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商品交易所

期貨日報:“小農戶牽手大市場”系列報道之四——用金融“護體”產業脫貧 增強持續“造血”功能

來源:發佈時間:2019年04月23日

  精準扶貧,產業是“根”。位於遼源地區的東遼縣是吉林省雞蛋主產區之一,那裏的產業扶貧以蛋雞養殖為主,但在運行中卻面臨諸多風險和問題。於2016年開展的“存欄720萬只蛋雞標準化養殖”扶貧項目急需金融手段防範化解價格風險及貧困戶收入風險。2018年,在大商所的支援下,永安期貨聯合吉林金翼蛋品有限公司、吉林眾聯農業發展有限公司,並創新性地引入下游需求企業——福建盼盼食品有限公司(下稱福建盼盼),開展了“場外期權+含權貿易+產業扶貧”風險管理創新試點,取得了良好成效,使扶貧中持續“造血”功能得到了保障。

  產業是“根”  金融“護體”

  4月中旬的吉林,氣溫剛開始轉暖,空氣中還有一絲涼意。期貨日報記者跟隨調研團來到位於遼源市東遼縣的吉林金翼蛋品有限公司(下稱吉林金翼),作為吉林省產業化龍頭企業,吉林金翼的主營業務是雞蛋深加工。經過十幾年的發展,吉林金翼已經成為亞洲最大的蛋粉加工企業,年加工鮮蛋達15萬噸,養殖蛋雞500萬只。記者參觀了其總部及下屬的一個養殖場,現代化的廠房和標準化的流程都給記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與傳統的四層呈梯形的養殖雞舍不同,吉林金翼的養殖場全部採用統一規劃的八層雞舍,設備十分先進。

  事實上,吉林金翼所在的遼源地區是吉林省雞蛋主產區之一。與大型現代化、標準化的蛋雞養殖企業不同,在這裡“小規模,大群體”的小散戶養殖模式仍未改變。近年來,受環保因素影響,加之前期飼料價格不斷上漲,養殖成本增加,小散戶養殖壓力巨大。產業化程度低、產業鏈條短、跟風嚴重,使得雞蛋價格大幅波動,蛋農的養殖利潤難以穩定。根據監測數據,近三年蛋雞養殖利潤雖逐年小幅增加,但總體來看仍處在盈虧平衡點附近,年內養殖利潤在-40元/只到60元/只之間,波動較大。

  為了發揮龍頭企業的帶頭作用,更好地幫助當地貧困戶脫貧,當地政府經過深思熟慮,決定以產業化的模式進行精準扶貧,與吉林金翼共同出資建立了吉林眾聯農業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吉林眾聯)。該公司於2016年投資建設了“存欄720萬只蛋雞標準化養殖”的扶貧項目,在東遼縣區域內共規劃建設7座蛋雞養殖場,並對其進行經營管理。

  其中,東遼老營蛋雞養殖專業合作社(下稱老營合作社)就是吉林眾聯農業一期建設項目下屬的3個蛋雞養殖專業合作社之一。2018年,吉林眾聯與老營合作社繼續簽訂經營管理合同,將投資收益采取保底和股份分紅方式發放至3049戶5639人手中,保障貧困戶利益。

  “吉林眾聯從註冊成立至今,三年來運行情況非常好。公司在2016—2018年間分別拿出約340萬元、350萬元、360萬元,透過分紅的方式發放到貧困戶的手中。”吉林眾聯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據了解,該扶貧項目在剛剛成立時建檔立卡的貧困戶有7409戶13708人,三年來,在多方助力下,遼源東遼縣2017年年底建檔立卡貧睏人口數量已降至3049戶5639人,貧困戶收入明顯增加,產業脫貧效果顯著。

  精準扶貧,產業是“根”。東遼縣產業扶貧雖是以蛋雞養殖為主,但同樣面臨著蛋雞產業中諸多風險與問題。

  雞蛋市場波動較大,現貨價格在短時間內出現急漲急跌的情況時有發生,吉林眾聯與老營合作社簽訂的是保底收購合同,也就是說,無論市場漲跌都要以約定的保底價格收購合作社蛋農的雞蛋。“如果市場漲價了,吉林金翼隨行就市收蛋,這對企業的生產經營不會產生影響。但如果市場價格下跌,吉林金翼還是要以較高的保底價格收購農戶的雞蛋,這樣吉林金翼就會面臨較大的市場風險。”永安期貨長春分公司總經理金東升說。

  為了使脫貧項目中持續“造血”功能得到保障,“存欄720萬只蛋雞標準化養殖”急需使用金融手段“護體”,以防範化解價格風險,保障貧困戶的收入。

  南北融合  產銷對接

  作為產業鏈上游的雞蛋供應方,老營合作社將符合食品精加工品質要求的鮮雞蛋銷售給福建盼盼,採用“市場價”定價方式,同時與吉林金翼簽訂鮮雞蛋“保成本”訂單合同。

  該訂單模式雖保障了老營合作社的銷售渠道,但在市場價格下跌時老營合作社銷售收入會減少,而價格上漲後老營合作社又無法準確把握賣蛋最佳時機,不能保障貧困戶穫得穩定的利潤。

  如何運用金融手段為該產業脫貧項目“護體”呢?經過幾方多次探討,決定利用場外期權工具對原有貿易模式進行優化。

  據永安期貨相關負責人介紹,老營合作社透過永安資本購買看跌價差期權,對未銷售雞蛋、即將產出雞蛋進行庫存保值,鎖定養殖利潤,增加養殖戶脫貧信心。

  福建盼盼對鮮蛋品種要求極高,在本項目中作為需求企業與老營合作社簽訂鮮蛋購銷協議。在永安期貨的配合下,福建盼盼優化傳統貿易模式,採用含權貿易的方式采購老營合作社雞蛋,即為老營合作社附贈一份看漲期權,當老營合作社銷售給福建盼盼雞蛋後,在一定周期內若市場價格上漲,老營合作社可進行二次點價,穫得價格上漲部分的紅利,以此提高老營合作社鮮蛋銷售積極性,為貧困戶穫得穩定收益提供保障。而後,永安期貨透過期貨市場複制場外期權進行風險對衝。

  事實上,早在2017年,這一利用場外期權助力當地產業扶貧的項目就落地了。但相較於2017年,項目的創新點在於引入了下游需求方,使用金融手段讓上下游經營主體進行了產融結合,延長了產業鏈。

  “在該項目設計之初,我們就想到了南北的產融銜接,即將北方的原材料供應方和南方原材料的消費需求方對接起來,根據雙方不同的風險需求設計有針對性的風險管理模式,這是今年的重要創新。”金東升對期貨日報記者說。

  2018年,吉林金翼、吉林眾聯、福建盼盼齊心攜手開展了“場外期權+含權貿易+產業扶貧”風險管理創新試點,保障了老營合作社100萬只的存欄蛋雞、折合雞蛋現貨量6000噸的銷售,以及建檔立卡貧困戶3049戶5639人的利益。值得一提的是,試點項目的開展經歷了中美貿易摩擦、環保政策、非洲豬瘟等多重考驗,最終成功穫得了62.7萬元的項目理賠。

  據了解,該項目由吉林金翼和福建盼盼分別平攤承擔10%權利金,共計18.6萬元,永安期貨補貼剩餘80%權利金。透過場外期權保障,老營合作社共穫得理賠62.8萬元。

  具體來看,該項目分兩個周期進行。第一周期是2018年10月至11月。當時,受環保政策影響,不符合環保要求的養殖戶逐步退出市場,蛋雞存欄處於歷史低位。此外,非洲豬瘟疫情持續發酵,雞蛋作為蛋白替代,需求得到提振。其間,雞蛋期現貨價格持續上漲,後期小幅回調。永安期貨的場外期權於2018年10月26日入場交易,期價振蕩上漲,老營合作社看漲期權於臨近到期日的11月20日行權,穫得24.16萬元賠付。11月21日,期貨價格衝高後回落,考慮到時間價值剩餘不多,老營合作社看跌期權選擇平倉,穫得9.36萬元賠付。

  第二周期是2018年11月至12月。受中美貿易摩擦緩和影響,飼料原料豆粕、玉米價格均出現大幅回調,蛋雞養殖成本下降,同時在產蛋雞存欄小幅增加,下游承接力度有限,雞蛋期現價格均出現下調。場外期權於2018年11月23日下單,其間期貨價格快速下跌後陷入振蕩,老營合作社看跌價差期權於12月18日行權,穫得29.28萬元賠付,有效彌補了雞蛋現貨價格下跌帶來的損失,保障了貧困戶收益;看漲期權自動到期,放棄行權。

  不斷探索  堅持創新

  透過此次試點項目,貧困戶的利益得到進一步保障,產業扶貧的“造血”功能得以持續。永安期貨作為橋梁,連接老營合作社,蛋品深加工、食品精加工企業,多方合力打造的期貨市場扶貧新模式,切實解決了產業扶貧當中庫存、銷售、價格等諸多問題,合作社穫得了穩定經營保障,貧困戶收入顯著提高。毫無疑問,該項目中金融市場長效扶貧機制的可複制性、可持續性在全國範圍的“三農”服務方面也具有積極的示範效應。

  “透過靈活利用場外期權,不僅有效對衝了老營合作社雞蛋銷售價格下跌風險,還穫得了蛋價上漲的盈利,增加了貧困戶脫貧摘帽的信心與希望,提升了產業扶貧生命力。”永安期貨相關負責人深有體會地說。

  此外,本次場外試點項目也成為福建盼盼認識衍生品工具並與期貨市場深度連接的樞紐,在滿足其東北優質蛋源需求的同時,為其原有傳統原材料采購提供了重要轉型思路,福建盼盼對期貨等衍生品市場的認識也在不斷提高,風險管理積極性及主動性大幅增強。

  充分運用大商所的“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模式,不僅能夠促進南北融合、產銷對接,對打贏脫貧攻堅戰、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推進實施新一輪東北振興戰略也將發揮重要作用。

  雞蛋是我國菜籃子工程中的必不可少的主要農產品。目前,專業化家庭養殖和中小規模養殖仍然是我國蛋雞養殖的主要形式,行業風險管控能力處在較低水平,面對雞蛋價格大幅度波動風險,他們束手無策。雞蛋價格較高時,養殖者能穫得良好的收益,但雞蛋價格處於低谷時,養殖戶又會遭受巨大損失,所以蛋雞產業急需一種金融產品能夠滿足他們的需要,幫助他們管控可能產生的風險。

  “由於場外期權能夠滿足養殖戶風險管理的需求,隨著蛋雞養殖產業不斷規模化、集約化、標準化發展,養殖企業對場外期權的參與度必然會大幅增加。”金東升表示。

  透過總結2017—2018年實施該項目的經驗,金東升提出了自己對下一步試點工作的想法:

  一是拓展蛋雞行業場外期權業務試點規模,提高全國覆蓋範圍。

  二是根據蛋雞周期以及季節性特點,延長試點保值周期,以便於合作社自主選擇符合其保值需求的時間段。

  三是提高場外期權產品設計個性化,結合雞蛋期貨價格波動特點,為合作社提供更為靈活的了結方式。

  四是加大期貨市場培育力度,提高蛋雞行業風險管理能力。

  從項目的設想到落地,永安期貨在其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我們一直想轉型做衍生品綜合服務商,主要是透過幫助更多企業利用期貨、期權及其他衍生品工具來逐步實現。”金東升說,透過深入服務上下游企業,永安期貨更深入了解了現貨市場情況,這也將促進期貨公司自身的業務發展。

  服務實體經濟,期貨市場一直在路上。金東升告訴期貨日報記者,近兩年明顯感覺到實體企業對期貨市場的認識有了非常大的改善,參與的熱情也明顯提高。“另外,從參與的廣度來看,原來參與期貨市場的只是涉農主體和期貨公司,現在銀行、保險公司、證券公司及擔保公司等各方金融機構都來找我們,提出合作意向。也就是說,期貨雖為小眾市場,但其服務實體經濟的功能,正得到越來越多的產業企業和經營機構的認可。”

  歷經多年的發展,期貨市場服務實體經濟、助力“三農”發展的腳步越邁越大。毫無疑問,在各方主體都參與進來以後,創新的空間就會更大,機會也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