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期權研究 > 市場觀點 > 詳細資訊
CBOE專家:推出股指期權符合資本市場發展邏輯
來源: 發佈日期:2014年07月28日

——專訪CBOE期權學院首席講師James B.Bittman

隨著國內各大交易所馬不停蹄地開發期權產品和舉辦倣真交易,期權的上市在千呼萬喚中漸行漸近。對於即將臨盆的新生兒,中國資本市場儘管“懷胎十月”準備已久,但實踐經驗的缺乏還是引發多種擔憂。作為“過來人”,成熟的國際市場經驗頗豐。趁著近日中金所特邀海外專家授課期權做市商知識之際,記者采訪了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首席講師James Bittman。訪談中,他分享了許多美國期權市場的寶貴經驗,特別針對國內普遍擔心的一些問題做出了解釋,並期待中國期權產品的推出。

James Bittman於1972年以優異成績從艾姆赫斯特大學穫得學士學位,並於1974年從哈佛大學穫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他和目前工作所在的CBOE期權學院結緣於1987年,專門負責授課個人和機構投資者、證券中介商以及政府監管者。此外,他還在美國以及全球各地講授做市相關的用戶指定課程。除了學院生涯賦予他的紮實理論功底,James Bittman還擁有豐富的實戰經驗。從1980年成為CBOE股票期權做市商至今,他投身多個市場積極開展交易。對於中國資本市場,Bittman 認為從股票和期貨等市場眾多的合約數和交易量來看,它流動性很強,繼而推出股指期權在邏輯上符合資本市場的發展路徑。

股指期權可為股票交易上保險

新事物一開始往往很難被人接受,誤解也往往源於不了解。期權在國際成熟市場上已活躍多年,與股票掛鉤的期權產品也一直是股市動盪之際的避風港,成交量長期穩居衍生品市場之冠。在這方面國內目前僅有滬深300股指期貨單個產品,而其降生之時又不幸恰逢股市傾覆。雖然有詳細數據顯示股市的波動因為股指期貨的存在未增反減,對金融衍生品一知半解的部分投資者還是硬生生地把黑鍋扣在了股指期貨身上。據Bittman介紹,美國市場剛推出股指期貨和期權的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也正逢股票熊市,新產品也一度遭受不白之冤。但是站在今天往回看,美國股市從不到一千點攀升到今天的一萬七千多點,股指期貨期權拉低股市的謠言不攻自破。

在Bittman看來,期權和保險作用相似。持有股票買看跌期權就像開車買保險一樣,即如果標的股票價格下跌,持有股指看跌期權穫取的收益將彌補持有股票的損失。而看漲期權可以在股市上行時為沒有持有股票,即在股票市場之外的投資者規避錯失投資機會的風險。期權不同期限的不同行權價格及基本策略組合而成的多樣化投資方案,可以給投資者提供靈活多變的選擇,發揮其他金融工具無法取代的作用。“和期貨的保險作用不一樣,期權不是一個單純的一對一的對衝工具,而是提供保險類似服務的工具。”

不同於國內股指期貨市場上大型機構的參與不足,美國各種類型的機構都逐鹿期權市場,根據不同的投資目的使用不同比例的期權工具。據最近高盛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全美國有190多家共有基金在使用期權,管理的資金規模達到4800億美元。尤其在2008年以後,保險等機構大量湧入期權市場。跟蹤期權使用策略的買賣指數顯示,過去幾十年中,凡是使用期權策略持有標普500的投資組合表現要明顯好於標普500本身,波動率大大降低,風險減輕了30%左右。規范操作風險可控

中國版期權姍姍來遲的很大原因在於監管層對於風險的擔憂。Bittman坦言美國期權市場上也存在一些違規現象,像內幕交易至今存在,但衍生品本身屬性及交易規則安全可靠,再加上嚴厲的監管措施,沒人擔心它會撼動資本市場的正常運作。美國的期權剛推出時監管層也曾有所顧慮,國會還專門責成證監會做過調查研究。特別是在1982年,美聯儲、證監會和期監會經過專門的調查發佈了衍生品對資本市場影響的報告,徹底平息了各方的質疑之聲。

市場對期權杠杆作用的顧慮,在Bittman看來情有可原卻大可不必。衍生品都有頭寸限制,而期權的保證金較高,加之權利金的限制,杠杆力相比沒有任何成本金的期貨要小。期權是對權利金在作競價而非股票價格。大部分投資者鍾情虛值期權,即標的資產價格低於行權價格的看漲期權或標的資產價格高於行權價格的看跌期權,股市上漲才能帶來盈利,因而期權對股市不存在壓力。期貨或期權打壓股市的言論從邏輯上就站不住腳,因為它們是對未來價格的判斷。隨著時間的推進,衍生品價格只會不斷向標的現貨價格靠攏,實際上現貨才是引導者。

在各大交易所積極探路的做市商據制度方面,做市商操縱市場的擔憂也屢見不鮮。而據Bittman介紹,美國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做市商操縱市場的情況。首先從理論上來看,操縱市場無法做到。做市商實行雙邊報價,交易所規定了買賣報價之間要有差價,而且不能超過理論價值的一定範圍。在自由競爭中,報價不合理也會被對手搶單。再者,做市商是被動交易而非主動交易,在美國的報價系統中,做市商不會主動下單去做冒險的方向性交易。最主要的是,美國的交易所專門設立了監管部門去審核做市商的各項條件,做市商操縱市場需要持有足夠的量,在雙邊報價、自由競爭、買賣報價和交易量的硬性限制之下,根本無縫可鑽。

“任何一個金融衍生品成功的條件是監管。監管不得當,任何人都可能利用這個工具搗亂市場。但在行之有效的監管之下,風險是完全可控的。”訪談中,Bittman反覆強調著這一點。

(轉載自期貨日報網)

列印 】【 關閉 】【 內容糾錯