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演講1:目前國內國際宏觀經濟形勢分析

來源:發佈時間:2021年09月23日

魯政委_副本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興業研究公司副總裁 魯政委

尊敬的各位領導,尊敬的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大家好!

  我今天報告的題目是從逆周期到跨周期,我今天報告的內容分三個部分,第一個部分,講眼下的經濟形勢。第二部分,講經濟形勢,特別是未來碳達峰、碳中和對於大宗產品,包括農牧業相關大宗商品的影響。第三部分,分析我們的政策態勢。

  對於眼下的經濟形勢,我把它概括為一句話就叫反彈後的放緩。反彈是指從疫情當中,當然是指從去年以來疫情當中的反彈,而這次的放緩它也是經濟衝到一定水平之後的放緩,這個放緩在眼下是全球性的。所以,我們來看一下國際形勢,我這裡有一張關於花旗意外指數的一個數據,花旗意外指數如果超過0以上,那就表示經濟比想的好,比想的好當然表示經濟很強勁。我們看的很清楚,大概從第二季度開始,非常明顯的花旗意外指數開始走低,而到現在所有主要的經濟體對於花旗意外指數來說都在0附近,也就是說沒有什麼意外。這就意味著經濟已經在開始從高峰回落,那美國的回落是什麼原因呢?很簡單,從去年到今年美國政府給普通居民發錢,到了現在馬上要停止不發了。這樣帶來的是大家錢花完了,消費的動力就下來了,所以隨後美國的動力會在哪裏呢?我們看到美國國會在8月剛剛透過基礎設施投資和就業法案。所以它未來要靠基礎設施的投資進行支撐,就大數是5000多億美元。另外一個歐洲我們也看到它的經濟反彈到小的峰值之後開始放緩,所以現在歐洲也開始在推幾組長周期的投資刺激計劃,說它長周期有多長,是指從今明兩年開始逐步落地,這個規劃一直覆蓋到2026到2027年,所以美都有一個特點,刺激政策不像國內,國內的政策刺激要是有的話,從過去的經驗來看來得比較快,所以短期很容易見效,所以歐美跨越很長的周期,在短期看效果似乎不明顯。這對應著出口來說,就意味著未來我們的出口會慢慢由之前防疫物資、消費品開始更多過渡到資本品,也就是說投資所需要的這些商品出口商。

  如果現在把目光換到國內,如果看三個采購經理人PMI指數,製造業的、建築業的和服務業的,會看到在最新一個月,除了建築業因為上個月出現的疫情下落之後有所反彈,但是反彈之後還是沒有超過過去的水平,製造業有小幅放緩,而服務業放緩的幅度更大。所以這樣綜合來看,中國的經濟一定是放緩的。如看果我們進一步來看製造業,製造業的采購經理人指數PMI幾個關鍵的指標,現在只有生產還在50以上,也就是還在擴張線以上,而其他主要指標都走到了50這個坎上,甚至在下邊。比如說最低的兩個指標,一個是供應商配送時間,一個是新出口訂單。其實這兩件事是有聯系的,我們從公開報道當中都看得見關於這兩個方面報道。我們看到出口運費翻番的向上漲,比如說今年中國到歐洲的運費最多漲了超過300%,那邊有需求這邊有供給,但是過不去,集裝箱一箱難求。所以,這些直接影響到現在的出口。現在我們看到的數據是出口同比和新訂單是背離的,也就是說新訂單在往下走,但是出口數據還很好,其實這個很好是因為有以前的訂單,新訂單的指數具有前瞻性,也就是說現在看到它不行,但是過一段時間我們的出口可能就會開始出現回落,所以這個過一段要過多久呢?通常聖誕節之後會看到中國經濟的增速更為明顯的放緩。當然我們對這個也要有信心,因為經過這一輪疫情之後,中國的出口在全球的佔比已經進一步上昇,到了史無前例的水平,比如到了全球出口份額15%左右。所以,我們有一個研究叫事件塑造的歷史。什麼意思呢?也就是說看似疫情這件事來的很突然,也很偶然。但是,由於中國的企業快速的調整,我們有全產業鏈快速的調整,快速的轉型,我們很快的形成了全球的供應中心,使得我們在全球出口當中的份額迅速的上昇。這些會不會因為疫情而立刻消失呢?疫情退去之後,中國的出後份額會有一些下降。但是,一定不會退到疫情之前那樣的出口份額上,也就是說我們會比那個份額要高一些,所以這一點我們還是要有信心,這是我們講的外部需求。應該說在今年很大程度上外需支援了中國經濟的絕大部分的邊際增長,就是新的增長貢獻的部分。

  而內部的,我們現在也看到對於房地產的持續調控,由此導致需求有所放緩,所以我們現在遇到的是,外部的出口有放緩的趨勢,內部的房地產調控也帶來的使得它有所放緩。所以,這些共同構成了中國經濟放緩的直接原因。我們看到5月以來的工業企業產銷率持續低於最近四年當季的水平。也就是說,你做出來但是賣出去的比例不夠高,在最近四年裏都是比較低的。所以,我們看到製造業現在被動進入補庫存的階段。雖然生產指數還可以,但是賣的不如之前,那倉庫裏放的東西就多了。所以,我們看到最新公佈的工業數據,絕大部分數據是開始出現放緩的。

  但是,與此同時,除了看到經濟的放緩之外,還沒有看到系統性的政策調整,就是總量的,比較大力度的,也就是說我們看到貨幣條件,無論是M2社會融資,我們看到在一個相對來說比較低的水平上,現在不再下降,有小幅的反彈,但是這個反彈的力度還不是很大。然後財政的政策目前也還沒有明顯轉向投資的動向。

  如果進一步去看中國經濟的結構,這幾年非常突出的一個特點就是經濟再好也只是一些行業在好,經濟再差也有一些行業還不錯。所以,這清晰的顯示了中國經濟正進入一個深刻的結構調整階段。到底哪些好呢?我們的分析把它分為這麼幾個部分,基礎工業,內銷的輕工業,外貿的輕工業,設備製造業,高新技術製造業。看的非常明顯的就是基礎工業,就是鋼鐵、有色、化工、煤炭等等這些,這一輪其實都表現的還比較良好,就是因為我們去產能最先從他們開始,所以他們的產能現在去的比較充分,也就是說由這個縮影可以看到,凡是產能去的比較充分的產業,現在都表現的不錯。另外一個不錯的就是高新技術製造業,這裡包括醫藥、電腦電子、儀器儀表、電氣新能源等等這些,它都屬於供需雙方同時擴張,就是需求擴張也很快,供給擴張也很快,所以表現特別好。

  除此之外的其他一些行業都仍然在經歷比較明顯的結構調整。所以,即使在眼下貨幣政策相當寬松的情況下,會發現這些行業當中哪些在進行投資呢?基礎工業,我們剛才講的鋼鐵、化工這些有一些投資,然後高新技術產業這些行業出現普遍增加投資,而其他的輕工業,無論是內銷的還是外銷的,其實投資還是負增長。負增長是什麼含義呢?就是它還在去產能,所以這就是中國經濟結構變化深刻的特徵。在經濟逐步放緩背景下,我們看到融資需求現在也開始放緩,這是目前的經濟形勢。那就是眼下這種放緩的預計要持續到第四季度,明年的第一季度都會是經濟總體有放緩壓力的狀態。

  現在進入到第二部分,就是碳中和和大宗商品。其實碳中和雖然是一個遠景,比如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但是為了使得我們這個遠景最終能夠順利的實現。所以,我們要把握好節奏,把握好力度。我們看到8月17日,國家發改委在新聞發佈會上有這麼一段話,講到了要督促各地壓減擬上馬的“兩高”項目,為什麼要減少擬上馬的“兩高”項目呢?我們現在2021年了,現在上馬,很多項目的設計壽命是30年左右,那就是2050年。所以,這就意味著從現在你還在攀,就是碳的排放還會繼續明顯的增加,這會給2060年前的碳中和造成巨大的壓力。所以,我們現在總的原則是先破後立,碳達峰不是攀高峰,現在要為未來的長遠做打算。對於現在碳排放比較高的,已經建成的老項目,如果在沒有找到替代方案之前還不能把它停下來,我們要積極的尋找建立新的替代的方案。對於沒有上的高排放的項目,這個時候就不能再上了。因為上了之後,對於這個項目個體來說會形成擱淺資產,隨著將來對於高碳排的,無論叫碳稅也好或者碳配額交易也好,都會給它帶來額外的成本。這些項目現在看來短期可能是賺錢的,但是在中長期卻未必是賺錢的。由於這樣會帶來一個非常重要的影響,對於高碳排行業投資預期收益率會有影響,我們剛才講的這些基礎行業,比如說鋼鐵、煤炭、化工,很多行業以目前的技術來看,碳排還是比較高的。大家就覺得現在要不要投呢,雖然現在供不應求,投了之後等多年終於開始這個項目正式運作,可以有收益的時候,但是那個時候很可能替代方案出來了,那時候碳排放成本上昇了,可能導致這個項目最終預期收益率降低,甚至乃至出現虧損,如果是這樣現在不投了。所以,這就導致我們看到最近兩年所有高碳排的產品價格都漲的比較快。因為不只是中國如此,在全球也是如此。所以,看到最近幾個月工業品出廠價格PPI環比的主要拉動價全部是這些高碳排的,比如說煤炭的采選,石油的加工,化學製造,油氣開在等等都屬於這些領域。

  由於對能耗雙控,包括國際環境的變化,比如說幾內亞,因為幾內亞提供了全球1/4的鋁土礦,同時由於我們國內進行能耗控制。所以,很多鋁,就是電解鋁這些它們的供應、生產不能滿負荷生產。所以,最近出現鋁價格的明顯上昇。

  講到這裡,我們還沒有講到農牧產品,我們現在來回顧一下,總書記在2020年9月22日第75屆聯大一般性辯論上,那次承諾中國的雙碳目標是怎麼講的,他說中國將提高國家自主共建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爭於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我們國家的氣候特使謝振華主任在今年7月24日,全球財富論壇2021北京峰會全球綠色復蘇與ESG投資機遇這個論壇上,他的解釋是說2030年前碳達峰是二氧化碳的達峰,但是2060年前的碳中和的碳是全部經濟領域的溫室氣體。所以,我們口語當中通常講的談有狹義和廣義的概念,狹義的就是二氧化碳,廣義的就是所有的《京都議定書》認定的幾種溫室氣體。不僅包含二氧化碳,還包含甲烷以及含氟的化合物等等這些不是二氧化碳的溫室氣體。從全球溫室氣體以及中國溫室氣體排放結構來看,大致是這麼幾種,二氧化碳佔目前總排放量的比例是很高的,7到8成,甲烷大概1成,氧化亞氮大概是3%到5%,含氟不到3%,是這樣的一個結構。所以,我們往往很關注二氧化碳,我們忘了甲烷。其實從造成溫室氣體的效應來講,甲烷的潛熱值比二氧化碳還要高,只是因為它在空氣當中長期存在的時間不像二氧化碳那麼穩定,而且它的排放量沒有二氧化碳那麼多,所以目前首要目標是二氧化碳。但是,最終到2060年前這個階段還是要關注甲烷的,而農業的很多東西就跟甲烷有關。

  所以,我們看到在2021年3月15日,總書記支援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講到中國的雙碳目標,他說“十四五”是碳達峰的關鍵期和窗口期,要重點做好以下幾項工作,要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控制化石能源總量,著力提高利用效率,實施可再生能源替代方案,深化電力體制改革,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講到了要實施重點行業領域的減污降碳行動,包括工業領域、建築領域、交通領域。然後講到了要加快推進碳排放權交易,積極發展綠色金融。在最後講到了要提升生態碳匯,有效發揮森林、草原、濕地、海洋、土壤、凍土的固碳作用,提升生態系統的碳匯增量。所以,我們剛才講了從整個經濟來講碳主要是從哪裏排出來的呢?如果穿透來看,比如說我們經常講建築排碳,如果建築不照明,不取暖,不制冷,不供熱水,這個建築其實基本就不排碳。所以,穿透了看整個經濟體系88%的碳,中國經濟是來自於能源。其他的排碳大概只有10%多一些,所以長期碳中和的路徑說起來其實非常清晰,第一句話就是電力系統的零碳化,第二個就是能源系統的電力化,這兩句話非常關鍵。也就是說,把所有電力全部讓它零碳,幾乎不排碳,同時讓所有能源全部都用上不排碳的電,這樣就實現碳中和。舉一個例子大家非常容易理解,比如說我們過去開車是燒汽油,現在把它變成電動車,如果是火電恐怕還不行,如果電力來自於清潔能源,整個交通產業鏈都不排碳了,那建築也是一樣的,工業也是一樣的,如果整個工業生產過程用的都是綠色電力,但實際上有幾個領域工業改造還是任務比較艱巨的,比如說煉鋼這裡的焦炭不僅扮演了加熱的功能,它還是還原劑。比如說建築材料,關於水泥,那裏面燒的煤炭也不僅僅是加熱,它還是個還原劑。因為電很多時候只能加熱,還要找替代的還原劑,所以這意味著這些領域也要發生深刻的變化。這都是其他的領域,但是這些其他的領域對整個大宗商品結構性的影響我認為有兩點特別值得關注。

  第一點,對於黑色系和有色系會產生分化。黑色是短期,很可能是要利多一些,我們剛才講到,因為在碳達峰、碳中和預期下會影響投資人預期,從而影響短期的缺口,但是又不能迅速投資把它補上,所以短期對於它的價格可能是有幫助的,維持它的價格。但是,對於長期黑色系總體排碳量比較高,所以長期是利空的。而對於有色系在碳中和方向下,很可能它的需求還是增加的。比如說銅,過去原本不需要這麼多銅,但是電動車的用銅量據說是汽油的4倍,很多分散式的光伏電站,每個電站背後就是一圈銅絲。5G的通信小基站,每個基站裏面都是一圈銅絲,過去原本都是不用這些的。所以有色的需求會增加。比如說關於鋁這些,其實對光伏板,包括汽車的輕量化,鎂鋁合金這些都會帶來有色需求的增加,所以這是第一個結構性的影響。

  第二點,對於大宗商品結構性的影響,就是跟可能過去大家沒有關注的大宗商品,會成為非常重要的大宗商品,開始登堂入室。比如說最典型的硅,不僅現在大數據的數字化是硅基的技術,同時太陽能發電現在眼下商業可持續的光伏,本身背後是硅,這些商品未來會作為大宗商品一類,有可能進入到人們的視野,變得像原油一樣的那麼重要。還有包括鋰,就是我們講的現在新能源電池的材料。所以以至於今年老百姓都知道了,有鋰走遍天下,無鋰寸步難行,當然也包括稀土,這些都會改變未來大宗商品的格局,這是我講的對於大宗商品兩個方面的影響。

  對於農牧產品,這裡就跟甲烷的控制就跟生態碳匯密切相關。我們首先講一講在碳排放領域,農牧領域一些正面的機遇。正面的機遇我們都知道,森林、草原、海洋、濕地、土壤、凍土是可以經過開發之後有生態碳匯的功能。但是,我們國家目前只有四個領域的生態碳匯的方法學。一個是造林,也就是種樹,第二個就是種竹子,第三個就是森林的養護,第四個就是竹子的養護。我們目前還有待開發的方法學,比如說草原、濕地、海洋等等。這是新的機會,當然我們也要關注挑戰,這個挑戰最主要的是農業,無論是動物還是植物,在生產過程中都可能出現比較重要的一類溫室氣體的排放甲烷。比如說水稻,甲烷就是植物漚爛之後排出來的,因為水稻是泡在水裏,容易釋放出甲烷,因為我們漚肥是有甲烷氣體的排放。當然甲烷如果能把它收集起來它就變成了清潔的能源。還有反芻動物,最典型的牛,它吃進去東西先放在胃裏面,那就會發酵,發酵也有甲烷的氣體,所以這些反芻動物的排氣是甲烷非常重要的來源。所以有一件文章寫的非常有趣,說如果把全球的牛都集中組成一個國家的話,它的溫室氣體排放,以潛熱值來算,以二氧化碳的當量來算,大概是全球第三大二氧化碳排放國,就是僅次於中國、美國,第三大,就應該是牛之國了。所以農業的壓力還是挺大的,有人算了一下如果以不同的農產品來算,哪些農產品的碳排放比較呢?肯定是肉類,比如說羊肉、牛肉,每一千克的二氧化碳排放都是其他食品最高的,當然雞肉要比它低很多,雞肉和豬肉大概只有牛羊肉的1/4。當然比這個更低的就是大豆,大豆和牛羊肉相比就非常的低。所以,由此帶來的直接含義是什麼呢?在未來碳中和背景下,很可能我們更多需要由動物蛋白變到植物蛋白,也就是說從肉中取得蛋白,變成從豆腐、豆子當中取得蛋白,當然我這只是舉一個方面。

  具體來說,農業的碳中和包括這麼幾條路徑,比如說改善土地的用途,排放的甲烷是不一樣的,或者二氧化碳是不一樣的。比如說最典型的一個撂荒的土地把它種上樹,在這個時候它其實就會增加碳匯,增加二氧化碳的吸收。假定一塊地不僅可以養動物,還可以種植物的話,北方的土地既可以種豆子也可以放牛,如果把它種豆子同樣提供蛋白質,但是種豆子排放的溫室氣體就更少,所以這是第一個改善土地的用途。第二個,就是沼氣與生物質的發電,能夠把排出來的甲烷收集起來把它燒掉。第三個,就是植物蛋白。第四個,就是精準農業,精準農業就使得農業當中的化肥以及二氧化碳、甲烷等等這些排放能夠被精確的回收,充分的利用,還包括垂直農業,垂直農業就不是在地裏種了。還有基因編輯,那基因編輯就更厲害了,主要是裏工業化的生物工程的技術。最後一個就是水產養殖,因為水產養殖溫室氣體的排放要比其他低得多,但是魚類也是非常好的蛋白質補充來源。這是我們在中長期對於農牧業來說也要高度關注碳中和的進展,做好我們的準備,充分利用好碳中和的機遇做好對於挑戰的應對。

  第三部分,我報告的是目前的宏觀政策態勢,我們把它叫跨周期設計。第二季度的數據公佈之後,中央政治局召開了一次會議,部署了下半年的經濟工作,當時講到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推動高品質發展,要做好宏觀政策跨周期調節。我這節的題目,跨周期調節就是來自於這裡。所以,我們要統籌做好今明兩年宏觀政策的銜接,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財政政策要提升政策的效能,合理把握預算類投資和地方債券的發行推動,推動今年底、明年初行政事務工作量,講的這句話非常重要,既講了時間點,也講了要做什麼,就是今年底、明年初會有一些財政投資出來。然後穩健的財政政策,講到了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助力中小企業和困難行業持續恢復。也就是說貨幣政策我們沒有看到對於總量上進一步顯著寬松的部署,而更主要的是結構性的政策支援中小企業和困難行業。講到了要增強宏觀政策的自主性,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很可能到今年年末美聯儲會減少購債的規模,中國該怎麼做,要不要調整我們的政策,講的很清楚,增強政策的自主性,就是我們做我們的。然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這是講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的匯率將繼續保持在一個合適的水平上。最後一句話講到了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穩價的工作,我們看到所謂跨周期和逆周期到底有什麼區別,在今年之前的政策都是逆周期的,逆周期是什麼意思呢?就是經濟好一點政策要有所收緊,經濟差一點政策要有所放松,以此來熨平經濟的短期波動,因為過熱收緊一點就不要過熱了,稍微有點變冷的趨勢趕緊放松就不要那麼冷,這樣經濟整個發展過程就變得很平緩。可以想象就是經濟軌跡更平穩,政策波動更大,因為要靈活的調控,這就是逆周期的政策思維。

  但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使得美聯儲把利率降到0還不起作用,以至於要量化寬松,很多發達經濟體的國債進入了負利率的區間,由此引起了經濟學家和政策當局的深刻反思。大家反思之後有一種聲音就認為,說這就是在2008年之前政策過鷹派,政策收的過緊利率加的過高,導致之後經濟下落的過深,由此使得跌入了通縮的空間,使得房地產泡沫出現的破滅。所以,導致我們要把經濟從谷底拉起來的時候就不得不降息的幅度更大更低,甚至要走到負利率的區間。這個思維反過來想一下,那對應的辦法是什麼呢?如果在2008年之前,面對經濟我們的政策不要那麼緊,物價水平就不會是通縮的,那貨幣政策就不會到0利率的空間,因為實際利率被通脹一平減之後,名義利率就不用到負的,實際利率就可以到負的,那利率就不用降到那麼低。從而就更談不上要用量化寬松了,對應這個含義就叫跨周期,就是政策的波動不要太大,但是這個過程當中物價的變化可以稍微大一點。所以這一輪可以看到,全球大宗商品價格,PPI都出現了比較明顯的波動,但是貨幣政策對它的反應是很小的,這就是一個跨周期的思維,這是在總量上。

  但是,其實跨周期更重要的是關注於經濟的結構,能夠不僅僅讓短期經濟有良好的增長,長期還要有良好的增長。所以,經濟結構的調整就非常的重要。換到國內的政策語言就叫做在總量上要控好經濟的宏觀杠杆率,所以我們看到國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進行地方政府隱形債務的控制,看到了房地產長效機制的建立,看到了我們對於中小微企業要求大力度的支援,看到了鼓勵創新以及對於包括生育政策的調整,教育行業改革,這些全部都屬於跨周期的政策。所以,一句話我把跨周期的政策理解為對於未來的,如果縮窄到對貨幣政策的理解上,貨幣信貸的增速要穩,但是結構要優,增速要穩就意味著現在的水平基本能夠適應經濟的需要,但不能再低了,就是可以稍高一點點,但是在現有水平上這個增速是可以的。結構要優,就是要更多的支援中小微企業。所以,我們看到今年以來在貸款利率上,現在相對於去年,這是到6月份的,因為實際貸款利率是按照季度公佈的,到6月份它已經比去年末下降了10個bp,所以今年國務院要求的進一步降低實際貸款利率的目標,可以說在6月份已經基本上實現了。所以,我們看到由於加強對於小微企業的支援,我們的政策很清楚。所以,今年工信部已經公佈了連續幾批專精特新的企業,這些企業實際上都是中小企業。最近北京證券交易所也推出了,所以大家開玩笑說三胎政策首先從交易所先做一個表率。實際上,北京證券交易所在我看來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政策舉措。它至少在兩點上跟已有的交易所有重大的不同,第一點,就是企業去掛牌門檻更低,市值只要2個億就行了,這個市值的門檻是創業板、科創板的一半,2個億的企業在中國國民經濟當中規模是比較小的,這樣的企業現在都可以上市。所以,這為小微企業提供長期資本性融資非常重要的手段。第二點,已有的交易所都是會員制的,而北京證券交易所是公司的,它就非常像香港證券交易所,香港證券交易所也是一個公司,也盈利,香港證券交易所也在香港證券交易所上市了,這不是繞密碼,就是港交所在港交所上市了。公司制的好處,既然它自己有盈利的目標,它願意把上市企業做多,但是也要控制好風險。所以這就意味著將來它有非常強的動力在全國各地去發掘適合於上市的企業,然後讓它來上市。所以這兩點就意味著小微企業在資本性的融資上,在直接融資環境上得到顯著改善。

  8月24日,人民銀行黨委傳達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精神的時候,講到了說我們未來要把促進共同富裕作為金融工作的出發點,堅持不搞大水漫灌,保持宏觀杠杆率基本穩定,加大對小微、三農、製造業綠色發展的支援,對於鄉村振興的支援。首先很清楚,第一句話總量不搞大水漫灌,宏觀杠杆率基本穩定,這就像我前面解釋的跨周期的,跨周期就是政策的波動性更小,那就是說在PPI顯著上漲的時候,貨幣政策保持平穩。當經濟有一定的下行壓力的時候,貨幣政策可能依然會相對的平穩,不排除有一些調整,但是這個調整幅度很可能比較小。因為穩這個時候是跨周期的非常重要思維。最重要的是結構性的政策,對小微、三農、綠色,對於製造業,對於鄉村振興的支援。所以,我們看到9月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講到,今年再增加3000億元支援小微企業的再貸款,包括引導金融機構開展票據貼現和標準化票據的融資。

  最後,大家還提到,我們前面講到的共同富裕。共同富裕總書記講的很清楚,不是整齊劃一的平均主義,要分階段促進共同富裕,對共同富裕的長期性、艱巨性、複雜性要有充分的估計。具體來說,實現共同富裕第一條還是要鼓勵勤勞致富。第二條就是要堅持基本的經濟制度,基本的經濟制度就是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包括民營企業,民營經濟,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先富帶後富。第三句話,就是我們的社會保障,公共政策要量力而行。我覺得其實這三句話已經講的比較清楚了。

  到現在為止,對於我今天的報告,我可以做一個總結了。總結是三個方面的,第一個,對於經濟形勢,海外與國內同時開始放緩,我國經濟正在經歷深刻的結構性變化,這是第一個方面的總結。第二個,對於宏觀政策來說,政策正在從逆周期到跨周期,歲末年初會有溫和的宏觀政策的托底,保持經濟的平穩。第三個,對於大宗商品,短期有一定的供給約束,但是長期我們要關注碳中和,特別是農牧產品既要關注碳中和帶來的有利的機會,比如在碳匯方面,也要關注碳中和所帶來的挑戰做好應對。謝謝大家。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同仁,女士們、先生們:大家好,我是魯政委,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預祝2021中國農牧產業大會圓滿成功。

  尊敬的各位來賓大家好,我是魯政委,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預祝2021中國農牧產業大會圓滿成功,在新的發展階段,黨中央和國務院高度重視農業產業的安全問題,我國農牧產業由此也迎來了更新的、更好的發展歷史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