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演講4:如何利用期貨力量 助推玉米及深加工產業發展

來源:發佈時間:2021年09月23日

4-石春生

永安期貨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石春生

尊敬的各位來賓、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

  首先,非常感謝大連商品交易所以及中國玉米澱粉工業協會給予我這樣一個機會,跟大家來學習和交流。如何利用期貨力量,利用衍生品助推實體經濟,尤其玉米加工行業的發展,應該說這個提法也是個老話題,近些年來很多企業在利用衍生品方面,應該說非常嫺熟。但同時在新的發展階段,也有很多新的使用方法,也看到有一些相對龍頭企業科學的運用了衍生工具,在整個保值,經營模式創新方面得到了快速的發展。但同時我們也看到一些企業在利用金融工具方面利用不當反而給企業經營造成了風險,因為期貨本身它也是雙刃劍。所以,我今天跟大家分享三個方面,如何正確認識衍生品工具,如何更科學的使用衍生品工具,最後由於期貨也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在產融結合方面的一些思路和想法。

  期貨大家知道,來源於農產品期貨,國內有30多年,過於100多年的歷史。用不用這個衍生工具,我覺得這不是我們探討的話題,已經是如何用好的問題。尤其我們行業發展到今天,同質化競爭,從過去粗放式發展到了精細化發展。所以,過去的超額利潤已經一去不覆返,如何能夠更好利用衍生品期貨工具來對衝風險,經營模式創新,增加供應鏈,讓上下游用戶提供更多選擇權,是每位企業家思考的問題。

  而且,一旦有了期貨以後,我們也看到它的金融屬性也客觀的擺在我們面前。期貨市場截至到目前已經上市100個品種左右,有將近80個商品期貨,將近20餘個期權。這樣的一個金融市場,我們同時也看到去年同期也就在不到5000億自由的期貨市場的保證金,年初在4500億,但去年年底就達到一萬億,到目前一萬兩千億,這是什麼概念?大連商品交易所去年已經成為,有一些農產品品種已經成為全球成交量最大的期貨品種,在全球所有期貨交易所排名當中,大商所也綜合排名第七,有些品種是排名第一的,中國期貨市場不僅產業在積極參與,近1、2年隨著全球貿易戰,隨著疫情,各國政府為了抵禦風險進行的貨幣寬松等等,大量的資金湧入到衍生品市場。這樣他們帶來的一些邏輯,帶來的一些資產配置跟產業的出發點是不同的,這樣對於傳統套期保值的邏輯、一些判斷發生了變化。舉個例子,比如說我們過去看絕對價格低買高賣,後來有了期貨市場看相對價格,看基差。但他們看周期看估值,它更長維度的來看。而且,從資產配置角度來講,跟產業出發點也不盡相同,低買高賣,很多我們認為是相關品種,從資產管理的角度不是這麼看的。所以,我覺得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市場的變化,企業需求的變化,都給我們帶來新的挑戰。

  我們看到價格劇烈變化是客觀存在的,自從有了工業文明以來,其實這個方面都不是受到某一方面能夠左右,能夠做計劃的。我覺得只有利用好工具,正確的認識這樣一個工具才能夠主動管理風險,而不是被動去承受價格波動。很多企業在積極主動認識到這樣的工具之後,有這樣幾個問題出現,當然更多的企業運用的非常好。同時,我們看到很多企業對期貨市場金融屬性這種認識也不系統,缺乏精通期現業務的實踐團隊,包括我們從期貨公司本身來講我們也有很多欠缺,比如很多期貨公司從業人員不懂現貨,是站在金融工具的角度去看市場。我們很多企業也是從現貨的角度看衍生品,一個看近期,一個看遠期等等。而且現貨和期貨運行的又完全不一致,同時有些企業認為期貨因為成本高,有風險,極端情況下就沒有真正的按照經典的傳統的套期保值理論,就是一面有了敞口就及時對衝,而是把窗口放開或者平倉等等。因為畢竟很多期貨品種也在發展階段,我們的生產經營是連續的,但是期貨市場有些品種確實存在不連續的問題,這給套保很多企業帶來不一致的問題。包括可能交割地等等,包括交割品等等。當然後面我會提到合作的問題,就是產融結合的問題,有很多專業服務會很好解決這樣問題,這是客觀存在的。

  期貨市場應用好的企業,這些年下來應該說總結出很多自己的特點,而且深刻理解本身期貨並沒有什麼高深的地方,它的後面都是貨,一個現貨一個遠期貨,就是多了采購和銷售,不要把它看的太覆。但是,我前面說了由於市場結構的變化,由於市場裏投資者的變化,比如說有些事件它會放大。因為畢竟是遠期市場。所以這給我們傳統企業判斷這市場,對衝這個市場會帶來一些風險。這需要我們正確認識這個市場到底能夠給我們帶來什麼,這個工具它也不會全部解決我們的問題,首先我們自己要正確認識這個市場,我們也要識別出自己的風險在哪,風險敞口是什麼,然後去應用這樣的工具。比如說我們面臨的價格波動,這是我們每天企業都面臨的,比如說我們面臨的庫存,我們天天在生產經營當中能夠感受到我們的庫存消費,行業的變化,未來能漲庫存多存一點的問題,但是又有物理和資金的問題。包括資金壓力,包括利潤等等,這些方面應該說無時無刻都在伴隨著企業的經營,但這些方面應該說衍生品如果我們正確去理解和運用,都能夠有很好的解決方案。

  所以,我想首先第一個我覺得正確認識衍生工具,跟自己的風險敞口,每個發展階段風險敞口,風險的運用去結合起來,這是我們每位企業要正確面對的問題。這些方面我就不展開講,傳統的套保大家都已經非常熟悉了,運用的很好,在有些品種上其實基差也是一個比較傳統的。我們這些年看下來,尤其近1、2年真正做基差,基差套利的實際上也很受傷,因為市場結構的一些變化。所以,我們看下來有狹義的基差和廣義的基差,怎麼講?就是傳統的基差就是期現,這邊現貨減期貨等等。但事實上我們發現我們的競爭對手,甚至很多風險子公司它已經不僅在傳統基差方面,它把區域價差、品質差,都很好的結合起來,而且更系統研究基差業務的類型,傳統透過基差保值能夠解決絕對價格的風險。同時,也透過相對價格,基差的一些判斷進行結合。同時,我們更多的去做一些基差貿易,比如說透過基差鎖定點價,鎖定加工費等等,而且一些專業公司也透過基差給企業做專業服務。它的由來就是這麼一個立體的價差,這是傳統企業,當然有很多企業運用的也非常好,也有很多企業在傳統期現結合,傳統的價差基礎上,已經把這個市場上內外結構,品種結構,區域結構,月間結構運用的非常好,不僅創設了很多選擇權,包括給供應鏈,也增厚了自身的利潤。同時,對市場未來的判斷,透過這些方面的立體研究,也能夠相對來講更平穩健康的運用衍生品。

  所以,從狹義和廣義的價差現在來看,確實現在到了一個深水區。如果簡單的一個期現價差,有些時候會非常受傷,比如說像我們玉米而言,去年大家預期向好,有升水,實際現在是貼水,貼水和升水這種價差的結合是自身交易價差還是透過價差而言,在供應鏈當中去結合,這裡可以運用出也有很多的方法,比如說反套、正套,包括遠期預售,包括二次點價等等,包括區域加價差怎麼結合,品質之間的價差怎麼結合等等,這裡有時間性、空間性,包括基本面的供求,這裡確實要有專業的團隊,要有數據的分析,要把這些價差都要跟蹤下來,才能夠形成自己的交易模式。

  同時,科學的使用這些衍生工具也要根據自己發展的階段,包括自己發展過程當中所需要的,比如說短期想鎖定成本,因為我們每天在經營當中能夠深刻感受到供求的關係,像去年大幅的上漲,我們不可能一下存三個月貨或者半年的貨,那透過期貨市場建立虛擬庫存,也可以透過期貨市場鎖定傳統業務不可能達到的,甚至鎖定一年的貨。我們現在有的子公司已經可以一年半,透過場外期權也可以去報,那就根據我們未來的訂單,未來的判斷,你的訴求是什麼,完全可以透過場內外的金融工具來鎖定原料,來優化我們的庫存,我後面會舉一個例子,我們有些企業必須有庫存,甚至有些本身做物流或者倉儲的,怎麼能夠把這些庫存更好的透過衍生工具進行優化,或者你委託專業機構去優化等等,去減少絕對價格風險,我覺得這些方面,我們已經有很多實際的案例,本身一些案例大商所網站也都能夠查到。

  這些數據的變化來源於數據的跟蹤,我相信一些企業都要有這樣的團隊。所以,我們在跟企業合作當中,首先要建議企業,現在當然我們很多企業已經做的非常好,就是要有專業的團隊,要三分立,有資料庫。所以,我覺得這是我們運用衍生品基礎的基礎。如果沒有這樣很好的風控團隊,沒有交易專業部門的話一定要委託專業期貨公司,因為現在期貨公司已經不是過去只提供通道業務,只提供1.0那種說教式的,所謂的策略,現在期貨公司已經透過風險子公司跟產業用戶緊密結合提供2.0的服務,就是產品化和解決方案,你可以把訴求對衝給期貨公司,由期貨子公司進場,所謂風險進場,企業不進場,人不進場,這種價差的波動,它去實現。後面我也會跟大家比較一下價差跟傳統期貨和期權的不同,就是現在工具會越來越多。

  所以,從廣義和狹義基差來講,為什麼我在這方面展開講一下,就是現在企業的發展對傳統工具應用非常嫺熟,但是現在市場越來越複雜。所以,我們更多要建立這樣的體系,從基差來講我們的交易數據,交易邏輯也要清楚。比如說期現價差應該怎麼分析,怎麼建立,區域價差,產業鏈利潤怎麼鎖定,產業鏈之間的跨品種怎麼對衝,跨產業怎麼結合,這些方面從美國,從全球成熟的市場就這麼發展過來。當年在美國有個穫得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叫馬科維茨他的投資組合當中已經多次提到,投資組合從資產管理來講它就是一個資產配置,投資組合當中如果沒有衍生品也不可能達到資產的配置,所以國外都是混業經營,中國是分業。我們在產業當中利用它,也要把這些方面要理解,要了解,要整合起來,才能達到更好的解決風險敞口的目的,而且不僅解決風險敞口,我們透過這些方面的判斷,增加更多風險對衝手段。

  近年來,大家也深刻感受到,除了傳統期貨工具以外,我們更多一些公司在應用期權、含權貿易。我個人認為期權,因為證監會、交易所也非常重視,我們現在大概上了不到30個期權,當然現在像大商所為主還建立“一圈兩中心”,大力拓展場外市場,實際上就是解決場內標準化合約有時候不能滿足企業個性化、多元化需求,透過場外市場,透過期權含貿易給很多企業,給上下游提供個性化的。所以,我們為什麼有很多企業,當然大企業人才濟濟,運用的非常廣泛,但更多的中小企業其實很困惑,我們也會發現,他們說我們不重視期貨期權,但是會發現尤其是場內期貨太標準化,交割地是指定的,期貨倉單包括期貨合約設計等等,它的現貨當中有很多品類,期貨標準化不可能能夠全部涵蓋,而且生產貿易是連續的,但是場內有時候是不連續的,比如說1、5、9活躍,所以我們做了套保之後搞搞就劈叉了,搞搞單邊就出現了,一整兩邊就出現的單邊風險等等。這幾年為了解決這樣的問題,交易所也好,風險子公司不斷的在拓展場外市場,就是在做市商,在連續報價,在貿易商廠庫,代交割,代訂貨,遠期鎖價等等層出不窮。所以,我想在這些方面更適合於國內一些企業做的就是期權。為什麼?因為現在國內的企業還是在一個整合的過程當中,這話怎麼講?從國際市場來看,很多大宗商品行業已經整合基本差不多了,比如說ABCD佔全球60%的產量,它從原料、加工、配送甚至物流等等是全產業鏈的。當然我們看到中糧也提出從田間到餐桌,風險管理的非常好。所以,我們看到中糧整合的其他幾家農產品相關的央企,但更多的企業只是大宗商品一個環節。比如鋼鐵行業看似很大,全球最牛,但實際上兩頭在外,我們的鐵礦石,焦煤焦炭在外,價格在外。這幾年所謂鋼鐵行業好是受制於供給側改革。所以,我覺得從這方面來講,我們現在企業太分散,集中度不夠,讓更多中小企業去應用期貨工具有時候它運用不好就走向反面,它可能更多要跟專業公司合作,甚至買期權,買價格保險,這也就是為什麼當年大商所創立“保險+期貨”,以農產品為主。我們當年就是開發農業千家萬戶工程,千企萬廠讓他們看到期貨遠期價格的發現,來運用這個工具,但是事實證明他們只是做到價格發現以及運用,但是讓它真正的用是不現實的,而且期貨給它講多了,它聽了也迷糊,但是對保險比較信任,正好2015年價補分離,有巨大的需求,幾家期貨公司創新,透過價格保險,期貨、期權你不懂,你不信任,但是懂保險,花10塊錢可以保50塊錢,保100塊錢等等類似於這樣的產品化,連續六年寫到中央一號文件,現在的期貨公司,像這樣的產品服務,比如說玉米深加工很多企業,沒有團隊的狀況下可以跟期貨公司合作,比如說購買期權產品,根據企業個性化需求定制。所以,我覺得在這方面的一些優勢來講,就是期貨、期權,為什麼我們看到交易所不斷的在上場內期權,鼓勵期貨公司、子公司不斷推出場外期權,就是要給用戶提供個性化的解決方案,期貨和期權的比較優勢這裡就不展開了,因為每次大會都講到,因為期貨進去之後,還是遠期合約,一會兒追加,一會兒砍倉,尤其現在宏觀不確定的情況下,但是期權,尤其買期權成本是能控制住的,風險有限,當然收益無限。對於大公司可以賣期權,自己有貨的同時。所以,這裡有更大容錯空間,也不懼怕市場波動。比如說在這個階段,馬上新糧也下來了,往下跌也有一定的支撐,往上漲現在看不到太大的驅動,這樣一個波動情況下,像我們深加工企業面對比較尷尬的局面。剛才侯總的報告也都看到了,庫裏不說清零,這幾年輪儲也差不多,在這樣背景下,國內外的形勢,氣候的變化,隨時都給我們帶來劇烈的價格波動。這個時候不像單邊行情可以簡單應用期貨,漲高,貼水高了。這種波動性的行情,企業生產經營不可能天天去判斷這些事,可能買期權更適合於我們。我覺得這方面,後面我會有一個介紹。

  前面的介紹,就是我們更好去定位自己為什麼要做衍生品,更好去認識衍生品,更科學運用它。這方面我就不展開了,因為我們看到我們的貿易模式也到了深水區,無論從技術進步,數字化轉型,包括應用等等。但實際上同時也看到風險管理,嘉吉100多年,經歷了無數次經濟危機和金融危機,它怎麼抵禦過來的,它有四大核心,第一個就是風險管理,它是實體企業,尤其規模越大一定要有自己加來的敞口風險,淨頭寸要識別出來。所以,在這方面為什麼我要強調產融結合,因為我們現在從過去絕對價格貿易到了2.0把絕對價格變成相對價格管理,變成基差管理,變成期現結合,現在又開始做到了期權,含權貿易,給上下游更多的選擇權等等這樣一個階段,這對於大企業來講,運用的都非常嫺熟。還有更多的企業,由於體制機制人才欠缺,沒有很好的運用,那你就可以透過期貨公司現在提供這樣的一些產品化的服務,投資咨詢,基差貿易,含權,合作套保,倉單等等這些持牌機構都能夠給我們提供更多的產品化的服務,幫助企業風險進場,人不進場,由過去企業自身去做變成可以合作去做,幫助企業實現不敢做,不會做,資金緊張等等,包括倉單的一些服務,因為現在貿易商廠庫,現在很多期貨子公司也申請了貿易商廠庫,比如像永安資本,我們全資控制的,去年也有200多億的貿易額,我們現在有1個廠庫,我們正在申請集團交割庫,就是更好解決用戶最後一公里,做供應鏈,做配送,幫你代訂貨,幫你遠期鎖價,過去給你策略,現在價格波動的風險我去做,我有了集團交割庫,還可以倉單串換,因為有很多企業自身參與之後,你可能交割的倉單不是你所要的生產和貿易交割地,你看到的基差實際上你掙不到,因為一算上運費就沒有了,但是像我們這樣的專業公司就可以幫你串貨,串倉單等等,包括含權貿易,對企業進行價格保險。

  最後講一個簡單的合作套保的小例子,尤其像我們加工企業,包括一些貿易型企業沒有庫存,尤其行情一波動,尤其上漲的時候就跟你沒關係了,有了庫存一旦行情下跌又是帶來巨大損失。傳統來講,以前可以自己做保值,自己承擔價格波動,拿出一份資金。或者加工企業看到未來要上漲,可以買一點期貨做虛擬庫存。未來下跌同樣受到損失,其實這些方面同時都可以交給期貨公司子公司去做,它也可以幫你代訂貨,幫你遠期鎖定,然後盤活你的庫存資產,實現風險敞口的訴求。所以,我想從這方面來講,時間原因我不展開。我想給大家分享一個例子,期貨公司不是傳統只提供通道業務,只提供所謂的培訓,更多的期貨公司已經開始提供衍生品綜合服務,提供產品化和解決方案化,讓用戶風險進場,人不進場。很多期貨公司也致力於成為大宗商品的投行,產融資源的整合者,大類資產配置專家,這也是我們的追求。

  再次感謝大會的邀請,也祝會議取得圓滿成功,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