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商品交易所

期貨日報:“小農戶牽手大市場”系列報道之一——大型央企引路 為農業插上金融的“翅膀”

來源:發佈時間:2019年04月23日

記者 姚宜兵

  編者按:2018年,大商所在總結前期“保險+期貨”試點經驗的基礎上,進一步落實中央一號文件要求,推出了涵蓋“保險+期貨”、場外期權、基差收購等多種形式的“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地方政府、龍頭企業及保險、期貨、銀行等主體積極參與,探索出一條小農戶有機銜接現代農業之路。即日起,本報將推出“小農戶牽手大市場”系列報道,敬請關注。

  價格是農民的“生命線”  也是“一體化”的關鍵

  馬俊是黑龍江省寶清縣七一村的農戶,膚色黝黑、言語略顯羞澀的他是當地小有名氣的農業種植大戶,2018年他種植了30晌(1晌等於15畝)土地的玉米。

  4月初,期貨日報記者走進寶清縣弘豐穀物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下稱弘豐合作社)采訪馬俊的時候,正值當地春耕備荒、平整土地、采購農資的準備時期,再過不足一個月的4月下旬,當地即將開展玉米等農作物的播種工作。

  馬俊是弘豐合作社的加盟農戶,2018年所產玉米全部委託給合作社代為儲存和銷售。同時,他也在2018年首次接觸由北大荒糧食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北大荒糧食集團)、申銀萬國期貨、平安產險合作承擔的大商所“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包括了“保險+期貨”、基差收購等服務“三農”模式。

  弘豐合作社負責人黃建華是馬俊接觸期貨市場創新產品的介紹人和引路者。他是當地名氣很大的農民企業家,其下屬企業集糧食收購、倉儲、物流和貿易於一體,和北大荒糧食集團結成了良好的戰略合作關係。2018年首次在合作社內部實施“農民收入保障計劃”項目也是他牽頭參與的一項重大支農、惠農決策。

  “北大荒糧食集團利用期貨市場,為合作社提供了價格保險、基差貿易、二次點價等金融創新服務,讓合作社加盟農戶沒有了賣糧之憂,解決了農戶賣糧難的大難題。”黃建華說。

  更重要的是,北大荒糧食集團透過這次試點打通了“一體化”路徑,找到了牽手小農戶對接大市場的新模式。合作社內,琳瑯滿目的農資產品、姿態健碩的噴藥無人機、包裝整潔的大豆、玉米等各種綠色農產品整齊劃一、有序擺放。此時此景恰如記者在合作社宣傳欄所看的一句話:為農業插上金融和科技的“翅膀”。

  百度百科顯示,寶清縣隸屬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地處黑龍江東部三江平原核心,北大荒腹地,東距中俄邊境最近處不足50公里,是全國糧食生產先進縣和重要商品糧生產基地,總耕地面積近630萬畝,年產糧食260萬噸。

  遼闊的三江平原孕育出了當地得天獨厚的肥沃黑土地,馬俊作為土生土長的當地種植大戶,勤勤懇懇耕種這片土地已經20餘年。“過去,賣糧議價難是農民面臨的主要難題。”他笑稱,每年春季這個時點開始備耕的時候,就要考慮今年是種植大豆還是玉米。每年的市場都不一樣,每年的價格行情也不相同,唯一相同的就是無論是大豆還是玉米都面臨價格難題。

  “現在和過去不一樣的是售糧簡單了,收購主體也多了,但價格變化卻面臨著更多的不確定性。有些年份,農產品價格上漲了,農戶收入就多了;有些年份,農產品價格大幅下跌了,農戶就虧大了。因此,每年春季備耕,就需要仔細考慮今年的種植品種以及國家產業扶持政策,以免價格大幅下滑造成損失。”馬俊說。

  據記者了解,尤其是隨著國家在2016年調整玉米臨時收儲政策之後,缺少了國家最低保護價的玉米市場,開始面臨來自市場化定價的衝擊,每年春季的種植選擇成為當地農戶最關心的問題。好不容易作好春播品種的抉擇,秋糧上市後還要想辦法給手中的糧食賣個好價錢。近兩年,當地農戶銷售餘糧主要是以中小貿易商收購為主,每到售糧季節,當地農戶就四處打聽誰家給的價格高、誰家扣重少,扣除物流費用,農戶核算最多的就是賣給誰家最划算。整體而言,隨行就市基本代表了當地農戶售糧的主流。

  黃建華也表示,合作社每年的銷售對象都不完全一樣,主要售糧方式還是秋糧收割後去挨家比價。春節備耕時期,雖然多數貿易和收購企業均會與農戶簽訂“訂單”,約定秋天收購糧食的品種、品質標準和數量,但目前這些“訂單”只能說是收糧意向,對農民沒有約束力。如果農民對價格不滿意,價比三家之後,仍然不會把糧食賣給出價低的簽約企業。

  農產品銷售價格決定了農戶全年辛苦耕耘的所得,是農民的“生命線”。也正因為對價格的焦慮和分歧,農業產業“一體化”受到掣肘。

  近日,在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於促進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的意見》中提出:鼓勵龍頭企業透過“公司+農戶”“公司+農民合作社+農戶”等方式,延長產業鏈、保障供應鏈、完善利益鏈,將小農戶納入現代農業產業體系。今年中央一號文件也提出,要“培育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和聯合體”。

  近年來,北大荒、中糧、中化等大型龍頭企業,以及地方有能力、有組織的合作社等都在積極探索農業產業“一體化”,透過統一供應種肥、農藥,統一收購、銷售糧食,形成產供銷“一體化”,實現去中間化、降本增效的目的。在“一體化”運作中,企業以合適的價格收購農民種植的糧食,讓糧食轉化為農民的收入,是完成“一體化”閉環的最後一關,也是實現農民對接現代農業的重要關節。

  “訂單”攜手期貨  農戶牽手市場

  “今年我們會繼續和弘豐合作社合作,種植品種選擇玉米,因為玉米市場化程度高,銷售渠道多元化,變現相對於大豆來說更容易。”馬俊告訴期貨日報記者,加入合作社後,合作社可以為農戶提供種子、化肥、農業機械等一系列服務,增加農戶購買農資機具時的議價能力,可以顯著降低采購成本。同時,透過合作社對接北大荒糧食集團提供的糧食收購和價格保障服務,可以提升農戶種糧收入,對於合作社農戶來說具有非常好的經濟效益。

  馬俊的選擇代表了當地相當一部分種植大戶的想法,即防範秋季售糧時節價格的大幅下跌,為手中的糧食賣個好價錢,而提及這些種植農戶的選擇,就不能不說在2018年為他們提供價格保障、讓他們穩收和增收的“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項目。

  北大荒糧食集團農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王獻東是北大荒糧食集團2018年參與“農民收入保障計劃”的推動者和策劃人,他具有豐富的糧食貿易、基差交易、金融產品創新經驗,曾就職於路易達孚公司,熟諳糧食產業和現代金融的融合之道。

  據王獻東介紹,公司2018年首次參與大商所支援的“農民收入保障計劃”,將“訂單”與“保險+期貨”相結合,讓基差定價與含權貿易相輔相成,以“訂單農業+保險+期貨(權)”模式,一是將“訂單”上了“保險”,給農民保底價;二是給予農民二次點價的權利,讓農民仍能享受賣糧後一段時間內價格上漲的收益。

  從實際操作過程來說,北大荒糧食集團在2018年5—6月便與農民及合作社簽訂了“訂單”,根據當時玉米期貨1901合約價格,確定保底收購價為1520元/噸,並約定秋糧上市後,農民將玉米送至北大荒指定倉庫,按照玉米期貨1901合約價格減320元/噸進行第一次點價,北大荒糧食集團將綜合考慮保底價、點價的具體情況,以及糧食品質等因素,幫助農戶以較高的公允價格預先售糧。值得注意的是,該項目的創新之處還在於農戶賣糧後具有“增收”的權利。

  “自農民售糧起至之後的一個月內,農民擁有第二次選擇更高價格的機會。這份‘訂單’協議對農民售糧其實也沒有約束力,如果在秋收時,根據‘訂單’協議確定的價格對農民沒有吸引力,那麼農民可以選擇自由銷售。不過,我們要求,只有自願按‘訂單’約定售糧給北大荒糧食集團,農戶才有二次點價的權利。農民對後期價格上漲沒有了擔心,所以更願意把糧賣給我們。”王獻東描述說。

  據記者了解,2018年9月底至10月底,合作社組織農戶陸續將3萬噸糧銷售給北大荒糧食集團,以1581.71元/噸穫得了第一次結算糧款。2018年11月,在北大荒糧食集團的指導下,農民及合作社二次點價,每噸又額外穫得了13.13元的收入。

  項目實施結束後,馬俊相當於以高於售糧時的市場價順利出售了手中的糧食,大幅提升了對“農民收入保障計劃”項目的認識水平和參與熱度。他說:“今年希望早點啟動去年的項目,好讓我們放心種糧,大膽投入。”

  “去年合作社農戶透過試點項目均穫得了較好的收入,今年的參與積極性大幅增加,不少種植大戶已經在找我,今年要繼續售糧給北大荒糧食集團。”黃建華告訴記者,去年讓這些農戶買“保險”時,他們一分錢保費也不願出,最後是合作社墊付的保費,今年農戶都主動要出10元/噸保費買“保險”了。

  創新金融模式 實現農民與企業雙贏

  “農民收入保障計劃”試點讓弘豐合作社農戶初嚐甜頭,而金融產品和農業產業的結合也為收糧企業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據期貨日報記者了解,玉米臨儲政策調整之後,玉米下游深加工企業紛紛在東北建廠,糧食企業之間對糧源的競爭正在加劇,以北大荒糧食集團為代表的東北地區企業一直在探索穩定糧源的好方式。

  據北大荒糧食集團總經理劉大全介紹,目前很多企業都在推行“產業一體化”“訂單農業”模式,但都無法避免要面臨農民的違約風險。他告訴記者:“去年我們契合農戶‘賣糧怕價格上漲,不賣怕價格下跌’的售糧心態,設計了‘訂單農業+保險+期貨(權)’模式,有針對性地利用期貨、期權工具開展服務,取得了非常好的試點經驗,不僅贏得了農民的信任,而且我們集團今年的糧源也穩住了。”

  “訂單農業+保險+期貨(權)”是大商所在多年“保險+期貨”試點經驗的基礎上,於2017年探索出的重要模式,曾寫入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2018年,北大荒糧食集團在其中的基差收購環節額外嵌入了一份看漲期權。首先透過“保險+期貨”保障了農民的最低售價,在農戶賣糧時,又利用看漲期權讓農民享受價格後期繼續上漲的收益。糧價無論下跌還是上漲農民均受益,這讓農民不僅能安心種地,而且能踏實售糧,不必因對糧價存在看漲預期而囤糧惜售甚至違約。

  鑒於試點取得的企業與農戶雙贏效果,北大荒糧食集團在兩會期間提交了議案,建議在更廣範圍推廣該模式。“北大荒糧食集團今年計劃擴大試點面積至100萬畝,進一步提升試點範圍和合作社數量,助推當地農業發展,實現公司、合作社和農戶的多方共贏。”王獻東解釋說,一方面,透過“保險+期貨”等創新金融模式,為合作社農戶提供售糧保障和收入保障;另一方面,公司可以提前鎖定糧源,提升公司經營水平和貿易數量。

  “‘牽手小農戶,走進大市場’模式,將農戶納入現代農業產業體系,北大荒糧食集團大有可為。”劉大全解釋說,目前公司正在探索“種植—收購—加工—銷售”一體化綜合服務,透過“公司+農民合作社+農戶”合作模式,充分整合農業產業上下游資源,幫助農戶理性經營,降低風險,提高收入。一方面,企業透過“保險+期貨”為合作社提供售糧價格保障;另一方面,企業透過期貨、期權市場,對衝收購糧食後的價格風險。

  作為年糧食貿易量高達千萬噸的大型央企,北大荒糧食集團對於現代金融工具的使用是牽手農戶走進大市場的底氣所在。記者了解到,自2017年開始,北大荒糧食集團就開始對外公開玉米“基差”報價,並積極推動玉米產業上下游的基差貿易。

  今年年初,玉米場內期權的上市讓北大荒糧食集團看到了新的契機。“大商所玉米場內期權的上市為企業提供了新型金融工具。”王獻東認為,更重要的是,場內期權給場外期權提供了一個公開、透明的定價標準,原來場外期權波動率是1.3,而場內期權波動率最低只有0.9,這將有效降低今後的保費。他說:“作為國際衍生品市場成熟的基礎性風險管理工具,玉米期權的上市進一步完善了玉米衍生品市場的層次結構和運行機制,將以新工具身份帶動‘保險+期貨’市場培育推廣工作,企業也可以利用更靈活的風控策略,幫助農戶實現保底增收,加速玉米產業鏈轉型陞級。”

  “目前,北大荒糧食集團等大型龍頭糧食企業攜手合作社和農戶,利用現代金融工具實現轉型陞級的路徑已經逐漸清晰、明朗。”王獻東介紹說,下一步,企業會繼續推動現代金融在“公司+農民合作社+農戶”模式中的應用,綜合運用期貨,場內、場外期權,“保險+期貨”等風險管理工具和產業服務模式,實現企業、合作社和農戶的多方共贏。

  夕陽之下,馳騁在遼闊的黑土地上,記者看到這裡有辛勤耕作的農戶,有得天獨厚的土地資源,有勇於擔當的農民合作社,有活力盡顯的產業參與企業,在攜手小農戶走進現代農業大市場之時,大型企業、期貨市場、基層農民合作社已經構成了新型農業關係,而期貨創新工具的廣泛應用已經為當地農業的發展插上了金融的“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