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商品交易所

農民日報:給你一把合作的鑰匙 ——大商所2018年“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觀察

來源:發佈時間:2019年04月23日

  記者 孫魯威

  保供增收是目前全黨農業農村工作的首要任務。2018年,大連商品交易所在總結連續三年“保險+期貨”試點的基礎上,為進一步落實中央一號文件關於穩步擴大試點的要求,推出了涵蓋“保險+期貨”、場外期權、基差收購等多種形式,期貨公司、保險公司、銀行等多類型金融機構共同參與的綜合性“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探索建立利用期貨市場服務現代農業發展和農民收入保障的整體框架。

  從“保險+期貨”,到“農民收入保障計劃”,顯著的變化是覆蓋更廣,參與主體更多。去年試點了107個項目,是2017年32個試點的3倍多。以“保險+期貨”為主模式的項目86個,以場外期權為主模式項目21個。試點總計涉及639.51萬畝土地,覆蓋了16個省區。農產品涉及玉米、大豆、雞蛋等。有580個合作社和15.28萬農戶參與進來。總計為農民賠付約1.77億元以上,總體賠付率約為72.35%。試點效果世人矚目。

  從分散試點到集中連片,從價格保險到收入保險,從地方被動接受到主體主動發聲,從嘗試參與到試圖主導,從風險管理到資金支援,從種糧服務到售糧支援,這是2018年“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形成的新局面。為什麼這一年的試點影響如此之大?因為試點在更大範圍內解決了產業化的利益鏈接這個核心問題,滿足了各層面對保供、增收、脫貧等多重需求。試點的過程就像是打造一把把鑰匙,啟動的將是一個革命性的“開鎖工程”。

  合作社發展沒那麼拘謹了

  十九大以來,我國農民合作社發展進入快車道,但是最快的成長就在近幾年。在改革創新的過程中,一些制約、限制不斷被打破,穩產增收成為發展的指標。合作社經營的土地是託管好還是流轉好?因為土地流轉需要一次性投入大量資金,用流轉強化利益鏈接反而限制了合作社發展。現在,參加試點的合作社再也不用糾結這個問題了。

  黑龍江省綏化市青岡縣昌盛鎮幸福村萬發奎屯的沃土豐達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是34歲的碩士生仲維華返鄉創業創辦的。他2016年開始搞託管,但是趕上玉米價格大跌,農民損失慘重。他發現合作社託管只有耕種的權利沒有銷售的權利,還是不能保障農民收入,必須搞流轉。2018年他參與了省供銷社的“保險+期貨”試點項目,流轉了2.6萬畝土地全部參保。2018年恰遇天災,項目保證了種糧基本收益。合作社出保費20多萬元,最後穫賠472萬元。還實現了訂單售糧的突破。這讓仲維華又一次轉變觀念:有訂單保障就不一定非要流轉了。今年合作社理事會決定要擴大面積,流轉5萬畝種玉米,再託管5萬畝低洼地種大豆。他還想做一個合作聯社,把訂單做得更大。仲維華說,這樣幹我們就可以放開手腳種地了。現在應該說,我們走上正軌了。

  地處紅興隆墾區的黑龍江省寶清縣弘豐穀物種植合作社是2014年註冊成立的,註冊資金5000萬元。現有社員2011人,輻射帶動1918戶農戶52萬畝。理事長黃建華還有一家公司——黑龍江紅興隆農墾寶華糧貿有限公司,位於雙鴨山雙柳站1600米的鐵路延線旁,佔地面積21萬㎡,儲糧倉房18棟,自有倉容52萬噸。千噸烘幹塔兩座。各種收、儲、調設備460多台套。目前管理了政策性糧食接近80萬噸。合作社規劃到2023年,訂單面積100萬畝,連片20萬畝的農資及農機作業全部由弘豐合作社提供;計劃土地託管5萬畝(玉米噸糧田);綠色水稻2萬畝、有機種植5000畝;孵化年收入10萬元以上的新型職業農民500個。

  46歲的黃建華18歲就成為“糧販子”,是個能人。但如果2018年他沒有參與“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這個規劃也不會擺在我們面前。過去他一直苦惱的是,他這麼大的規模也保不了農戶的收益,遇到價格波動他也沒轍。去年與他參與了北大荒主導的“保險+期貨”試點,二次點價很成功,今年要簽30萬噸,覆蓋50萬畝。農民也找到了邏輯關係:加入合作社,購買“增收險”,合作社用“保險+期貨”的方式把糧食賣給北大荒,農民可以保底還能享受“二次點價”收益。“感覺特別好。現在種糧心裏有底了,敢種了。” 七一村耕地都流轉到了20個大戶手中了,這20個大戶現在都加入了合作社。“這與糧食好賣了有關。”

  “王洪豔家庭農場”完全是合作創新的產物。由於浙江物產化工致力於在當地建設高標準農田,依託貿易夥伴洮南縣元潤公司開展了土地流轉合作種糧。“洪豔農場”作為物產化工與元潤合作的基地,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合作方在農場場區建有兩座超千平方米的廠房,分別生產滴灌管和壓縮秸稈,由農場負責生產管理。但農場也並非只是個基地的辦公室,它的一個重要任務是推動土地流轉,它要把“保險+期貨”的好處告訴農民:即可確保農戶收益,又可實現共同富裕。農場還負責為流轉戶的勞動力就業創作機會,推介年輕勞力到物產化工的下屬企業就業。這個家庭農場已經成為農村治理的新生力量。

  我們還看到了一種“看不見的合作社”,誰又能說這種模式“不好”?2016年,吉林省遼源市東遼縣政府、吉林金翼蛋品有限公司共同出資成立了吉林眾聯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由該公司整合土地投資建設“存欄720萬只蛋雞標準化養殖”項目,對12家蛋雞養殖合作社進行管理。合作社社員由東遼縣建檔立卡的貧困戶7249戶,13708人構成。國開行配套了5.92億元扶貧資金支援,實行“政府控股、企業參與、市場化運作”扶貧模式。市場化運作就是雞蛋由金翼蛋品保價收購,部分利潤給合作社貧困戶分紅。項目已連續兩年兌現了年分紅三四百萬元的承諾。永安期貨在金翼的“保險+期貨”試點為這份承諾加了“保險”。

  企業對市場化手段更依賴了

  央企國企重視期貨市場工具的運用,從人才引進上可以看到。北大荒糧食集團農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王獻東、黑龍江省供銷社泰和豐農業供應鏈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郭濤、浙江物產中大產業研究部總經理助理高泉都,他們以前都是做期貨的實操人員。他們的加入,彰顯示了央企國企對於利用“保險+期貨”模式助推產業發展的信心。

  去年北大荒糧食集團共參與了大商所三個“保險+期貨”試點項目,都圍繞當地農民基差售糧安排了科學的風險管理方案。試點農民賣糧時恰逢市場價高於目標價,實現了一次增收,又透過“二次點價”再穫收益。北大荒糧食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大全說,以基差收糧的方式探索多樣化的風險化解新策略,這是我們在“農民收入保障”框架下的一次創新嘗試。面對龐大複雜的糧食儲備體系,面對層級多樣的企業管理體系,北大荒糧食集團2017年開始嘗試“兩端一體化”、“雙控一服務”,上游生產端嘗試著用訂單農業、集團貿易對接新型農業合作組織,下游銷售端與糧食銀行業務對接,用基差貿易模式來調整產業鏈利益關係,效果非常好。2019年計劃把這種模式擴大到100萬畝。未來的北大荒糧食平台是這樣的:糧食直接嫁接到終端深加工用戶及飼料用戶;農民交糧後拿走的是質優價廉的投入品和糧食差價,享受二次點價的增收過程;企業透過期貨市場等現代風險管理手段保障各方利益。“這個模式最大的好處是訂單農業可以真正做起來了。”穩定了糧源,有了降成本過程,增加了用戶黏性。透過期貨對鎖,價格、品種、品質全面鎖上了,真正實現了遠期銷售。

  郭濤說,這個試點項目最直接的效果就是推動了合作社的規模經營,而合作社實現規模經營又是供銷社所樂見的。黑龍江省供銷社1949年之前就成立了,目前有19家糧庫,總庫容420萬噸,2015年開始承擔國儲糧任務,成為黑龍江省第二儲備大戶。下屬企業151家企業,達到150萬噸的糧食加工能力。省農投公司成立後,下一步要與供銷社合作,把糧食收儲做到千萬噸級。我們希望加快“保險+期貨”試點的推廣步伐。省供銷社主任王本庭在省人大會期間提交了“大力推廣‘保險+期貨+訂單’助農服務項目”的提案。提出2019年省供銷社將依託各市縣供銷社體系推廣“保險+期貨+訂單”助農服務項目。初步計劃今年推廣到100萬畝左右,目前已經落實了30%—40%。目前,省供銷社與省內保險、期貨行業組織了一個聯盟,已有13家期貨公司、4家保險公司加入,提出今年要縣、鎮、鄉、村整體推進。

  吉林洮南玉米收入險試點是浙江物產化工在東北玉米主產區開展糧化項目的全新嘗試。上游依託的是洮南元潤糧油有限責任公司,還有王洪豔家庭農場,農場下有農戶2202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50人。兩年來,物產化工投入了7000萬,元潤也投入了1000萬,實施覆膜滴灌、保水劑、優選品種、遙感監測等新型農業技術,去年在幹旱條件下玉米平均產量仍達到662公斤/畝,較往年畝產提高了49公斤。試點農戶透過基差點價穫得了高於市場價20元/噸的額外銷售利潤。而元潤與物產化工的糧食貿易合作已經多年了,試點推進了土地流轉,今年已經流轉6.7萬畝。同時創新的是種地合夥人制度。今年確定了20個種田能手,經營規模為沒人不超過3000畝。雲潤董事長韓龍說,“這是3.0版本了。1.0是我自己幹,2.0是去年與物產化工合作種植,今年土地流轉是3.0版本。是走了很多彎路後才延伸到3.0版本。”他說,這個版本單靠任何一方都是不可能實現的,必須合作,越往前走越需要合作。而“農民收入保障計劃”這個設計把整個鏈條調動起來了。沒有這個創新,我們也幹不了這麼大的規模。下一步必須全面參與。

  推廣的呼聲很高,但計劃都做得不大。原因在於資金制約,特別是保費補貼問題。保費由國家、企業、農民共同承擔,但如何分配比例?各地、各個品種的情況都不同,需要透過大量的試點拿出可供決策參考的數據。目前,一方面要“穩步擴大‘保險+期貨’試點”,積累落地經驗,同時,也要抓緊制定補貼實施方案,對於重點的、有比較成熟試點經驗的大宗農產品,不妨“前行一步”。

  期貨公司越做越接地氣了

  期貨公司很努力,努力地接地氣,這些金融知識淵博的期貨人,做其試點也變得“謹小慎微”了。事關農民利益,一分錢都能寫出長長的計算式來。浙商期貨研究中心期權主管藍旻見到記者提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你看我們項目的設計有什麼問題嗎?”這一問,問出了期貨人心系三農的精神境界。正是他們的努力探索,試點得以深入,效果得以彰顯。而一批期貨公司更是具備了為“農民收入保障計劃”推廣做好金融服務的能力。

  北大荒寶清項目設計出了“訂單農業+保險+期貨(權)”模式。這個模式就等於給“訂單”上了“保險”,給農民一個保底價和一個二次點價的權利。保底價是根據當時大商所期貨玉米1901合約價格來確定。二次點價是農民根據對玉米行情的判斷向期貨公司購買場外期權,期貨公司再在場內對衝,實現的利潤就是二次點價的機會。這些屬於農民的權利和出資,試點中北大荒糧油在大商所支援下代為操作。為什麼要讓農民買期權?王獻東解釋:二次點價對於北大荒農民很重要。由於北大荒面積太大,產量評估成本很大。目前做價格險更容易操作,期權運作又特別適合北大荒這樣的企業。我們透過訂單可以把農民的糧食納入到我們的系統中來管理,我們來幫助農民實現最佳結構的收益。

  根據青岡縣沃土豐達合作社機械化程度較高,玉米種植產量高於區域平均產量的特點,去年由永安期貨聯合人保財險、泰和豐在青岡開展的首次玉米“收入保險+訂單農業”試點就在模式上進行了創新。項目突破了收入保險中只保障區域歷史平均產量的限制,為合作社量身定制了個性化種植收入保險。透過保障合作社自身的歷史平均產量並以期貨價格為定價基準,滿足了合作社的風險管理需求。訂單合同中採用期貨基差點價的方式,改變傳統一口價定價方式中雙方的博弈關係,這種透明的產銷關係,共贏的合作模式,讓合作社信心倍增。仲維華想在合作社高高的深灰色牆壁上寫上標語,比如:藏糧於地,藏糧於技,藏糧於社。

  浙商期貨也是最早在東北開展“保險+期貨”的期貨公司,多有創新突破。此次洮南試點,承保現貨量2萬噸,最終理賠80萬元。項目的目標是促進土地、金融、農資、農技、農機、收購、倉儲、物流、銷售一體化經營,旨在建立起一個“物產+浙商+元潤+N合作社/家庭農場”的利益聯結機制,形成穩定的供、產、價、險、盈“五保”的全產業鏈風險管理服務。藍旻介紹,“保險+期貨”作為多機構合作推進的業務類型,其協作機制的搭建一直是難題。主要協調解決的是入場時機和價位的選擇、保險方案的溝通、基差點價和收購的開展等問題。洮南項目試點鏈條長,操作較其他試點更為複雜。浙商、太保產險、物產、農場四方成立了工作小組,透過會商制度,項目的整體運作較為流暢,當然還需要不斷優化。

  永安期貨在連續兩年參與大商所雞蛋“場外期權”試點中,每年都有創新。2017年探索的是場外期權套服組合。試點利用場外期權的靈活性,將保值主體設為兩個:上游眾聯公司,下游金翼蛋品。分別購買看跌和看漲期權,同時購買虛值看跌期權。最後,金翼采購成本扭虧為贏,眾聯銷售利潤幾乎翻倍。2018年探索的是延長產業避險鏈條。透過增設“含權貿易”,在金翼的上游延伸到眾聯的東遼老營蛋雞養殖專業合作社,下游深入到金翼的用戶福建盼盼食品有限公司。試點保障蛋雞存欄100萬只,現貨量6000噸,最終理賠62.7萬元。

  永安期貨長春營業部總經理金東升是期貨行業的“老兵”,一直堅守前沿。他的團隊做到了“企業怕什麼,我們保什麼”,可以為處於產業鏈上不同位置上的企業提供不同的操作方案。金東升說:“農民收入保障計劃”這個項目非常好,在金融創新基礎上,把更多的企業串了起來,把更多的目標帶了進來。項目把整個產業鏈條串起來了,保起來了。我們透過試點提供的創新空間,得以深入到產業運行全過程中,發現了更廣的服務領域。透過試點,期貨市場服務農業發展、鄉村振興、脫貧攻堅的作用得到廣泛認可,各方都希望加強合作,我們相信,農業市場化的路子是可以走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