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商品交易所

農民日報:“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巡禮之二——這份保障讓我們走上正軌了

來源:發佈時間:2019年04月23日

  記者 孫魯威

  2018年,大連商品交易所在總結連續三年“保險+期貨”試點的基礎上,為進一步落實中央一號文件關於穩步擴大試點的要求,推出了涵蓋“保險+期貨”、場外期權、基差收購等多種形式,期貨公司、保險公司、銀行等多類型金融機構共同參與的綜合性“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探索建立期貨市場服務農民收入保障的整體框架。

  從“保險+期貨”,到“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覆蓋更廣,參與主體更多。去年試點了107個項目,是2017年32個試點的3倍多。以“保險+期貨”為主模式的項目86個,以場外期權為主模式項目21個。試點總計涉及639.51萬畝土地,覆蓋了16個省區。農產品涉及玉米、大豆、雞蛋等。有580個合作社和15.28萬農戶參與進來。總計為農民賠付約1.77億元以上,總體賠付率約為72.35%。

  量變必然會帶來質的飛躍。從分散試點到集中連片,從價格保險到收入保險,從地方被動接受到主體主動發聲,從嘗試參與到試圖主導,從風險管理到資金支援,這是2018年“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形成的新局面。今年呢?由於有多年試點經驗的積累加上穩量增收脫貧等需要,大家都在做著“推廣”的計劃。

  今年是個轉捩點。

  3月末和四月上旬,我們跟隨大商所的回訪組對黑龍江省的寶清、青岡,吉林省的洮南、東遼四個試點基地進行了實地走訪。本篇是對青岡項目點參與者的實地訪談。

  3月28日,我們走進位於黑龍江省綏化市青岡縣昌盛鎮幸福村萬發奎屯的沃土豐達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覺得眼前一亮。沒想到在這個貧困縣這樣一個年輕的合作社還能有這樣的規模:50多台套先進機械設備,一座設備庫,還有一座7000噸庫容的糧倉,一座烘幹塔。走進辦公室,一看就知道是個管理規范的合作社,章程、流程、規劃、榮譽展示得一清二楚。原來34歲的理事長仲維華雖然是本屯人,但他是個體育專業的碩士生,是返鄉創業者。

  “為啥回家創業?”仲維華回答了我們的疑問:我們幸福村有1119戶,人均只有3.3畝耕地,輩輩操勞但是變化甚微。2013年我研究室畢業後報考了青岡縣特崗教師,發現大多數孩子都是留守兒童,不少孩子有心理問題。

  把他們的父母留在農村是解決孩子健康成長的根本問題,留下這批人就得靠發展農村經濟。我想註冊個合作社,但需要至少五戶農民參與。我找人,但老農戶都說我們不跟你幹這事兒。“分種地,夥種瓜”,種地沒法搭伙。我只好把我們本家仲姓、舅家單姓湊起來拿下了執照。我們用了3個月時間,跑出來720畝地,搞託管代耕。

  我們提出保障平均玉米產量1500斤/畝,但是保不了價格。昌盛鎮是青岡縣的小江南,保1500斤應該沒問題。我們花8.6萬購進了吉林康達公司的新產品:不用坐水的免耕播種機。我們就用這種設備幹完720畝地,結果合作社賠了20多萬。

  “賠在哪?”賠在新老技術交替過程中的觀念轉變上。廠家要求播種深度不能超過3公分。當時老農們都反對,說已經不坐水了還要淺播,那風一吹就幹了,咋出苗?結果就播到了8公分深,果然就沒出好苗。那年平均畝產不到1300斤。但是我們承諾老百姓的畝產1500斤的糧款還是如實兌現了,就這賠了20多萬。

  但老百姓認識到了合作社的好處。第二年我們的面積達到4495畝。我們總結經驗加上年景非常好,畝產達到1800多斤,高產地塊上了2000斤。按照約定,在我們保證的1500斤以上,超出部分合作社得30%,農戶70%。但我們為了擴大影響,那一年高產部分的收益也全都分給農戶了。合作社的利潤來自農戶交的代耕費,每畝360元。

  2016年國家取消了玉米臨儲,老百姓陡然就不知道怎麼賣糧了。2017年一度一元錢能買3斤玉米。每畝1500斤也就賣500元錢。去掉種植成本300多,就剩100多元錢了。那時我們就想,要由合作社來進行玉米烘幹、銷售,幫農民賣個好價錢。2017年託管面積達到9980畝,但我們碰到問題了。

  問題就在託管上。代耕土地的地權和糧權都不是合作社的。合作社只能耕種,不能賣糧。合作社要發展不能停留在代耕上,一定要流轉,什麼時間賣糧由合作社說了算。合作社成為耕地經營主體才能實現帶領農戶穩定增收的目的。

  怎麼樣推動土地流轉?我在發展合作社的過程中,先後被評上縣人大代表、市人大代表和省人大代表,得到各級領導的關心。我們縣長和省供銷社主任王本庭都推薦“保險+期貨”試點,希望我們能參與進去。後來我們就參與了省合作社郭總支援的試點項目,把流轉的26667畝全部參保。

  價格不穩定,產量沒預期,這是農民的“兩怕”。這個項目真是不錯,瞄準的就是農民的這兩個痛點。去年恰恰春天播種完一直到6月20日沒下雨。種植水平再高,幹旱不出苗誰也沒辦法。而9月份又一直在下雨,有的低洼地塊幾千畝地絕產。這個項目保證了種糧基本收益。合作社替農戶出了20多萬的保費,最後穫得472萬元的理賠。這樣,今年經營面積擴大到5萬畝,有流轉,有託管,也有整村推進的,還有5萬畝低洼地也等著準備種黃豆。

  我們希望在種地之前就把糧食透過訂單賣出去,在成本之上有利潤就可以了。我們的體量確實太小了,5萬畝玉米也就是4萬噸產量。一般終端用戶訂單都是十幾萬、幾十萬噸,咱滿足不了大企業的需求。但如果我們的訂單訂給糧貿公司,七八月份交糧,這我們是能做到的。去年透過郭總,投保的2萬噸都訂給了供銷禾豐飼料廠,實現了合作社訂單售糧的突破。

  郭總是黑龍江省供銷社泰和豐農業供應鏈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郭濤,去年他是第一次代表省供銷社牽頭“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項目。據他介紹,黑龍江省供銷社是全省為農服務主渠道,擁有規模龐大且體系完備的測土配方服務系統、農資服務系統和糧食購銷系統,目前正在規劃全產業鏈為農服務新模式。2018年由永安期貨聯合人保財險、泰和豐在青岡縣開展玉米“收入保險+訂單農業”試點。參保主體為沃土豐達合作社的210個農戶。泰和豐公司與農戶簽訂了以玉米1901合約為基準、基差為-160元/噸的基差收購合同。

  試點項目保障收入為1362.75元/畝,目標價格為1817元/噸,目標產量0.75噸/畝,總保費為223.49萬元,即83.81元/畝,農民自擔保費22.35萬元。玉米1901合約9月15日-10月15日收盤價算數平均價為1867.27元/噸。,實際測產為0.635噸/畝,算得秋後農民實際收入為1185.72元/畝,最終賠付472萬元。試點農戶透過基差點價的形式以1704元/噸的價格將部分玉米銷售給泰和豐,泰和豐承擔糧食收割和運輸,折合農民以1740元/噸售糧,比當時現貨價直接售糧高出20元/噸左右,實現了穩渠道,穩價格。

  由於青岡縣是國家級貧困縣,該地區生態環境脆弱,減產減收風險大,因此保險產品設計為保障玉米區域產量和價格的收入保險產品。合作社與泰和豐公司簽訂玉米訂單基差銷售合同。在約定日期內,農戶可以指定任意一天玉米1901合約價格確定試點價格,按照期貨價格+基差確定實際玉米銷售價格。12 月19 日,合作社將2萬噸玉米按照1864元/噸期貨價格進行點價銷售,同時協定調整基差為-160元/噸,確定玉米銷售價格為1704元/噸。如果玉米實際銷售時市場價格高於基差點價價格,收糧企業會彌補農戶一定的售糧差價。合作社最終得到了產量和價格雙保險。

  項目的創新在於透過產融結合,穩定了種植收入,也穩定了合作社發展。根據沃土豐達合作社機械化程度較高,玉米種植產量高於區域平均產量的特點,項目突破了收入保險中只保障區域歷史平均產量的限制,為該合作社量身定制了個性化種植收入保險。透過保障合作社自身的歷史平均產量並以期貨價格為定價基準,滿足了合作社的風險管理需求。訂單合同中採用期貨基差點價的方式,改變傳統一口價定價方式中雙方的博弈關係,這種透明的產銷關係,共贏的合作模式,讓合作社發展信心倍增。仲維華想在合作社高高的深灰色牆壁上寫上標語,比如:藏糧於地,藏糧於技,藏糧於社。

  郭濤說,這個試點項目最直接的效果就是推動了合作社的規模經營,而合作社實現規模經營又是供銷社所樂見的。黑龍江省供銷社1949年之前就成立了,目前有19家糧庫,總庫容420萬噸,2015年開始承擔國儲糧任務,成為黑龍江省第二儲備大戶。下屬企業151家企業,達到150萬噸的糧食加工能力。省農投公司成立後,下一步要與供銷社合作,把糧食收儲做到千萬噸級。我們希望加快“保險+期貨”試點的推廣步伐。省供銷社主任王本庭在省人大會期間提交了“大力推廣‘保險+期貨+訂單’助農服務項目”的提案。提出2019年省供銷社將依託各市縣供銷社體系推廣“保險+期貨+訂單”助農服務項目。建議省政府支援,安排補貼資金。初步計劃今年推廣到100萬畝左右,目前已經落實了30%—40%。

  現在的難點,一是政府出資難。地方政府的財政資金怎麼撥,沒有依據。目前協商的辦法是貧困戶由地方政府扶貧資金承擔,非貧困戶只能是農民自擔。二是訂單執行難。賣方市場的時候,農民可能會違約。糧食沒出手,風險依然在。貿易公司的後端處理要保障可以透過期貨市場交割或者與終端加工企業穩定對接。

  在我們采訪的過程中,郭濤不斷接聽基層供銷社與合作社的電話,都是咨詢項目進展的。大家都想第一批進入推廣名單,他們看上的就是供銷社的服務站位與經營能力。他說,項目試點時期是期貨公司和保險公司做項目推動主體,但他們並不具備落地的能力。供銷社參與推廣後意義就不同了,供銷社既有政府職能,又有市場化手段,更有151家企業,可以直接操作訂單。目前,省供銷社與省內保險、期貨行業組織了一個聯盟,已有13家期貨公司、4家保險公司加入,提出今年要縣、鎮、鄉、村整體推進。

  郭濤認為,項目本身的設計要根據推廣需要進行調整,比如訂單,要在種植前就確定下來;再比如資金問題,包括保費補貼和貸款配套問題,都應該確立制度。合作社土地流轉規模越大,越需要制度保障。改革開放四十年,我國農業發展比較慢就是市場化的財政與金融支援、保障不足。現在到了一個關鍵節點上了。像仲維華這樣的合作社國家再不給他提供保障,他也支撐不了太久。

  仲維華說,因為去年試點的成功,今年合作社理事會決定要擴大面積,要翻倍,要做兩個5萬畝,還想把沃土豐達做成一個合作聯社,把訂單做得更大。但目前的制約就是資金問題。流轉5萬畝地需要2000多萬元流轉金,至少能先為此建立一套貸款申報流程,比如合作社先報流轉計劃——農業擔保公司出具擔保函——銀行撥款——合作社在規定時間內提交流轉合同,而不是相反。有些農戶由於等不及合作社走程式,把地低價流轉了,妨礙了連片規模經營。

  仲維華現在很想去給大商所送面錦旗。他說,是大商所的不懈努力和持續推動,讓我們知道了傳統農業怎樣才能變成我們年輕人的職業,中國農業怎樣才能在市場化中穩健發展。農民不需要掙多少錢,只希望能平穩持續地發展,這是最好的。我們這些年一直都不敢擴大流轉規模,怕自然風險,但更怕遇到2016年那樣的價格大跌。從現在開始,我們要堅持參與“保險+期貨”,但也能理解改革有一個過程,就像我們從託管到流轉這樣的發展過程。現在應該說,我們走上正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