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商品交易所

農民日報:“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巡禮之三——土地流轉是我們合作的3.0版本

來源:發佈時間:2019年04月23日

  記者 孫魯威

  2018年,大連商品交易所在總結連續三年“保險+期貨”試點的基礎上,為進一步落實中央一號文件關於穩步擴大試點的要求,推出了涵蓋“保險+期貨”、場外期權、基差收購等多種形式,期貨公司、保險公司、銀行等多類型金融機構共同參與的綜合性“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探索建立期貨市場服務農民收入保障的整體框架。

  從“保險+期貨”,到“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覆蓋更廣,參與主體更多。去年試點了107個項目,是2017年32個試點的3倍多。以“保險+期貨”為主模式的項目86個,以場外期權為主模式項目21個。試點總計涉及639.51萬畝土地,覆蓋了16個省區。農產品涉及玉米、大豆、雞蛋等。有580個合作社和15.28萬農戶參與進來。總計為農民賠付約1.77億元以上,總體賠付率約為72.35%。

  量變必然會帶來質的飛躍。從分散試點到集中連片,從價格保險到收入保險,從地方被動接受到主體主動發聲,從嘗試參與到試圖主導,從風險管理到資金支援,這是2018年“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形成的新局面。今年呢?由於有多年試點經驗的積累加上穩量增收脫貧等需要,大家都在做著“推廣”的計劃。

  今年是個轉捩點。

  3月末和四月上旬,我們跟隨大商所的回訪組對黑龍江省的寶清、青岡,吉林省的洮南、東遼四個試點基地進行了實地走訪。本篇是對洮南項目點參與者的實地訪談。

  4月8日,我們來到吉林省白城市所轄的洮南市,浙江物產中大產業研究部總經理助理高泉都、物產化工糧化部業務主管郝春明、浙商期貨研究中心期權主管藍旻等一行也同時抵達。大家互相介紹時說,郝春明作為項目負責人常駐洮南,推進物產種植供應鏈項目在洮南生根開花。浙江物產化工是第一家到東北推進農業產業化種植供應鏈的南方企業,而且這個項目被列為浙江吉林兩省合作的重點項目之一,受到兩省政府領導的高度重視。

  浙江物產是浙江省屬特大型國有控股企業、世界500強企業“物產中大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核心成員企業。2017年,公司營業收入達498億元,銷售實物量942萬噸。其中玉米貿易量294萬噸,位居全國前五。浙商期貨有限公司與物產化工也是合作夥伴關係,近年來合作“保險+期貨”試點。浙商期貨也是最早在東北開展“保險+期貨”的期貨公司,多有創新突破。經過四年探索,2018年的“保險+期貨”試點現貨規模8.4萬噸(同比增長206%),覆蓋面積41萬畝(同比增長100%),保險金額3.35億元(同比增長80.8%)。

  藍旻介紹,去年,浙商期貨在大商所申請備案了“浙商—物產—太保—洮南市玉米‘訂單種植+保險+期貨+供應鏈銷售’試點”。試點落地在洮南市王洪豔家庭農場。試點承保現貨量2萬噸,涉及面積25716.27畝。最終實現理賠80萬元。

  洮南玉米“保險+期貨”收入險項目,是基於物產玉米供應鏈服務平台下游通暢強大的銷售變現能力,利用物產供應鏈集成服務優勢,依託其當地合作公司——洮南市元潤糧油有限責任公司在當地強大的土地流轉託管經驗,透過家庭農場流轉和託管的土地,開展農業產業化規模化種植,實現土地、金融、農資、農技、農機、收購、倉儲、物流、銷售一體化經營,旨在建立起一個“物產+浙商+元潤+N合作社/家庭農場”的利益聯結機制,形成穩定的“五保”發展模式。

  “五保”指保供、保產、保價、保險、保盈等全產業鏈風險管理服務,既保價格,也保產量,有針對性地解決試點項目中因自然災害、市場價格、生產能力不足等原因造成的收入減少風險,對農戶收入以及產業能力進行全面性的保護。試點形成了以龍頭企業為主體的種植集群,形成產銷供閉環:引入衛星遙感新技術監測生產、生長動態,提高適度規模化種植與科學管理水平,畝產同比增產8%,較當地農戶平均畝增56%;終端企業開展基差收購,農戶透過基差點價,穫得了高於當地市場價格20元/噸的額外銷售利潤,使種植利潤達到80.68元/畝。

  項目運作如下:設計目標收入為1266.91元/畝(目標畝產0.77772噸/畝,目標價格1810元/噸,保障水平90%)。保險周期為2018年6月15日-10月15日。保費共計228.06萬元,其中浙江物產化工補貼30%。農場秋收後實際收入為1235.8元/畝(實際產量0.662噸/畝,期貨市場價格1867.2667元/噸)。保險公司賠付31.11元/畝,總計80.02萬元。

  藍旻分析,玉米臨儲政策於2016年取消後,實施“市場化+補貼”新政策,主要內容一是玉米價格由市場決定,二是建立玉米生產者補貼制度。目前的問題是,一方面玉米價格波動劇烈,另一方面生產者補貼逐年減少,農民售糧收益不確定性增高,對風險管理產品的需求更為迫切。玉米是洮南當地農戶的主要經濟作物,但玉米產量處於偏低水平,且種植效率低下。所以,在項目試點過程中,從組織形式到產品設計,都需要創新。

  “保險+期貨”作為多機構合作推進的業務類型,其協作機制的搭建一直是難題。主要協調解決的是如入場時機和價位的選擇、保險方案的溝通、基差點價和收購的開展等難題。洮南項目試點,不僅引入了企業開展產業化種植,還引入了基差收購,操作較其他“保險+期貨”項目更加複雜。浙商團隊、太保產險、浙江物產化工、王洪豔家庭農場四方一起成立了工作小組,透過會商制度,項目的整體運作較為流暢。項目組嚴格按照預案要求進行風險控制,在行情較為平穩的時候,在公司風控框架允許範圍內保留一定敞口傾向;在行情劇烈波動的時候,及時調整對衝敞口方向和對衝頻率,最終有效控制了風險,達到了預案目標。

  高泉都介紹,洮南玉米收入險試點是浙江物產化工在東北玉米主產區開展糧化項目的全新嘗試。基於物產化工玉米供應鏈服務平台下游通暢強大的銷售變現能力,依託洪豔農場,並引進了北京佳格科技提供農險精確承保、精準理賠等整套解決方案。透過篩選玉米品種,實施覆膜滴灌、保水劑等新型農業技術,有效降低了因災導致的產量風險。在不利氣候影響的條件下玉米平均產量仍達到662公斤/畝,較往年畝產提高了49公斤。

  物產化工能在東北落地,離不開洮南元潤。除了開展基差收購,元潤還在試點項目中為農民土地流轉與託管、提升管理能力提供擔保背書。此外,對接物產化工招聘洮南土地流轉戶農民進入浙江聚酯工廠和山東車胎廠等企業進行再就業。

  我們來到了洮南市元潤糧油有限責任公司,這是一家民營大型糧食收儲企業,錚亮的火車鐵軌從糧倉前穿場而過,遠方應該是喧囂的港口。計劃經濟時代的糧食局老辦公用房還用紅磚黑瓦述說著初心。現在這裡的主人叫韓龍,元潤的董事長。據說他是當地了不起的“人物”。他高大偉岸的身軀以及和善的眼神裏不失民間式的狡黠,這就是個地道的農民企業家。今年46歲的他,1994年初中畢業就開始種地、賣糧。現在依舊是種地、賣糧。但今非昔比不可同日而語了。

  元潤與物產化工的糧食貿易已經合作五年多了,去年做“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後,新增的是土地流轉業務。由物產化工做供應鏈金融,元潤則由傳統糧食貿易延伸到玉米種植。2016年國家取消玉米臨儲,玉米行情大跌。這種“大地震”讓“韓龍們”在痛苦中認識到,種糧永遠要與市場接軌、與世界接軌。“我知道商機來了”。2016年韓龍用自有資金流轉了2萬畝地。

  “2017年10月份,收割的時候我就來了。”郝春明不能不來,物產化工兩年間在這裡投下了7000萬,韓龍也配套了1000多萬元。計劃9萬畝目前已經流轉6.7萬畝。今年確定了20個種田能手,搞合夥人制。單個能手經營規模不超過3000畝。年紀在35-45歲之間。實行工資加績效,還有約15%-20%的提成,還有末尾淘汰制。韓龍說,“這是3.0版本了。1.0是我自己幹,2.0是去年與物產化工合作第一年,今年土地流轉是3.0版本。土地不是隨隨便便可以經營好的,在經歷了很多不確定因素和走了很多彎路後,今年才延伸到3.0版本。”

  他說,“農民收入保障計劃”這個設計太棒了。它把整個鏈條調動起來了。沒有這個版本的創新,我們也幹不了這麼大的規模。下一步必須全面參與。我們並不是國家不給政策就不幹了,不是那種版本。我們要在國家提倡的這種新機制下磨煉自己的本領。這也是物產化工給我的底氣。跟物產化工合作後,我們很多資源也整合到位了。我們兩個平台完美地組合才能做得更好,單靠一家根本做不起來。

  “版本”倆字就是韓龍的口頭禪。3.0版本的創新是全方位的。今年的重點是流轉土地和人力安排。他介紹,流轉土地實行誰流轉誰經營。合夥人每個人都單獨核算工資和績效。土地流轉了但他還是經營者,這就是人力的創新。流轉土地+農資經營供給陞級+物產化工營銷,形成最高版本的組合。他說,明年我們流轉會更容易。因為無論合作社、農場,如果還是傳統經營模式是要被淘汰的。洮南有地25萬公頃,意味著產糧250萬噸,意味著有50億的銷售額。韓龍表達了一個意思,能不能與物產化工合作出一個農業世界500強企業?他說,“物產化工團隊和我們的團隊可以說是絕配”。

  韓龍的團隊重要成員就是“王洪豔家庭農場”。這也是合作創新的產物,更是“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項目的落地點。透過農場去流轉或託管土地,同時,元潤以基差交易的形式收購農場生產的糧食,元潤利用物產玉米供應鏈平台進行銷售,物產依據協議提前支付糧食種植成本,等於農場用物產的資金來組織生產資料。郝春明說,現在的老農對土地感情深厚,但我們要為將來種地打基礎。現在就要入手進行高標準農田建設,提高整合資源的能力。最後透過土地銀行、糧食銀行等平台化模式為當地農業賦能。

  我們來到“宏大的”王洪豔家庭農場,確實震撼了。如此大的規模絕不是一個年輕的農村婦女所能掌控的。物產化工與元潤合作才能做出這樣一個基地:場區建有兩座超千平方米的廠房,一個是利用農田廢舊滴灌管進行自主生產加工節水設備貼片式、迷宮式滴灌帶車間,六條生產線的產量可以覆蓋整個流轉的土地並惠及當地種植農戶;另一個是利用秸稈再加工生產壓縮秸稈生物質燃料,廠房外更加巨大的場區裏來自2000公頃玉米地的打捆秸稈等待著加工。一個綠色循環高效農業基地屹立在這片厚厚的原野之上。

  農場整潔的辦公室裏十幾位年輕社員忙得不可開交。桌上放著兩沓已經簽字蓋章的土地流轉合同書,牆上張貼著浙江物產化工的招聘啟事。王洪豔說,我們希望儘量多的流轉,因為自己經營土地的農戶多數產量、收益並不高。流轉後有兩個好處,一是確保了農戶收益,二是實現了共同富裕。大面積流轉後我們要為勞動力就業創作機會。農場去年用工1000人次。還推介年輕人到物產化工的下屬企業就業。去年物產把5%的利潤透過合作社先行分配給建檔立卡貧困戶,剩下100多萬利潤幾家分配。我們要做的事情越來越多。

  我們驅車來到安定鎮明星村的地界,田野上幾台200多馬力的大型拖拉機帶著巨大的犁具正在進行翻耕作業,翻出來的土地泛著新鮮的顏色和細膩的土質。一望無際。村裏幾位60多歲的農民開車過來。他們說:這片地是他們的承包地,去年流轉了,今年繼續流轉。孩子都出去了,他們也幹不動了。他們非常願意這樣一直流轉下去。“地能流轉出去太好啦。再像以前那樣種就把地糟蹋了,地就得這樣種。我們沒事就過來看看,比如播種時要下滴灌管,我們也來幫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