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商品交易所

期貨日報:“小農戶牽手大市場”系列報道之五——“保險+期貨”讓莫旗豆農吃下“定心丸”

來源:發佈時間:2019年04月29日

  記者 姚宜兵

  保“價”護航效果顯著

  一句“靠天吃飯”道出了農民在面對由災情蟲害造成的減產絕收時的無奈,即使在素有“中國大豆之鄉”美譽的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下稱莫旗),面對近兩年大豆價格明顯波動的局面,農民的收入穩定性也受到了威脅,一些農戶已經自發發展畜牧業以穩定收入。因此,莫旗的大豆種植戶對風險管理產品的需求十分緊迫。

  2018年,在大連商品交易所(下稱大商所)和莫旗政府的大力支援下,大地保險聯合國投安信期貨、浙商期貨、永安期貨、魯證期貨四家期貨公司在莫旗15個鄉鎮開展了大豆期貨價格保險項目(下稱試點項目)。日前,期貨日報記者跟隨大商所調研團隊前往莫旗,見證了此次大豆期貨價格保險項目為當地農民帶來的變化:不僅成功保障了參保農戶的利益,還提高了當地農民對大豆“保險+期貨”模式的認知和參與積極性。

  “從點到面”樹立典型區域操作案例

  一般情況下,“保險+期貨”一個試點項目是由一家保險公司、一家期貨公司合作開展的,而此次莫旗大豆價格保險項目則是由一家保險公司、四家期貨公司共同合作完成,試點涉及15個鄉鎮的280個村。與以往相比,此次試點項目以點帶面、連線成片,覆蓋範圍更廣,影響力更強,更具典型性。

  據介紹,此次試點項目歷時7個月,參照期貨價格,總共開展了8.5萬噸、保障價格為3714元/噸的大豆價格保險,覆蓋面積達到65.38萬畝,同時覆蓋了莫旗4433戶全部建檔立卡貧困戶以及101家合作社,包括達斡爾族、漢族、蒙族、回族、滿族、北韓族、俄羅斯族、白族、黎族、壯族、鄂溫克族、鄂倫春族、錫伯族共計十三個少數民族。在此次試點項目開展過程中,農戶未承擔保費,全部由四家期貨公司墊付,極大地提高了農戶的參與積極性。

  2018年,受凍害天氣影響,莫旗大豆減產15%—20%、約230—250斤/畝,且大豆品質也有所下降,售糧價格跌至1.72元/斤。在此行情下,即便加上生產者補貼,當地農戶種植大豆的利潤空間仍十分有限。但最終“谷賤傷農”的局面並未出現。此次試點項目最終實現理賠610.56萬元,有效幫助莫旗參保農戶規避了大豆價格下跌風險,切實保障了種植收益,達到惠農支農、精準扶貧的目的,並為農戶理解“保險+期貨”項目以及今後項目的持續推廣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莫旗試點項目成功結項的背後,各方為順利推進項目進展所作的努力功不可沒。

  莫旗試點項目包括了四家期貨公司,由於參與主體多,各參與方在目標價格、入場時間選擇等方面的溝通協調存在一定難度。大地保險郝永紅向期貨日報記者介紹,四家期貨公司所在地點不同,很難做到當面溝通。後來建立了會商制度,定期透過電話會議的方式對各方所持意見進行討論並作出決策,明確了各參與方的責任。在會商制度下,透過構建一個暢通的交流平台,各方快速有效地對項目中入場時機、提前了結時機、培訓、理賠儀式細節等問題達成共識,並透過及時溝通來調整和完善方案,從而最大程度優化業務操作流程。

  另外,為保證此次試點項目的順利開展,大商所、中國期貨業協會聯合大地保險、國投安信期貨、浙商期貨、永安期貨和魯證期貨在2018年10月給莫旗的近200位農戶代表、當地企業領導及基層幹部提供了多次主題培訓,內容包括期貨市場如何服務“三農”和扶貧工作、貿易摩擦背景下大豆產業發展趨勢、大豆期貨市場的運行邏輯及市場分析等。透過系列培訓,莫旗農戶對“保險+期貨”有了初步認識。

  記者在走訪過程中也了解到,除了前期的大型主題培訓會,保險公司也在後期具體的操作中“手把手”地將此次試點項目的流程和模式為參保農戶作了詳細的講解。莫旗後興隆村東吉合作社負責人陳亞東告訴記者:“說心裏話,我們在培訓會學習的時候只了解了大概,沒太搞懂具體的賠付方式,在保險公司後來的講解下我們才清楚具體的賠付流程。”

  與記者一同走訪的大地保險莫旗支公司經理李再權進一步補充道,在後期的賠付過程中,保險公司和農戶基本上是“一對一”地進行賠付流程講解,“比如說一個鄉鎮有5家合作社參保,那就在賠付前邀請這5家到公司開會,在會議上詳細講解賠付的形式、方式以及賠付原則,讓農戶明白這個錢到底是怎麼賠的”。

  此次莫旗試點項目則具有典型意義。多家期貨公司聯合,參保對象多達15個鄉鎮,成功實現了“從點到面”的廣角度覆蓋,為“保險+期貨”的區域性操作樹立了典範。

  價格險為農民保“價”護航

  莫旗地處大興安嶺與松嫩平原交匯地帶,是世界三大黑土區之一,土地肥沃,晝夜溫差大,適宜大豆生長,是全國重要的商品糧生產基地。2010年3月25日,莫旗大豆穫得農業部批准的農產品地理標志登記保護。

  相關數據顯示,在以縣為單位的排名中,莫旗大豆年產量居中國之首,年穩定產量在12億斤以上,蛋白含量39%—41%,全部為非轉基因大豆,故而有“中國大豆之鄉”的美譽。大豆是莫旗重要的支柱產業,近兩年隨著大豆價格大幅波動,莫旗大豆這根支柱也是“壓力山大”,而靠種地為生的農戶更是飽受困擾。

  據了解,在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大背景下,價補分離和市場化定價成為我國農業發展大趨勢,農產品價格波動加大,農民承受風險的概率增大,利益難以得到有效保障;疊加2018年國際貿易形勢風雲多變,國內大豆價格更是起伏頻繁。2018年年底時,黃大豆1號期貨合約1901價格跌至3150元/噸,相比年內高點下跌了24.6%。

  對於近兩年大豆價格波動明顯帶來的影響,莫旗的大豆種植農戶感受頗深。

  記者在走訪後興隆村東吉合作社時了解到,2015年以前該村普遍以小農經濟為主,農戶各自種植;2015年以後開始設立合作社,發展連片經濟。東吉合作社建立於2012年,2016年開始參與土地流轉,由於對風險的擔憂,起初規模較小,直至2018年才進行了大規模的土地流轉。同時,為了節省農機具和人力成本,土地相鄰的合作社之間又形成了聯租。陳亞東向記者表示:“土地連片耕種是大勢所趨,上保險和賣糧都更容易,原來一家收糧1萬至2萬斤,現在合作社都是幾十萬或者幾百萬斤,也好銷售。”

  陳亞東進一步表示:“現在種地不掙錢,農戶要的租價高,大豆的價位又太低,土地流轉到合作社手裏之後加上國家的補貼有可能都賠錢。如果賠錢合作社就辦不下去,這種情況每年都有。”陳亞東還表示:“老百姓靠天吃飯,之前沒有價格保險的時候,風險都是自己承擔,沒辦法。”

  東吉合作社是此次試點項目的參與者之一,也是第一次參與“保險+期貨”項目。東吉合作社去年共計參保6000畝,去年大豆價格大幅下跌,合作社最終共穫得賠付款5.6萬元。

  在談及此次試點項目為合作社帶來的影響時,記者看到陳亞東臉上露出欣喜之情。他表示:“說實話,一開始聽到‘保險+期貨’比較迷茫,也不太懂,去年是抱著嘗試的態度參保的。現在經過學習、培訓,特別是真正受益之後,了解到這是個保障我們收入的好模式,讓合作社種地更有信心了。”

  距離後興隆村約二十幾公里的喀牙都爾本村也是此次試點項目的受益方。該村村委會主任何正傑對記者表示:“去年村裏兩家合作社一共參保了12000畝地,我所在的合作社參保了其中的一萬畝,共計賠付了9萬多元”。

  在談及價格保險項目對土地流轉或種植所產生的影響時,何正傑毫不猶豫地表示“只有積極的影響”。何正傑進一步說:“本身現在種地利潤沒那麼大,土地就算管理得再好,一個冰雹天過來就什麼都沒了,太旱太澇都影響產量。現在有了這個‘保險+期貨’,保險賠付保障了農戶的收入,讓所有農戶、貧困戶都有穩定的生活,這就是我們最大的期盼。”

  據了解,2015年,大商所在場外期權試點的基礎上首創“保險+期貨”模式,引起廣泛關注。2016年中央一號文件首次提出“穩步擴大‘保險+期貨’試點”,各期貨公司、保險公司和地方政府積極響應。到現在,“保險+期貨”已經成為分散風險,使各方達到共贏的有效模式。

  通俗地講,“保險+期貨”為農戶提供了一種操作性較強的避險工具,將農民所面臨的價格風險轉移至期貨市場,有效地完善了農業生產經營者與期貨市場的連接機制,為農民增收切實提供了保障,發揮了期貨行業服務“三農”專業優勢,為打好脫貧攻堅戰發揮著期貨市場的應有之力。

  “保險+期貨”模式漸入人心

  莫旗地方政府前期協助大地保險走訪、對接農戶,組織當地合作社和貧困戶參保。在“保險+期貨”初體驗之後,莫旗政府對這一模式高度肯定,莫旗農戶的參保意願也日趨強烈。

  莫旗農牧業局局長王延忠十分肯定此次試點項目的成果。他表示,“保險+期貨”這種模式非常好,符合中央一號文件提出的推進農牧業高品質發展、鄉村振興的“三農”工作需要。此次試點項目“可以說從設計到實施再到產生的實際效果等各個方面都比較成功”。他表示,莫旗的農業資源非常豐富,現有耕地面積747萬畝,大豆常年播種面積是400萬畝左右,在莫旗總耕地面積中佔比超五成,畝產在300斤左右。去年大豆的價格走低,甚至跌至近三到五年內的最低點,所以試點項目的成效非常顯著。另外,就莫旗現有的農業資源來看,和“保險+期貨”相關項目合作的空間非常大。下一步,地方政府將在去年試點經驗基礎上,總結方法、加強調研,強化與農戶、經營主體的交流溝通,進一步捋順和規范項目實施的程式,拓展“保險+期貨”支農惠農的範圍。

  王延忠直言:“去年大豆價格大幅走低,今年估計也好不到哪兒去。”雖然國家出於對大豆的重視提出了“大豆振興計劃”,但是“國家無法也不能去調控價格,因為這不符合市場的規則”,所以,“保險+期貨”項目的空間十分廣闊。

  對於今年“保險+期貨”項目的開展,王延忠也表達了自己的期待。他表示,基於去年的成功經驗,希望今年“把它做得更紮實一些,在我們能力掌控範圍內再把規模擴大一些,盡最大可能為我們的豆農在大豆價格疲軟的環境下提供價格和收入的保障。”他認為,保障大豆產業的健康發展“符合中央的要求,也符合莫旗農牧業發展的趨勢”,莫旗政府將大力地支援“保險+期貨”相關項目,並“積極地配合項目的實施”。

  記者走訪莫旗的時間正值“春耕”準備期,不久之後大豆播種工作就要啟動,不少耕地上已經開始了“耕地整理作業”。“春耕”在即,“保險+期貨”不僅為產品價格托底,還給莫旗的合作社吃了一顆“定心丸”。

  陳亞東直言:“現在周邊農戶都想有這種價格保險,參保熱情高漲。有了‘保險+期貨’這個項目之後,每個農戶的糧食種到地裏都有了保障,農戶種植就沒有太多顧慮了。”

  同在後興隆村的鼎臣合作社負責人喬梁在記者走訪期間剛剛得知“保險+期貨”這一模式。在了解之後他當即表示:“透過這一模式,農戶有了能抵禦風險的能力,增加了收入的穩定性。讓農戶受益的項目都是好項目,這樣的項目肯定願意參與。”

  何正傑也表示,雖然現在已經是春耕準備期,但是氣候依然幹旱,對於今年的收入預期“自己心裏也沒底”,但何正傑表示合作社今年將繼續流轉土地,種植大豆,並積極參與到“保險+期貨”項目中來。

  經過一系列試點,“保險+期貨”已在“三農”服務中生根發芽。這一模式正處在快速發展期,還有許多需要完善的地方。對此,有業內人士表示:隨著“保險+期貨”規模的擴大,僅僅依靠交易所和地方財政補貼資金顯然不夠,期望從國家層面對試點地區主要農作物價格和收入保險實施直接補貼。同時,隨著未來“保險+期貨”項目的不斷拓展,市場風險對衝需求將大幅增加,需要適時推出更多場內期權品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