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商品交易所

經濟日報:一噸鋼的利潤買不了一瓶水,這狀況是如何破局的?從期貨與鋼鐵牽手說起

來源:發佈時間:2019年05月13日

  記者 祝惠春

  曾幾何時,生產一噸鋼的利潤,買不了一瓶礦泉水,這種狀況已顯著改變。2018年,我國鋼鐵行業主營業務收入7.65萬億元,同比增長13.8%;實現利潤4704億元,同比增長39.3%。其中,重點大中型鋼鐵企業主營業務收入4.13萬億元,同比增長13.8%;實現利潤2863億元,同比增長41.1%,利潤率達到6.93%。這既是鋼鐵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成果,也有期貨業的一份功勞。

  鐵礦石期貨發揮定價功能,鐵礦石價格透明了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鐵礦石消費市場,但鐵礦石合理定價走了多年坎坎坷坷路,我國一直缺乏與消費地位相匹配的影響力。

  國際市場上,鐵礦石國際貿易的定價仍然是普氏價格指數主導,過去我國鋼廠被迫接受普氏價格。在價格最高的時候,鐵礦石普氏價格曾高達193美元/噸。往往鋼材一漲,鐵礦石價格立馬就漲,跟得非常緊,使得鋼鐵行業的利潤空間被侵蝕得非常窄,甚至虧損。

  不過,近年鋼鐵行業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大背景下,需求起來了,價格上去了,但是原料價格沒跟著呼呼跑上去。這裡就有我國鐵礦石期貨發揮定價功能的因素。目前,國內鐵礦石到岸價格,開始運用大連商品交易所的鐵礦石期貨價格定價。

  “整個鋼鐵行業現在和過去十年相比,最大變化之一就是多了一個鐵礦石期貨公開透明價格。”一位鋼鐵工業協會的專家告訴記者。有了鐵礦石期貨價格,普氏價格指數再往上抬價格不容易了。2019年2月份普氏價格指數大體是80美元。鐵礦石進口價格易漲難跌的局面終於改變了。

  2018年5月4日,大商所鐵礦石期貨引入境外交易者,實現了國內首個已上市品種的對外開放。鐵礦石期貨國際化一年來,吸引全球用戶參與,市場規模變大。2019年前4月,境外用戶成交量、持倉量較國際化初期的2018年5至8月分別增長了637%、264%。

  另一方面,2018年,我國進口鐵礦石10.64億噸,同比2017年減少1%,為2010年來我國鐵礦石年進口首次出現負增長。雖然進口量略有減少,但我國鋼鐵行業的盈利能力有了大幅提升。

  隨著鐵礦石期貨國際化的深入,鐵礦石期貨價格開始逐漸反映全球現貨市場的供需和價格水平,更有利於現貨市場參照期貨價格進行定價和結算,未來將形成國際公認的鐵礦石期貨價格基準,引導鐵礦石行業相關資本在全球範圍內流通配置,提高避險效率,深度服務全球鋼鐵產業。

  期現結合,鋼企有效管理價格風險

  2018年,是南鋼股份財務表現歷史最佳的一年。一個重要經驗是利用期貨工具對衝原料及產品價格風險,期現結合。

  傳統鋼企經營痛點之一,就是原材料價格波動劇烈,訂單、庫存有單邊風險敞口。怎麼辦?南鋼股份副總裁徐林表示,我國鋼鐵行業已經進入期現融合新時代。“透過利用衍生品工具,鋼鐵企業可以對衝市場風險,平滑公司經營利潤,穩定生產運營。”

  徐林表示,套期保值使得南鋼實現了產融深度結合,提升了企業綜合實力。同時運用衍生品工具的杠杆屬性,降低了財務成本。比如“虛擬庫存”較實物庫存節省物流倉儲等成本,“將衍生品工具的運用列入公司戰略層面,助力“低成本生產,高效率智造”。

  沙鋼(上海)商貿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向陽表示,傳統上,采購原料、銷售鋼材透過現貨市場進行,而鋼廠參與期貨市場以後,就可以在2個市場同時進行經營活動,利用期貨市場建立虛擬通道,當一個品種期貨市場與現貨市場在價格上出現差距,從而利用兩個市場的價格差距,低買高賣而穫利。去年公司總計套保現貨1200多萬噸,穫得了一定盈利。

  “當期貨合約被高估時,企業可以賣出該期貨合約,建立相應套利頭寸,當現貨和期貨價格差距趨於正常時,將期貨合約平倉,可以穫得套利利潤,這是進行正向基差套利;當某個交割月份的期貨合約被低估時,企業可以買入該期貨合約,建立相應的套利頭寸,當期貨價格修復和現貨之間的貼水時,平倉穫利,這是進行反向基差套利。”李向陽解釋。

  2019年前4月,大連商品交易所鐵礦石期貨法人用戶持倉佔比47%,較去年同期增長了10個百分點。國內前10大鋼鐵企業中有8家參與了期貨市場。利用期貨工具對衝原料及產品價格風險,鋼鐵企業更加得心應手。“今年淡水河谷礦難雖然是突發性事件,但很多企業提前佈局,一定程度降低了礦價大幅上漲對鋼廠的不利影響。”唐山萬陽貿易有限公司負責人李津說。

  助力鋼鐵業高品質發展

  日前,從2019(第三屆)中國鋼鐵產業期貨大會上傳出消息,我國鋼鐵相關的期貨交易量和交易金額已居世界第一,已形成與現貨市場高度融合的產業鏈期貨品種體系。越來越多的鋼鐵企業積極參與期貨市場,利用期貨及衍生品工具管控風險、指導生產經營,形成了日益完善的風險管理策略和相應的規范化管理制度。專家表示,在鋼鐵行業高品質發展中,期貨市場還能發揮更大、更多的作用。

  南鋼股份董事長黃一新表示,鋼鐵產業鏈金融屬性不斷增強。期貨市場為鋼企穩定經營業績提供了有效的金融工具和套保容量。對鋼鐵企業來說,當今行業競爭格局已從鋼鐵生產、鋼材銷售、貿易流通這三大傳統的現貨戰場,向鋼鐵電商和衍生品市場拓展。激烈市場競爭,已容不得鋼鐵企業猶豫是否使用衍生品工具,而是要思考如何正確使用期貨工具為企業經營保駕護航。

  2018年,大商所鐵礦石期貨日均成交9732萬噸。我國鐵礦石期貨成交量是世界第二大鐵礦石衍生品市場——新加坡交易所(SGX)掉期和期貨的22倍,繼續保持全球最大鐵礦石衍生品市場的地位,為鋼鐵企業進行套期保值等相關操作提供了足夠的市場深度。

  在市場結構上,鐵礦石期貨國際化一年來,鐵礦石法人持倉佔比穩步提高。2018年,法人用戶日均持倉佔比為42.5%,其中國際化前為36.8%,國際化後提高至44.3%,境外用戶總成交量近1/5。

  在價格相關性上,上市以來至2018年,鐵礦石期現價格相關性高達0.98,與普氏指數、新交所鐵礦石掉期價格的相關性也在0.98以上。“境內外價格高度的聯動性,為交易者開展跨市場套利提供了機會。”東證期貨機構業務事業總部總經理助理王鳴君表示。

  隨著鋼鐵行業進入期現融合時代,基差貿易作為一種以期貨價格為基準的貿易方式,使得風險管理與企業生產經營有了更緊密的結合。2018年國際大型貿易商嘉吉公司與河鋼集團等國內大型鋼廠開展基差貿易,以鐵礦石期貨價格加上昇貼水的方式確定貿易價格。合同簽訂後,貿易商參考市場行情及自身貨物庫存,適時在鐵礦石期貨市場建倉。鋼廠在合適的價位提出點價要求,由貿易商在期貨市場進行相應對衝操作,完成點價業務。2018年,河鋼集團透過基差點價采購60萬噸鐵礦石,為公司節約采購成本約1450萬元。

  近年,大商所持續開展了場外期權和基差貿易等創新試點,截至目前,共支援開展了22個焦煤、焦炭、鐵礦石場外期權試點項目和8個鐵礦石基差貿易試點項目。河鋼、鞍鋼、福建三鋼、廣西盛隆冶金等很多行業代表性企業都參與進來。

  下一步,大商所將儘快上市鐵礦石期權;將在全國重點區域設立保稅交割倉庫;繼續推進鐵礦石交易做市商的發展;積極推進鐵礦石品牌交割制度,進一步增強鐵礦石期貨價格的代表性、穩定性。

  我國期貨市場的改革創新和對外開放,正在為鋼鐵業的高品質發展注入源源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