為反傾銷以後會減少去印度的量,把能夠置換出來的非反傾銷的貨拉往中國。

  我拿這張圖,說一下全球的區域性的自己的平衡。我為什麼沒有拿2020年的圖?因為2020年是疫情期間,它的供需完全錯亂,沒有什麼代表性,所以我選取了2019年的圖,能夠比較直觀地表征全球的供需平衡狀況。歐洲是一個非常平衡的區域,因為它經過這麼多年的工業化,特別是石油工業化的地區,它的供應和需求是經過了幾十年的自我平衡。所以說它上游肯定配下游,下游肯定配上游,不太會說以出口為導向,就是有多少用多少的區域。因為中東的獨特優勢,石化產品肯定是一個出口地,需求肯定沒有供應來得足,所以它是一個溢出的。印度是一個沒有苯乙烯裝置的國家,所有的苯乙烯都是進口,從中東、東南亞進口。而東南亞是相對平衡,但它還是有一部分的量是出口,主要去印度和中國。美國也是一個出口地,它的量來不了亞洲,亞洲不太多以後,它歐洲的也挺多,但亞洲還是會來,去印度、韓國、台灣去洲際物流貿易置換。南美一直是需求大於供應,因為南美的量比較小,基本上從美國拉一點貨過去就OK。東北亞產量也大,需求也大,整體來說還是缺口,主要缺口在中國,因為日韓都是溢出地,所以供應的缺失全部是中國,算上日韓的溢出,所以中國的缺口比較大。

  大概看一下從歐洲裝貨來中國的時間和運費,包括從美國的時間和運費。

  看一下中國內部的平衡。這張是2019年的平衡。西北肯定有量多的來華東,華北也是一個平衡的區域,因為那時候寶萊沒有開。華東有大量的缺口,包括華南也有溢出。因為中東過去,第一站到歐洲都是卸華南的,所以一般來說華南是淨流入的進口地。

  這是2020年的圖,東北和寶萊由於恆力的新投產,它變成貨源輸出地。西北和華北的差別不大,西北主要是看它的PS開的怎麼樣,來華東的量其實不太多。華東永遠是一個主戰場。這個時候,到華南的時候,量會大起來,需求有了新的擴產,包括龍光信達在東莞那邊的投產,所以會導致需求上來說它這邊會是一個缺口,而華東一直是一個缺口。這是中國區域性的平衡,所以中國總結一點,中海殼二期已經投出來了,包括中化泉州,這樣的話華南肯定也是一個溢出地。所以全中國來看,除了華東,都是溢出地。所以以後的市場可能就集中在華東。

  我們來說一下大商所的大期貨如何助力苯乙烯行業的健康發展的議題。首先感慨一下大商所領導們的智慧,因為我認為它的上市時間非常完美,2019年底。2020年恆力浙石化就投出來了。2017年反傾銷,2018年最低庫存2萬噸,如果這個時候上,我估計這個品種就死了。所以2019年的上市時間非常完美,因為有足夠的貨源進行交易。因為上了氫投產以後,對苯乙烯產業格局會有顛覆性的改變。另外一點,期貨有價格發現的功能,這是比較基礎的功能,還有套期保值的功能,所以這兩個功能在苯乙烯行業上,應該說發揮的還是比較淋灕盡致。最重要的一點,因為大商所有國家背書在,個人認為它是全國甚至全世界最可靠的交易平台。因為除了這個交易平台,沒有這麼大容量的安全交易性平台了,當然以前還有一些平台在,但是我認為它的可靠度上,地方政府背書和國家背書是兩個概念性的東西。

  總結,大期貨的上市,極大的增加了場內場外安全交易活躍度,還有期貨的功能,期貨功能還能夠帶來很多的協同性的影響,能夠最大程度發揮的東西。

  這張圖是2019年9月26日苯乙烯上市,我們能看到它的價格發現功能發揮得淋灕盡致。上市那一天開始過了幾天,因為2020年初浙石化大量投產,包括恆力。你看上市以前苯乙烯的利潤就是一台印鈔機,所有的苯乙烯工廠就是一台印鈔機,幾乎是瘋狂的利潤。這種情況下下游很慘。沒有這個期貨功能發現以前,這個產業的利潤怎麼樣分配是值得商榷的。除了ABS利潤很好,別的下游都很慘。也就是說那時候確實是需求大於供應,但這個需求大於供應,能不能夠一定要讓苯乙烯擁有這麼高的利潤,而下游一點利潤都沒有?這個問題值得商榷,因為那時候沒有大期貨這個東西,沒有產業鏈的玩家願意做這個事情或者推動這件事情,墨守成規這麼幾年就過去了。苯乙烯上市以後,利潤打壓的非常明顯,這個東西就說明大商所的期貨完全加速了它的健康發展,當然這是價格發現的功能,我認為是發揮得淋灕盡致。

  說一下產業變化。大期貨以前,苯乙烯產業鏈參與者非常有限,就是傳統的貿易商和產業鏈玩家,現在就是各種資金、資管公司包括一些場外玩家,甚至個人玩家都能參與的市場,我認為非常健康。大期貨時代以前,就像我剛才說的苯乙烯的生產工廠以及寡頭貿易商的話語權非常重,他們確實可以左右市場短時間甚至中期的走向,這是非常明顯的,因為商人都是逐利的。大期貨時代以後,市場更加多元化,市場集中度更低。從這個角度來看,使市場更加健康,因為集中度低的東西,永遠市場是健康的;集中度高的,肯定受到壟斷,肯定不健康。大期貨以前,我認為它的市場驅動比較混亂,比如說以前一個大貿易商,看到他出來買一堆,這個市場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然後買盤追一堆,市場出來,可能幾個比較優秀的玩家就隨便賣一兩單貨,可能市場認為發生了什麼大事情,又跌了一堆,這種情況比較常見,所以它的驅動比較混亂。但是中短期來看,這個市場還是有一點混亂。從現在來看,雖然苯乙烯的波動相比大期貨其他品種來說還是一個被稱為“魔鬼品種”,因為還是波動率比較大的品種,但是在我眼裏它的波動以及市場的運行已經相對比較健康,雖然還是中短期會受資金或者一些事件來過度拔高或者過度壓低的情況下,但是相比以前市場真的健康很多,因為很少又說寡頭企業或者寡頭貿易商能夠左右一些市場,相對來說這是比較難的事情。

  以前經常說整個市場沒有合適的套保或者套利工具,當然有華西村甚至一些美金,但是量不夠匹配。而現在有充分的交易工具。

  關於交易來說,那時候是比較簡單的,就是買或者賣,相對來說比較傳統,就跟賣其他東西沒有差別。上了大期貨以後,有各種各樣的新的價格模式、交易模式,像點價模式等,比較健康。因為對上下游企業來說有更多的選擇性,不太會說拘泥於以前的模式。以前產業鏈玩家特別是利潤上,享受紅利的企業對這個東西比較牴觸,因為商人都是逐利,如果我的企業擁有大量利潤,我當然不願意用其他的工具分我的一塊蛋糕,這是簡單的邏輯。但是上了大期貨以後,所有的玩家,賺錢的也好,不賺錢的也好,貿易商或者玩家必須適應這樣的規則,就是說產業鏈利潤分布更加均衡,要不然總不能利潤完全在某一端,這樣對產業鏈的發展不健康,所以這個東西對產業鏈的改變挺大。有了大期貨以後,融入化工的大家庭,包括苯乙烯下游PS、ABS甚至它隔壁的其他五大塑膠,它中間的內在可替代性或者協同效應能夠完美地發掘,至少有動力和機遇給你發掘這樣的機會。

  總結,期貨不改變品種本身的供需,但是它是服務產業用戶的,加速了市場更健康的發展,這是從大的方向看。

  這是交易體量,不太準,因為這個東西沒法很量化地統計。上期貨以前,現貨市場每年交易量可能在500萬噸,遠期市場可能在1500,我估計華西村1500差不多,美金實貨和紙貨500、150。大概合起來,差不多四千多萬噸的一年的交易量。我看了一下大期貨,我看了3月份,它每天的交易量在20萬手-60萬手,這是比較正常的交易波動,可能多的時候會有八九十萬手甚至100萬手,我就不拿來做例子,它一天的交易量可能在120-300萬,體量是指數級的放大。大商所的上市,同樣帶動了期貨市場的跟進,它的交易量也明顯放量了。對於產業鏈玩家來說是好的事情,至少我要做決策或者要做一些動作的時候,交易量足夠我做這樣的東西。

  講一下企業實際的,透過我產業用戶的實際出發。以前賣家的賣貨方式比較單一,作為工廠,可能前一年年底出來賣一些紙貨,主要以均價模式為主的賣紙貨,而且賣的比例非常高。遠期市場以及現貨貿易,就是我的物料要平衡,然後出來買或者出來賣,做一堆這樣的操作就完了。現在賣家有大期貨以後,合約賣的比例也可以小一點,因為大期貨有足夠的體量可以容納沒有完成的賣方的計劃量。遠期銷售的均價模式是比較主要的銷售模式,因為本身波動就很大,買家或者賣家不太願意買一些固定價,除非我有銷售訂單去鎖定。為什麼?因為一個固定價對我們來說是非常有風險的事情,買賣或者賣均價是相對保守的策略。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有了大期貨以後,買方或者賣方的采購或者銷售策略可以相對激進一點點,賣家可以少賣一點合約,買家可以少買一點合約,因為有這樣的期貨平台,配合其他紙貨的產業鏈貿易玩家或者資管公司的介入,我可以透過我想穫得的怎樣的利益,去做一些調整和優化。因為工具多了,買家或者賣家的選擇肯定多了,這對買家而言是特別幸福的一件事情,因為以前買貨很容易給賣家逼空,逼空倒不至於,但我要鎖這個貨很難,因為紙貨市場基本上聽到買家出來買就直接退縮,賣盤至少推100,而現在不太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也沒有人知道我買多少貨或者我賣多少貨,這樣會平抑市場情緒性的波動,我認為是非常好的一種方式。就像我們工廠而言,一年可能在中國40萬噸的產量,我一天如果想買一個月的量,大期貨點幾千張,一點問題也沒有。如果放以前,一天如果買一船貨還好,我買三船貨肯定買不了,除非被宰,就是在貨緊的時候,現在就不太出現這種情況。當然對賣家也一樣,如果你貨多的時候,賣家出來賣貨,這個市場肯定又是一噸狂跌,就說誰誰誰可能賣不掉了。這些短期情緒性的東西,會影響企業的效益,因為我們這個決定做出去,在當天可能會影響後面一個月,所以這確實是不太好的地方。而現在,相對來說平心而論比較健康,買家或者賣家可以根據自己的策略做一些事情,以前會有抱怨說誰控制了市場,現在不太有這種情況的發生。即使有傳言,相對來說謠言的概率會多一點。

  我的演講到此結束,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