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商品交易所

期貨日報:“小農戶牽手大市場”系列報道之二——黑龍江省供銷社:牽手省級供銷社 探索全產業鏈支農惠農新路徑

來源:發佈時間:2019年04月23日

  記者 崔蕾

  黑龍江省供銷社作為全省服務“三農”的主渠道,是黑龍江省內最大的為農服務經濟組織。2018年,在大商所支援下,永安期貨聯合人保財險在黑龍江省青岡縣開展了玉米收入保險試點,黑龍江省供銷社組織黑龍江省綏化市青岡縣沃土豐達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下稱沃土豐達合作社)的210戶農戶參與了試點,並采取基差收購的形式與農民簽訂購銷合同,為農民提供了價格、產量保障及售糧渠道,在自然災害導致減產的情況下,有效保障了農民收益,黑龍江省供銷社也探索出了全產業鏈支農惠農的新路徑。

  黑土地變成“金土地”  試點項目讓農民心裏有了底

  3月底的黑龍江省氣溫還在零度以下,期貨日報記者跟隨調研團隊來到參與“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項目的沃土豐達合作社。剛下車,沃土豐達合作社負責人仲維華的熱情就驅走了寒意,他帶領大家參觀了合作社的現代化農機設備。“從2014年700畝的土地規模,到今年我們最終土地流轉接近5萬畝,尤其是去年參與了‘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項目後,規模幾乎翻了一番。”他自豪地向記者介紹道。

  黑龍江省青岡縣位於黑龍江省中南部,屬於國家級貧困區域,該區域氣候差異顯著、地貌類型複雜,氣候異常使該地區種植玉米存在減產減收等諸多風險,農戶種植玉米面臨較大的風險。

  2013年,研究生畢業後返鄉創業的仲維華發現,村子裏的農民勞動繁重,單個農戶的產量小,在賣糧時也沒有談判的籌碼。如果再遇上自然災害,或市場糧食價格不好,或重大政策調整,農民往往束手無策,很難穫得理想收入。

  “研究生最後一年,我報考了青岡縣教師。當老師之後,我發現很多留守兒童都有厭學或者對老師不尊重的情況,他們的父母都在外面打工或者家庭條件貧困。我意識到農村要發展,首先要把經濟搞上來,而農村要提高經濟水平,還是要靠農業。”仲維華回憶說,那時合作社正逐漸興起,中央一號文件也提出要大力支援家庭農場和合作社發展。想到自己也是農民的兒子,他就決定透過組建合作社,讓更多的老百姓受益。

  合作社組建初期,他開著小面包車找老百姓入社,告訴大家要統一播種、統一收割、統一銷售,但當時農民對“合作”心存疑慮,說“分種地,夥種瓜”,最後他用了3個月的時間簽了720多畝地,為避免種植風險,他采取“託管代耕”的方式與農民合作。

  考慮用傳統的種植方式播種700多畝地肯定會錯過農時,他購買了免耕播種機。可沒想到因為新老技術交替的原因,合作社第一年賠了20多萬元,但他還是按約定收入發給了合作農戶。“2015年合作社的面積達到4495畝,2016年增長到了7400多畝,2017年又增長到9980畝。”仲維華說,2016年國家臨儲政策取消後,玉米價格大幅下跌,2017年黑龍江省玉米最便宜的時候才3毛多一斤,農民面臨市場價格波動風險,種植規模越大,合作社的風險也越大。

  合作社發展的幾年中,他因在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發展和周邊農戶帶動過程中的突出成績,被評為省人大代表,如何提高合作社和農戶抗風險能力一直是他所思考並經常與人討論的。

  “在參加一次會議得知了‘保險+期貨’時,我非常興奮。去年我們開始調整合作社經營方式,嘗試以土地流轉方式,更好地提高合作社和農民的收入。然而,糧食減產或價格下跌是我們最怕的兩點,得知有這麼個‘保險’,我毫不猶豫就與黑龍江省供銷社合作參加了試點項目。”仲維華表示,去年沃土豐達合作社經營的2.7萬畝土地全都參與了“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項目。

  “2018年春播結束後,青岡地區發生嚴重幹旱,直到6月20日都沒有降雨,技術水平再高,不出苗也沒辦法。後期雖然下了雨,但苗也只出了六七成,而到了秋天,青岡縣又遇上洪水,9月一直下雨,低洼地塊的幾千畝地絕產,全被淹了。”仲維華惋惜地說。

  2018年是沃土豐達合作社玉米產量最低的一年,但因為參加了試點項目,合作社最終穫得理賠472萬元,糧食也透過訂單銷售掉了一部分,在自然災害下保證了最基本收益。“我們合作社最怕的就是自然風險和價格風險,‘農民收入保障計劃’是非常有效的保障手段。合作社未來如果面積能繼續擴大,我們希望所有土地都參保,這樣無論是農民還是合作社,都能打破靠天吃飯的歷史。”仲維華說。

  “我們不追求利潤最高,每年超過成本,有利潤就可以了,合作社能平穩、持續走下去才是最好的。”他告訴記者,這些年合作社規模一直不敢擴張太快,就是擔心一旦遇到自然風險或者價格風險,擴得越大,“死”得越快。去年參與的“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項目讓合作社心裏有了底,所以今年合作社理事會就決定要擴大土地流轉面積,要翻倍,目前玉米流轉土地已達到5萬畝,爭取大豆也達到5萬畝。

  除了保障收入,他還希望該項目能成為合作社穩定銷售的通道。據記者了解,沃土豐達合作社目前5萬畝地的玉米產量在4萬噸左右,一般大型企業的訂單都是十幾萬噸、幾十萬噸,目前合作社的產量還無法滿足大企業訂單需求,透過“農民收入保障計劃”中的基差貿易,合作社也能實現提前售糧,讓農民心裏真正有了底。

  省級供銷系統加入  打通為農服務的全產業鏈

  仲維華2018年參與的試點項目是青岡縣地區首個收入保險試點,透過將收入保險與“訂單農業”相結合,為助力該地區農業合作社規模化發展、帶動貧困戶脫貧致富提供了有效的風險保障,是農產品市場化機制下農民收入保障的有益嘗試。

  據他介紹,在收入保險方面,考慮沃土豐達合作社是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機械化規模程度較高,玉米種植產量往往高於區域平均產量,所以項目設計時突破了收入保險中只保障區域歷史平均產量的限制,為該合作社量身定制了個性化的種植收入保險,保障合作社自身的歷史平均產量,並以期貨價格為定價基準,滿足了合作社對收入保障的個性化需求。

  另外,該項目還附加了基差收購模式,由黑龍江省供銷社所屬的哈爾濱泰和豐農業供應鏈服務有限公司(下稱泰和豐農業供應鏈公司)與農戶簽訂了以玉米期貨1901合約為基準、基差為-160元/噸的基差收購合同。

  “這種基差收購的形式,保障了農民售糧渠道和價格。”泰和豐農業供應鏈公司總經理郭濤表示,在試點項目中,農民透過基差點價的形式以1704元/噸的價格將部分玉米銷售給泰和豐農業供應鏈公司,並且泰和豐農業供應鏈公司承擔糧食收割和運輸,折合農民以1740元/噸售糧,比當時現貨價直接售糧高出20元/噸左右,實現了穩渠道、穩價格。他告訴期貨日報記者:“在透過‘保險+期貨’滿足合作社避險需求的基礎上,融合期貨基差點價售糧新方式,讓合作社擁有了自主擇價權,真正實現了農民對土地和所種糧食的當家作主,使農民收入保障計劃上昇到更深一層次。”

  在幫助沃土豐達合作社打通售糧渠道的同時,泰和豐農業供應鏈公司也穩定了供貨渠道。據記者了解,訂單合同中採用期貨“基差點價”的方式,改變傳統“一口價”定價方式中雙方的博弈關係,在基差確定後,下游貿易公司可以幫助合作社選擇更優的價格進行銷售,提高銷售收入,從而推動了農戶和貿易企業的合作共贏。

  值得一提的是,省級供銷系統參與該試點項目中,探索出了推動全產業鏈為農服務的新路徑。黑龍江省供銷社作為服務“三農”的中堅力量,擁有規模龐大且體系完備的測土配方服務系統、農資服務系統和糧食購銷系統,可以實現從科學測土配方、精準種肥藥方案的種植端到高效、高價賣糧的銷售端全覆蓋,配合“保險+期貨”進行風險管理,可以更好地實現產業鏈的全覆蓋。

  黑龍江省供銷社理事會副主任王本庭介紹說,供銷社的特別之處在於和農民的聯系比較緊密,黑龍江省供銷社成立的時間比較早,有著豐富的服務農村、服務農民的網路。“我們在全省設有基層社,還有化肥、糧食的銷售網路。以化肥為例,我們化肥的銷售量佔全省的一半以上,黑龍江省所有的縣都有銷售網路,在全國都有銷售網點。”他舉例說,在糧食收儲和銷售上,黑龍江省供銷社現在擁有19個糧倉,主要負責國家的糧食儲備任務,總量420萬噸,其中每個糧倉都是一個糧食經營中心,包括糧食的收儲、加工、銷售以及電商平台、金融服務等。另外,黑龍江省供銷社下屬151家企業,覆蓋了產業鏈上下游。可以說,從種植開始一直到生產銷售,黑龍江省供銷社擁有全方位服務農民的天然優勢和現實基礎。

  組織聯盟 發揮優勢推廣“保險+期貨”

  2018年,黑龍江省供銷社作為主體參與“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充分發揮了自身優勢,找到了服務“三農”的新路,也給了供銷社繼續參與試點項目的信心和動力。今年兩會期間,黑龍江省供銷社向黑龍江省人代會提交了“保險+期貨”為農服務的議案,並計劃今年深入探索參與試點,服務黑龍江省農業高品質發展。

  王本庭表示,“保險+期貨”是服務“三農”的重要手段,黑龍江省供銷社去年嘗試參與試點,希望能從為農服務這個角度,來研究試點的可持續性、農民的接受程度以及實際保障效果。為此,黑龍江省供銷社還設立了期貨交流部,以期更持續地開展該項目。

  郭濤告訴期貨日報記者,供銷社作為一個既有行政職能又有企業特質的主體,在推廣“保險+期貨”模式方面具有相對優勢。他認為,“保險+期貨”試點項目需要保險公司和期貨公司共同參與其中,而供銷社能夠從整個供銷系統參與其中,既能擴大覆蓋面,又能延長覆蓋產業鏈,能讓試點項目更具有持續性。

  政府職能平台的組織能讓試點項目更公允,但“保險+期貨”又是市場手段。“供銷社是市場和政府的結合,所以既有政府職能,又有市場行為,是把它們結合起來的較好途徑。我們也是透過去年在試點項目中的實踐認識到了這一點。”王本庭說。

  保險公司和期貨公司在推廣試點項目的過程中也意識到了這樣的問題,所以與黑龍江省供銷社一拍即合,在黑龍江省供銷社的牽頭下,一個專門為“保險+期貨”試點項目服務的聯盟正在形成。據記者了解,目前黑龍江轄區內的13家期貨公司、4家保險公司,已經與黑龍江省供銷社形成聯盟;黑龍江省期貨業協會也有意向與黑龍江省供銷社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黑龍江省證監局也願意為黑龍江省供銷社的“保險+期貨”試點項目提供金融支援。

  黑龍江省供銷社希望成為“保險+期貨”項目的重要參與主體,其中一方面的工作是積極推進試點的縣域推廣或者整域推廣。“我們今年提出縣、鎮、鄉、村整體來做,現在已經跟各級政府在交流推進。”王本庭告訴記者,現在“保險+期貨”試點體系已經很成熟,要充分利用試點項目讓省內的農民受益。另一方面,供銷社也將發揮政策渠道作用,推動“保險+期貨”項目的財政補貼落地。他表示,推動農民和政府認識到“保險+期貨”試點項目在農民保障中的作用和重要性,是供銷社現在重點去做的事情。

  此外,以基差收購的方式開展“訂單農業”,也是黑龍江省供銷社正在積極探索推廣的事情。王本庭表示,“保險+期貨”試點項目雖然保證了農民的根本利益,但只是一個金融的虛擬手段,農民拿到賠付的錢,糧食如果在手裏,風險就還在,所以需要再加上後端的銷售服務。

  黑龍江省供銷社計劃透過有點及面的方式推廣糧食的基差收購。“我們的思路是未來先從農場做起,因為農場種植面積和糧源都比較集中,生產等都是統一模式、統一管理、統一經營的,而且集中程度越高,風險管理需求也越強烈。目前當地農場主要參與的只是農業大災保險,價格保障及後續延伸服務都還沒有,‘保險+期貨’、基差貿易等模式能更好地滿足農場的實際需要。”王本庭說,在這種情況下,透過把農場的試點項目做好、做強,就能利用農場的社會效益,放射到周邊的農村,帶動周邊的農民,使試點模式在更廣範圍運作。

  可以看到,黑龍江省供銷社已經意識到了自身在“保險+期貨”試點項目中的主體作用,有信心也有動力將試點項目推廣到更大範圍,並且在試點項目的創新上也在思考更多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