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商品交易所

農民日報:“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巡禮之一——二次點價這種方法太好啦

來源:發佈時間:2019年04月23日

  記者 孫魯威

  2018年,大連商品交易所在總結連續三年“保險+期貨”試點的基礎上,為進一步落實中央一號文件關於穩步擴大試點的要求,推出了涵蓋“保險+期貨”、場外期權、基差收購等多種形式,期貨公司、保險公司、銀行等多類型金融機構共同參與的綜合性“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探索建立期貨市場服務農民收入保障的整體框架。

  從“保險+期貨”,到“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覆蓋更廣,參與主體更多。去年試點了107個項目,是2017年32個試點的3倍多。以“保險+期貨”為主模式的項目86個,以場外期權為主模式項目21個。試點總計涉及639.51萬畝土地,覆蓋了16個省區。農產品涉及玉米、大豆、雞蛋等。有580個合作社和15.28萬農戶參與進來。總計為農民賠付約1.77億元以上,總體賠付率約為72.35%。

  量變必然會帶來質的飛躍。從分散試點到集中連片,從價格保險到收入保險,從地方被動接受到主體主動發聲,從嘗試參與到試圖主導,從風險管理到資金支援,這是2018年“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形成的新局面。今年呢?由於有多年試點經驗的積累加上穩量增收脫貧等需要,大家都在做著“推廣”的計劃。

  今年是個轉捩點。

  3月末和四月上旬,我們跟隨大商所的回訪組對黑龍江省的寶清、青岡,吉林省的洮南、東遼四個試點基地進行了實地走訪。本篇是對寶清項目點參與者的實地訪談。

  我一見他就問:“你是農民嗎?”他笑著說:“我是農民呀”。

  為什麼這麼問,是因為不相信一個農民能幹這麼大的事兒。他把身份證遞給我:“1973年出生,黑龍江省寶清縣夾信子鎮徐馬村1組19-9號”。3月26日,我們從哈爾濱驅車向東6個多小時來到三江平原中南部。這裡也是黑龍江農墾紅興隆管理局所在地。轄區面積9650平方公里,其中耕地48萬公頃,是黑龍江玉米的重要主產區,產區玉米單產高達10-13噸/公頃,接近中國玉米平均單產(5.8噸/公頃)的兩倍。

  黃建華不是農墾職工,但他18歲就開始做“糧販子”。他就是個“糧食之子”。如今他有一個合作社,一個公司,今年流轉託管土地50萬畝。我們看到了合作社與公司發展從今年開始的五年規劃,非常宏偉。但是沒有2018年他參與的“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這個規劃不會擺在人們面前。

  寶清縣弘豐穀物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是2014年3月18日註冊成立的,註冊資金5000萬元。現有社員2011人,輻射帶動周邊1918戶農戶。合作社組織機構健全,設有社員服務部、綜合部、財務部、農技部、資金互助部、市場運營部。合作社實行縣、鄉、村三級管理,縣總社下面有包鄉經理,村代辦業務員。現有工作人員148人,其中縣總社工作人員24人,鄉鎮經理10人、村級代辦員114人。配備了農機科普服務隊,為社員提供“種、產、銷”一站式服務,覆蓋耕地面積52萬畝,其中玉米種植面積46.2萬畝,水稻種植面積5.8萬畝。社員遍及全縣10個鄉鎮,114個村屯。

  說實話,以上資料是黃建華聘請一家公司給他整理出來的,他極不善言辭。次日晨,我們來到了合作社在寶清縣寶清鎮時代新城3號門市的總社辦公區,這時的黃建華才活躍了一些。這個使用面積1200平方米的辦公場所是黃建華自己投資的。有辦公區域、培訓教室和生資及產品展廳兩部分。資料上寫著,透過合作社的培訓與服務,社員的科技種田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社員種植的玉米田畝平均增產75.2斤,增幅5.64%,最高達20%以上,實現玉米畝產噸糧,水稻畝產高達1433斤。社員戶均種植240畝,增產糧食18048斤,增收萬餘元。

  合作社的五年規劃是,透過五年的引領與推廣,實現連片種植,打造獨特商業模式,走訂單農業、品牌農業發展之路。到2023年,弘豐合作社訂單面積100萬畝,連片面積不低於20萬畝,同時連片地種、肥、藥及農機作業全部由弘豐合作社提供;計劃土地託管5萬畝(玉米噸糧田),即合作社託管散戶土地再委託大戶種植,建立收益保障制度;綠色水稻種植2萬畝、有機種植面積5000畝;孵化年收入10萬元以上的新型職業農民500個。

  不到實地對這個規劃還是將信將疑。我們驅車來到了寶清縣紅興隆五九七農場境內。在雙鴨山雙柳站1600米的鐵路延線旁,聚集著中糧等數家糧食收儲企業。屬於黃建華的黑龍江紅興隆農墾寶華糧貿有限公司佔地面積達到21萬㎡,儲糧倉房18棟,自有總倉容52萬噸。千噸烘幹塔兩座。各種收、儲、調設備460多台套。公司目前管理了臨儲玉米55.6萬噸,政策性稻穀22.4萬噸,共管理政策性糧食78萬噸。寶華公司與黑鐵集團寶清公司深度合作,使寶清站扭虧為盈。2018年寶清站總運量為67萬噸,其中45萬噸是寶華公司的糧食,佔了寶清站總運量的67%。庫區北側還有一大片空地,據說是下一步馬上要開展的農資回流業務,就是糧食運出去,農資運進來。黃建華說,這種模式又能為合作社節省一大筆投入成本。

  這一下我們真是驚呆了,也信服了。

  經營這麼大的一個攤子,黃建華得有多大的能量和多大的壓力呀?但他一直是面帶微笑,“沒事兒,有北大荒呢。”他介紹,從搞合作社起就一直在找合作企業拿訂單。與中糧集團簽了兩三年,每年都是5萬噸。去年與北大荒合作搞“保險+期貨”試點很成功,今年要簽30萬噸,覆蓋50萬畝,佔全縣耕地1/7。中糧與北大荒的收購價格都是隨行就市,但是去年北大荒試點的訂單模式裏有保險+期貨。“我們也不懂,但是我們增收了。”

  27歲的萬祥偉和37歲的馬俊來自七一村,交談中穫悉,七一村有300晌耕地,100餘農戶。現在土地都流轉到20個大戶手中了,每個大戶二三十晌。現在這20個大戶都加入了合作社。他們說,這與糧食好賣了有關。去年雖然簽了保價合同,但最後農民賣的價格是隨行就市1600元/噸的高價出手的,並且最後還拿了二次點價的“額外收入”42元/噸。感覺特別好。現在種糧心裏有底了,敢種了。雖然農戶也都投了不少人壽之類的保險,但是最信任的還是北大荒這份保險,為啥?“因為北大荒直接收糧呀。”

  北大荒糧食集團農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王獻東給我們介紹了他們的模式。2018年在“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中,他們將“訂單”與“保險+期貨”相結合,讓基差定價與含權貿易相輔相成,設計出了“訂單農業+保險+期貨(權)”模式。這個模式就等於給“訂單”上了“保險”,給農民一個保底價;再就是給了農民一個二次點價的權利,農民仍能享受賣糧後的一段時間內價格上漲的收益。該模式讓農民不必再糾結糧食價格賣前跌賣後漲的問題了,實現了踏踏實實地種地賣糧。

  實際操作過程中,北大荒糧食集團在2018年5-6月便與農民及合作社簽訂了“訂單”,根據當時玉米1901合約價格,確定保底收購價為1520元/噸,並約定秋糧上市後,農民將玉米送至北大荒指定倉庫,按照玉米1901合約價格減320元基差進行第一次點價,北大荒將綜合考慮保底價、點價的具體價格情況,以及糧食品質等因素,幫助農戶以較高價格預先售糧。

  自農民售糧起的一個月內,農民擁有第二次選擇更高價格的機會。這份訂單協議對農民售糧也不是死約束。如果在秋收時,訂單協議確定的價格對農民沒有吸引力,農民可以選擇自由銷售。2018年9月末至10月末,合作社組織農戶陸續將3萬噸糧銷售給北大荒糧食集團,以1581.71元/噸穫得了第一次結算糧款。2018年11月,在北大荒的指導下,農民及合作社二次點價,每噸又額外穫得了13.13元的收入。這個二次點價的實現主要是秋季收糧時市場對玉米行情的判斷較為樂觀,北大荒就替農戶向期貨公司購買了場外看漲期權,期貨公司再在場內對衝。二次點價這個機會就是看漲期權發揮的作用。

  北大荒糧食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大全給我們做了全面介紹:去年北大荒糧食集團共參與了大商所三個“保險+期貨”試點項目,都圍繞當地農民基差售糧安排了科學的風險管理方案。試點農民賣糧時恰逢市場價高於目標價,主險未產生賠付,但農戶都透過“二次點價”穫得了收益。以基差收糧的方式探索多種多樣的風險化解新策略,這對於我們來說是在“農民收入保障”框架下的一次創新嘗試。

  面對龐大複雜的糧食儲備體系,面對層級多樣的企業管理體系,北大荒糧食集團2017年開始嘗試“兩端一體化”、“雙控一服務”,上游生產端嘗試著用訂單農業、集團貿易對接新型農業合作組織,下游銷售端與糧食銀行業務對接,用基差貿易模式來調整產業鏈利益關係,效果非常好。2019年計劃把這種模式擴大到100萬畝。因為北大荒糧食集團國內貿易量有900多萬噸,其中政策糧儲備最高時達到600餘萬噸。未來的北大荒糧食平台是這樣的:糧食直接嫁接到終端深加工用戶及飼料用戶;農民交糧後拿走的是質優價廉的投入品和糧食差價,享受二次點價的增收過程;企業透過期貨市場等現代風險管理手段保障各方利益。

  核心的環節就是要做出一個降成本的過程。去年試點的亮點是我們替農戶向期貨公司買了看漲期權,實現了二次點價。保護價其實就是基差價加上一個玉米場內期權。基差是變動的,但是基差再加期權,就是承諾了。為什麼要買期權呢?期權和期貨的區別在於,如果期貨價格下跌,我們承諾的1520元/噸就起作用了。而買期權,“價格下跌我有收益,上漲我沒有虧損。期權保障了價格下跌時企業不受損失。”大商所玉米期權這個新工具很給力。

  我們這個模式最大的好處是訂單農業可以真正做起來了。過去糧食只要交到國庫,好壞一個價。現在的訂單是優質糧,優質優價,促進了由增量向提質轉變,企業也進入了良性發展軌道:穩定了糧源,有了降成本過程,增加了用戶黏性。我們可以跟用戶簽訂遠期合同了。因為現在地裏面種什麼東西我清楚,透過期貨對鎖,價格、品種、品質全面鎖上了,真正實現了遠期銷售。我們的用戶也越來越穩定。從去年開始,我們根據用戶需求也在嘗試做有機農業,對接高端需求。劉大全說。

  為什麼今年只做100萬畝?因為100萬畝預計權利金就是3000萬元。誰出這筆錢?這是關鍵。北大荒是全國乃至全世界最大的農地運營商,是唯一觸及到種植端的央企,是最適合搞產業化,搞基差貿易的。現在急需政策支援體系的完善,尤其是風險管理體系需要制度重構。這也需要不斷探路。今年我們要擴大基差+期權的訂單采購與銷售兩個試點。采購業務試點對象為合作社與農村新型合作組織。銷售業務試點對象為飼料企業與深加工企業,規模為30萬噸。

  王獻東在去年的整個操作過程中不斷根據實際情況調整執行方案。為什麼能做到?他說,因為我們有這個體量去運作。二次點價對於北大荒農民很重要。由於北大荒面積太大,產量評估成本很大。目前我們做價格險更容易操作,期權運作又特別適合我們這樣的企業。我們透過訂單可以把農民的糧食納入到我們的系統中來管理,我們來幫助農民實現最佳結構的收益。

  黃建華特別高興。他說他做了這麼多年合作社,一直想把農民綁在一起,最愁的就是如何兌現給農民的承諾:“你進來後我保證你不賠錢能增收。”二次點價之後,他對王獻東說:“你這種方法太好啦。”他現在放手去投入,一方面擴大合作範圍,一方面提升經營能力。這反過來又給王獻東很大鼓舞。王獻東說,我覺得基層幹部一直在摸索規避價格風險的手段,正好我們也欠缺對糧源的有效控制。現在,農民賣糧的時候說第一個賣給我,我們的目的就達到了。

  黃建華說,去年合作社農戶透過試點項目穫得好效果,今年不少種植大戶表示要參加。“去年讓他們買‘保險’時,他們1分錢保費也不願出,都是合作社墊付的。今年農戶們都表示願出10元/噸的保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